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流花】美国生活(6)

6.


于是故事就回到了开头的地方,樱木没再回来,流川已经过了近一周的独居生活。


当时慌乱无助的流川求助了彩子,“你们吵架了?”彩子问。


“嗯。”流川闷声回答。


“是因为这次比赛吗?还是因为樱木的男友?”电话那边沉默不语,彩子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毕竟从高中开始花道就只不停地追逐你一个人。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怅然若失吧?不过这很正常啦,流川你不必为此苦恼,之前晴子说准备要订婚的时候我也稍稍感到了寂寞呢。”


流川不知道队长的妹妹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更不知道什么订婚之类的事情,不过他并没有追问。


“其实我都明白的,但总感觉……哪里不对。”自己的这份情绪来的莫名其妙,不单纯是控制欲和胜负心,他明明对于那些女孩毫无感觉,却偏偏对查理充满了敌意。


“流川,你难道……”彩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说出后半句话,“总之,你也去多认识一些人,扩大一下自己的交友圈吧,给樱木、给自己都留一些空间,人是不会不明白自己的心情的,只是需要时间。”


“嗯……”流川似乎隐约知道了彩子那并未说出口的话是什么。


“哦对了,老爹有看到你们最后那场比赛,好像很担心的样子呢,他问我要你们的电话号码,可能这几天会找你们聊天哦,做好心理准备吧。”


然后彩子就挂了电话。


这一周以来流川断断续续想了很多,周二的时候在学校里遇到了蒂娜,这个酒红色头发的女孩邀请他放学后一起去听她乐队朋友在酒吧的Live,流川也应了,期间也难得和蒂娜说了不少话。流川当然知道这个女孩对他是什么心思,她的眼神和那些应援团的女孩一样,只不过更直白。


“你其实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沉闷嘛!”蒂娜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是开朗的阳光似的笑容。


流川觉得也许自己可以尝试和这个女孩发展一下,如果他的那股郁闷情绪来源于无人陪伴的寂寞和单身狗的愤怒的话……


于是周五的时候流川主动问了蒂娜有没有空,并约她出来吃饭,蒂娜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喜的情绪,当然是答应了的。


就像所有普通的约会那样,吃饭,聊天,随便逛逛然后送女孩儿回家,他们停留在桥上看了会儿城市的车水马龙,“你知道么流川,和你聊天的时候八句话内一定会说道篮球,而提到篮球就一定会提到樱木花道。我和查理之间从来不会这样,他比较顾及我的兴趣,也可以一起聊衣服和化妆品什么的,这点上他倒是很GAY。”


蒂娜走进了流川一些,这个距离已经进入了亲密范畴,“可最近那家伙也张嘴闭嘴都是樱木花道了。”


蒂娜抬眼看流川,他们已经约了两次会,按照美式的节奏,如果互相都有所好感这时候应该有个吻了。可流川枫只是伸手摆弄了一下她被风吹乱的酒红色头发,他不会吻这个女孩,他的脑海里总浮现的是与查理接吻的樱木,不知道他的嘴唇是柔软的还是富有弹性的。


“你好像很喜欢我的头发,嗯?”蒂娜把自己的头发挽到耳后,随意的动却充满了属于女性的魅力,可她的语气明显透露着不愉快,“所以你所说的“不是情侣”的含义其实是你没追到他?”


“什么?谁?”流川一瞬间根本没反应过来。


“你应该早告诉我你的性向的,流川枫,你这样会不会过分了些。耍我很好玩吗?”蒂娜退了一步,让自己的发丝从流川的手中全部脱离开来,“抱歉呐,我的头发是染的,不像某人是天生的。”


樱木花道……吗?


流川愣愣看着自己的手和蒂娜离去的背影,那些如隔着层纸般朦胧的、不确定的感情仿佛在这一瞬间被蒂娜的话戳了个通透,就像诵了千百遍佛经的人,顿悟却只在一瞬间。


流川枫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对大白痴的那种情绪,随时牵扯着视线的,带着难以抑制的独占欲的情绪,名为爱情。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相互扶持相互依赖的大一,也许是不再吵架带着学弟们拿下全国冠军的高三,也许是边打边闹参加集训的高二,又或者是……被敲了一个头槌的初遇。因为樱木一直都在追逐他,一直一直,都在他身边呐。


可惜,流川明白的似乎晚了些,至少,比查理晚了。



流川想要给樱木道个歉,却打不通他的电话,他知道那家伙会住在查理的公寓,可惜他并不知道地址,也许蒂娜会知道,不过他不觉得那姑娘现在会愿意理他。


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窗帘拉住了一半,可阳光还是从缝隙里挤了进来。


手机是在那个时候响起来的,来电显示是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流川还是接起来了,意外地,那边是查理。他询问流川是否在寝室,如果在的话他要过去帮樱木拿些东西。


这就奇怪了,那家伙走时候只有两件衣服几本书,连洗漱用具都没带还是好好地在外头过了一个礼拜,他自己不想回来还要叫查理来拿,什么东西那么重要?


“拿什么?”


“这……”


“不说的话你来了我也不会给你开门的。”


“其实是什么XXX的药膏了,花道说是从日本带过来的,他用那个习惯……”大概是从樱木那学来的模糊发音,尽管难懂流川还是明白了,他对那个药不能再熟悉了,那是樱木摔伤背后一直在用的,连味道流川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怎么了?”流川坐了起来,他的语气不自觉压低了几分。


“额……前几天在公园打球,花道不小心摔了,一般这种情况都没什么大碍的,可花道那天却爬不起来,送到医院检查说是牵扯到了旧伤,虽然医院也给开了药不过花道还是想用之前的……”


“这种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花道不让说的呀……总之,我先过去……”


“把电话给他!他在的吧。”


“好吧,你等一下。”查理走进了房间,樱木正趴在那看超人漫画,查理把电话贴到他耳边,也不说是谁。樱木惊恐地盯着手机,用口型询问查理“不会是流川枫吧?”然后他就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了。


“大白痴,回来。”


樱木还是第一次听到,用那样温柔声音同他说话的流川。


————————TBC————————

评论(4)
热度(27)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