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其实特快

最喜欢他们的时候,总是脑补着自己踏上西安这片土地,某个不经意间会遇到他们走在大街上,不是在园子,也不是在剧场,不是千奔万唤的终于得见,只是单纯的偶遇,看他们在这个城市普通的生活着。事实上这种事在那时一次都没发生过。

可这次发生了,下了火车安顿好酒店,出门就瞧见了王声,戴着鸭舌帽背着个小书包,骑上自行车一蹬就跑了,简直像个小学生。本来内心相当平静,却在老王身影消失后觉得腿软。老王真是个让人感到美好的存在。

本来没计划听专场,但是视频被要了授权,《笑红尘》和《那对喵汪》两个。当时正巧回头翻自己写过的《十年》看,那时候畅想了许多关于他们整十年后的种种,有的实现了,有的只限于脑补。但即使在幻想里也不曾有过...

老王生日,就手翻了点以前的东西,想感叹一句,原来我曾那样喜欢他。

我都快忘了每周一起出去逛街的小白和每月必搓一顿的姜姜都原本是喵汪的基友来着,都快忘了那些天南海北的朋友,原本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来着,就连我之前实习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喵汪的原因呢。

还有因为他们决定报考西安的酥酥,因为他们选择留在西安工作的大亏,因为他们开始在学校表演相声的辣椒和小白,还有脱了坑也改变不了自家猫叫声声的菲姐。

还有那么多没提及的,但同样因他们而改变了生活轨迹的人。

其实这段经历的实际意义早就超越了那两个人本身,变成了我们自己的故事。

三年里发生了不少事,有几个月没关注后再看了今年的重庆场,发现他俩在舞台上,与自己初见时几乎无...

缄默(9)(完结)

  • 是的,没想到很顺利的就写下来了,就这样写完了

  • 本来写时候的长度预算就是这样的,结尾也许会有仓促之感,这也是我之前写的时候觉得困难的原因,不知道怎样能让这样的发展合情合理

  • 所以我可以保证自己不是因为坑了它太久想着赶快结束吧才这样写的,而是一开始就这样决定了的~


9.


也许是早有预感,也或许是早就有过心里准备,所以当苗阜三个月没着家第一次回家之后,王声给他做完一桌子的饭,吃完,给他递过来的纸条上写着“我想去美国”时,苗阜只是想着,这一天果然还是来了。


他无所欲求的声子,想要去追逐他所希望的广阔未来了。


合上纸条微微攥紧了...

缄默(8)

  • 更啦更啦,马上就要完结惹

  • 最近lo主诸事不顺,心情低谷,希望一切渐渐好起来


8.

他们本是因爱在一起,两个大男人,挺起胸膛拍拍胸脯,没什么不敢承认也没什么扛不住的,王声不在意别人说他如何,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东西是他不能忍受的话,那大概是文人脾性一般的所谓的人格尊严。


戏子。


王声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般的笑。


有的时候,也不是只要有地方能跳舞就成的。


苗阜没在意的事儿却扎在了王声心里,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被时间浇灌,一点点的生根发了芽。


王声肯出去参加比赛和商演了,在苗阜忙得底朝天的日子里家...

缄默(7)

  • 我更文啦!更文啦!


日子还是不紧不慢的过着,苗阜抽着烟赶着稿子,时不时的骂骂社会再感叹两句人生,躺在床上看书的王声嫌他烦,扔了个枕头过去砸他。


苗阜笑着接下来,扔回床上,自己也跟着爬上床,一身的烟味熏得王声直往床里面躲,苗阜恶意的追过去,掰着王声白净的脸非要亲一口,王声双脚并用,想把人踹走。俩人在床上滚做了一团,玩得不亦乐乎。


“好了好了,休战,休战。”苗阜喘着气瘫在床上,王声还不服输的补了一脚。


苗阜抿着嘴,忍不住的有些得意起来。这一阵他的工作可以用蒸蒸日上来形容,接二连三的好作品让他名气攀升,走路都忍不住扬起脖子,苗...

算一算一个月没写东西了,突然好罪恶啊_(:з)∠)_

缄默一定会完结的,下决心不坑喵汪来着。只不过是在卡文_(:з)∠)_

等这篇完结后想打个包,所有的喵汪文加几个从来没敢放出来的肉【是的,是肉】,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如果可以真的好想出个喵汪的合集本子做纪念啊,然而也只是想想而已

话说最近阿馨在撸否消失了这么久,干嘛去了?

1.考期末来着

2.刷大圣来着

3.撸视频来着


恶搞向~脑子有洞2333333看得开森就好www

喵汪杂谈之,关于表情

  • 聊起礼仪漫谈舞台上借位时候王老师会是啥表情

  • 久违的心动


王声的心一瞬间是慌乱的,眼神是抖的。他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他在苗阜的怀里。肩膀上是苗阜有力的手,微微使力托着他,以防他重心不稳摔倒。


他的脸距离他那么近,只是个借位而已,又不会真亲上,慌什么。尽管王声已经这样对自己说了,可反过来想想,都这么近了,呼吸都交缠在一起了,不亲上去反而尴尬吧。


尤其是,在那成千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下,苗阜用身体给俩人圈出了一片私密之地,在几秒钟之间,他们眼珠中只能映出彼此。


偶尔王声是闭着眼的,偶尔他也是盯着苗阜的,而苗阜从来都是直直看着他的。


那不如,这样吧。...


缄默(6)

  • 我就一写字儿的

  • 说来我撸否里除了文基本上也没啥了

  • 不爱就不爱我们跳舞吧,少说多做我们撸文吧。



苗阜一拳头打在了棉花糖上,他俩之间静默了好长一会儿,就像平时那样,然后苗阜挠了挠头发,“我去洗澡。”


洗完澡他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也不知王声在客厅在做什么。


只不过到了半夜他迷迷糊糊睡得有点晕乎的时候,王声微微潮湿的,带着干净肥皂味道的身体靠了过来,拱了拱趴在了他肩头。


苗阜眼睛睁了一条缝,没理王声。


王声似乎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手掌摸上了苗阜的脸颊,这边嘴唇轻轻的贴着苗阜带着点胡茬的面颊,不带情欲的磨蹭着...

缄默(5)

  • 好久没更了,有木有想我

  • 这篇的基调不太好诶,每次写心情都不是很好


苗阜的剧本进展不错,很快舞台剧就上映了。效果比预想中的还要好,半个月后,苗阜竟也是业界内小有名气的人了。


王声没有另谋高就,省里也没哪个团乐意收他,他也不想离开西安,倒是一直闲着了。


苗阜搬来和他一起住,他卖掉了沙发和几个椅子,收起了客厅里所有不必要的东西,硬是倒出一块空地,苗阜给安上了镜子,于是王声能在家里跳舞了。俩人又同时弄了个诺基亚的手机,偶尔也能短信交流了,一切似乎都慢慢走上了正轨。


有一天苗阜吐着烟圈按着遥控器,电视上突然出现的广告吸引了他的目光,然后他喊了起来。“王声!王声!...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