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流花】美国生活(8)

  • 抱歉拖了好久

  • 我回来了么么哒~继续更~


8.

樱木觉得流川还是怪,虽然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总感觉跟以前相比他完全是变了一个人,至少,在某些方面是。

 

最明显的一点是流川突然变得对他很好,什么也不说,就是单纯的对他好的那种。他以照顾病人为由每天早起给他买早餐,还必须喝牛奶,每晚睡前还是要帮他按背,对查理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恶劣,嘴巴也没以前那么毒了。

 

于樱木来讲最多也不过是要适应流川突如其来的好,而于流川来讲却有更难以言说的事情要克服。

 

他开始做不太好的梦了。最初只是模模糊糊的印象,逐渐变得清晰,直到某次半夜惊醒,脑中仍残留着关于室友的可怕影像,其中不乏将殷红的痕迹烙在他脖颈上的具体做法,手掌甚至记得他皮肤的触感——这触感他的清楚知道的,在篮球场上是一回事,在梦里就完全是另一种层次上的了。

 

这不禁让流川想起了之前听过查理胡乱的理论,闲聊时队友倾诉自己与青梅竹马感情的变化,让人分不清究竟是朋友还是恋人。

 

“喜欢和爱情很容易分辨不是吗。”“情圣”给出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分辨方式,“就看他有没有出现在你的性幻想里。”

 

“我第一眼见到花道的时候可就想把他衣服扒下来呢。”如果那时查理还没与樱木在一起,说出这样的话告他个性骚扰都没问题了,可对于已经公开了关系的他们来说,倒像是故意秀出的恩爱。

 

听到这些的流川枫只是微微偏过头,以免樱木害羞的表情落入他的余光。

 

而现在,樱木花道终于是出现在了流川枫的性幻想里。这让流川枫突然间像个孩子一样无措,如同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年,醒来后不敢直视梦中的另一位主角,甚至直接躲开了樱木想要搭到他肩膀上的手,留他一个人尴尬地站在原地。

 

 

“流川枫最近实在是怪。”樱木心里隐隐有种感觉,却又不太敢仔细想,好像一旦发现了其中的秘密一切都将变得超出控制一般。

 

樱木花道没有想明白,不代表查理不明白,他眼看着樱木因为流川枫的情绪变动而苦恼,感觉自己仿佛是个横刀夺爱的大坏蛋。

 

“男人恋爱起来总是不太正常的。”查理作出这样结论的时候眼神是偷瞄蒂娜的,他和樱木正像往常那样,在学校附近的快餐店解决晚饭,今天蒂娜也和他们一起。查理并不顾及别人眼神,把手环在樱木腰上,樱木不喜欢在公共场合这样,每次查理这样做他都要偷偷打掉他的手。

 

蒂娜不介意这对小情侣在他眼前的小动作,倒是介意查理意味深长的眼神,“看我干嘛?”

 

“我听说你最近在跟流川枫约会哦?”樱木听到,一愣,对于查理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没了反应。

 

喜欢流川枫的女孩子从来都不少可流川从来没和谁约过会。樱木发誓他瞬间就明白了流川之前的感受。

 

“是啊,我觉得你说的还是对的,他……”蒂娜停顿了一下,瞥了一眼樱木,只是一瞬,她又转回头看查理,“是个无趣的家伙。”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们合不来的。”

 

樱木对于接下来的对话没什么反应,他还沉浸在难以解释的失落中。

 

“花道。”查理突然握住了他的手,温柔的将他的思绪拽回来,他仔细的看着这个少年的脸庞,“感谢上帝,让我在如此正确的时间里遇见你。”

 

至少稍稍再晚那么一些,他恐怕就毫无机会了。

 

樱木迷茫地眨了眨眼睛,不知他是否理解了查理这突如其来的甜蜜话语背后的含义,樱木难得在人前伸出手回抱了对方,“白痴啊你,肉麻死了。”

 

 

晚上回到宿舍时流川还是避开了他,樱木坐到自己的小桌子前点开了台灯,桌上摊开的是来自赤木晴子的信,他还没来得及回信,除了答复她那些信中所提的问题,樱木一时竟想不出如何与她分享自己最近的生活。

 

樱木从一团乱的抽屉里翻出还能写字的圆珠笔,咬着笔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才伏在桌子上一笔一划地写下那些不太漂亮的字。

 

亲爱的晴子小姐,

 

很抱歉拖了好些天才给你回信,首先要恭喜你和佐藤订婚了,婚礼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回去参加的。

 

最近天才的球都投得很准,那些训练也不觉得辛苦了,NCAA的事情并没有让我消沉,天才是不会被这点小事儿打败的。

 

至于我和狐狸,我们很好,没有吵架,之前虽然有过一次,不过只是小打小闹,因为不如天才受欢迎所以狐狸耍小脾气,已经和好了。可这几天又变得阴晴不定的,一会儿死命献殷勤,一会儿又对天才爱答不理,完全搞不懂他了。

 

哦,对了,其实流川枫那家伙到了美国也依然挺受欢迎的……

 

樱木突然写不下去了,他来来回回读了几遍已经写完的句子,笔尖悬在纸上晃了又晃,还是把最后一句话划掉了,今天的天才没能完成这封信。

 

 

深夜的时候樱木莫名地醒了,他意识模模糊糊,隐约感觉到身上有股视线,他费力地睁开眼睛,发现的确是有人在看他。

 

是流川枫,他坐在他床边,盯了他好久,就在樱木都要以为那是错觉的时候,流川的手指,抚摸上了他的唇。

 

樱木激灵一下弹了起来,该死的流川枫正在想方设法地坐实他不好的预感。

 

流川从未曾想过暗恋一个人是如此寂寞又难耐的事情,盯着他望着他,却又在他转过头来的瞬间赶忙移开视线。没有人告诉他要怎样才能抑制那些代替查理亲吻拥抱樱木的想法,明知道不能靠太近,却又忍不住要得到更多。本来只是觉得被月光笼罩的他很好看,却又在他睁眼的一瞬间涌上了可怕的勇气。

 

像是被月色所蛊惑一般,流川握住了樱木的手,一点点贴近,直到把他逼到了床头,他的背紧紧靠着冰凉的木头,流川的脸就在眼前,他们鼻尖对着鼻尖,近到呼吸都交织在一起。

 

流川是想要吻他的,可唇与唇却在紧紧只剩一厘米的距离戛然而止。

 

流川沉着眼,死死盯着樱木的唇,他想吻他想到发疯,此刻只要俯身就能尝到。樱木的一只手被流川攥在手里,他的手掌中全是汗,樱木只要稍加动作就能挣脱,可他没有,他的眼睛中写满了不知所措,脑子中却没有推开对方的选项。

 

时间仿佛静止了,他们贴在这一厘米的距离边缘,脑内似是波涛汹涌又似乎什么都没想。他们都在僵在这一刻,不知道互相在期待些什么。

 

“Don't”

 

樱木吐出这个单词用尽了全身力气,发声却只有蚊子般大小。

 

流川还是听到了,他一言不发,默默退了回去,钻回自己的被窝,就如同方才的一切仅仅是个梦。

 

 

亲爱的晴子小姐,

 

我和狐狸之间,也许真的不太妙。

 

他想要吻一个已经有了男朋友的人,而更糟糕的是,这个非单身的家伙,竟然不想拒绝。

 

————————TBC————————

评论(22)
热度(83)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