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流花】美国生活(7)

7.

 

樱木第二天还是回去了,也许是因为流川执拗地拒绝查理进门,也许是因为冷战这种事太过幼齿,亦或者是因为电话那边流川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有些难过。

 

是查理送樱木回来的,虽然樱木只是背痛,并不耽误正常行走,但查理还是坚持把他背上来了。门口的流川黑着一张脸,并没有要招待查理的意思。

 

“不用做到这个地步吧。”查理无奈地放下樱木,樱木拍拍了查理,与他告别后慢悠悠地晃进了寝室。

 

“也许你可以想想怎么在打球的时候保持这份细心?”流川本想这样抱怨两句查理,但他并没能说出口,他也明白这并不是查理能改变的。而且,有件事他必须搞清楚——现在这个叫查理的人才是樱木花道的正牌男朋友。于是,他只是说,“抱歉了,硬要他回来住。”

 

“没事,你也更熟悉他的背伤,花道其实担心得不得了呢,生怕自己不能再打篮球了。”查理下楼的时候挥了挥手,“真是的,有时候都不知道是吃你的醋好还是吃篮球的醋好了。”

 

宿舍的门一关上,樱木就陷入了和流川冷战后独处的尴尬中。他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樱木感觉自己要被训斥了,自从他们做了搭档,身体健康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

 

樱木很没面子地做了回缩头乌龟,他一进来就爬到床上,把头埋进枕头,拒绝与流川进行交流。可背后突然一紧,流川的手按在他的背上,他长腿一迈就跨上床,跪在樱木腰侧两旁,利用上半身的重量在樱木背后按压。

 

“干嘛!”樱木下意识挣扎了一下,被流川死死按住了。

 

“别乱动!”流川见樱木卸了劲儿,才松开手继续方才的动作。

 

这件事对两个人来说并不陌生,当初刚从疗养院出来的樱木,几个月未碰篮球,好不容易拥有的篮球技术也飞速地失去了,他当然不是个轻言放弃的男人,所以他便又像一个初学者那样,从基础开始加倍练习,为了让他耀眼的篮球天赋不变成天边一闪而过的流星。

 

尽管那时候伤已经痊愈了,但因为庞大的训练量还是会让背部隐隐作痛,洋平从疗养院的医师那里学来了一套能替樱木缓解背部的按摩手法,平时来看樱木训练时,就顺手替他放松。

 

开始的时候樱木是拒绝的,在体育馆地板上趴着被人按得哼哼哈哈的很是丢人不说,也不见什么明显效果。可洋平在这件事上异常坚持,“效果什么的是要坚持才能看到的东西,就像花道你练习投篮一样。”

 

高二的暑假只有流川枫和樱木花道被选中去参加全日本青少年的集训,训练环境是封闭的,于是自然而然的,洋平去拜托了流川枫,本来洋平已经做好了就算是用拳头也要让流川答应下来的准备,可没想到流川轻轻点了点头,说“好啊”。

 

至于具体流川是怎么边在樱木身上乱踩乱揍边学会这手法的暂且不提,总之,在那之后流川就接下了这个工作,毕竟他与樱木后来也没那样水火不容了。

 

流川久违的替樱木按背,还是觉得有些生气,明明从高三开始就不再疼了的,明明都痊愈了的,这个笨蛋,压根不知道珍惜自己。

 

沉默的气氛太过尴尬了,流川大脑努力搜寻了一圈,想起个事情。

 

“前天安西教练打电话过来了,他说打不通你的电话。”流川的手指顺着樱木的脊椎滑落到第九节,拇指在那附近按压,那是樱木最早伤到的地方。

 

“啊、哦……我手机掉水里坏掉了。老爹说什么了?”樱木的声音闷闷的。

 

“他看了最后的那场比赛,说我们像高一的小鬼似的。还有什么不用感到气馁,下一次一定会闪闪发光……之类的。”

 

流川记得电话那边安西教练温和如慈父般的声线,“吵架了没关系,关键要好好和好啊。”

 

“这样啊……”

 

也许樱木是很疼的,他整个人有些发抖,可这家伙硬是忍着没发出动静,这样也好,对流川枫来说,自从意识到自己的心意后,再看这家伙的感觉便不太一样了,以前做起来正常无比的事情,如今似乎多了另一层含义。

 

按摩结束后,流川找出了药膏,犹豫了一下还是撩开樱木的衣服伸手进去把外用药涂好,他的手有些凉,而樱木微微出汗,手掌贴上背部肌肤,滑溜溜的,滚烫。

 

匆匆的涂完流川赶紧抽回了手,樱木的脸还埋在臂弯中看不清表情,流川就那样在他床边站了一会儿,闻着熟悉的药膏味儿,他轻轻开口,“对不起。”

 

樱木身子颤了一下。

 

“之前的吵架,是我不对,那些话并不是我本意。”流川的手指来回捏药膏包装的边缘,“我也……并没歧视你……和查理。”

 

那个流川枫,居然低下头跟他道歉了,尽管声音很轻,但樱木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可恶……臭狐狸……”

 

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流川终于知道他发抖并非来源于疼痛而是因为哭泣。

 

“对不起。”流川枫又说了一遍。

 

樱木委屈兮兮地抬起头,“我还以为我们完了。”

 

“怎么可能?!只是吵架而已。普通的。”流川有些不知所措了。

 

樱木本来有一肚子的闷气,却被这样的流川一下子弄得不知如何是好,那些委屈和失落好像都烟消云散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狐狸……最近的你,有点奇怪。”流川枫别开了头,樱木的语气便又轻了一分,像对待一只小动物那样,“是……不能跟我说的事情吗?”

 

流川本来下意识的要否定,想了想却发现没什么不对,于是又点了点头。

 

狐狸不能跟自己说的事情,是什么呢,一定是很私密的个人事情吧。很多时候樱木是能感受到流川的情绪的,就像流川也一样了解他,他本以为他们多年的相处尽管充满了打打闹闹,却也同样是无话不谈的,自己同查理那样的事,他都毫无保留的与他分享,现在也得到他的认可了,所以,不管狐狸身上发生了什么,他樱木也一定会理解并支持的。

 

这样想着,樱木指了指自己的衣柜,“在最底下那层,有个袋子,是送给狐狸的。之前的事情我也有不对啦,并不是要责怪你,只是对自己输球的事感到懊恼而已……”

 

流川疑惑的打开樱木的衣柜翻出他说的那个袋子,拿出来一看是一件黑色的毛衣,中间是一棵圣诞树的图案。

 

“这是?”

 

“本来是圣诞礼物来着,可谁让你说我那件红绿条文的丑!”

 

“噗!”流川看着那件衣服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白痴,好丑。”

 

樱木不满地在床上冲流川挥舞拳头,然后又低头搓自己的裤脚,“现在我们和好了吧,狐狸?”

 

“嗯。”

 

“天才的搭档啊,只有狐狸一个,所以,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被你甩下的。”樱木花道笑了,比夏日艳阳更灿烂,“当然,也不会抛弃你。”

 

二十出头的年级,这两个人终于是学会了吵架以外的交流方法。


————————TBC————————

评论(10)
热度(62)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