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流花】美国生活(5)

这一章爆字数了呢,其实我是想尽量在这个月底之前完结的

一月开始半个多月都没有时间了呢_(:з」∠)_


5.

 

流川枫觉得查理·詹姆斯,非常,非常的,碍眼。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抬眼低头都能见到樱木了,除去球队固定训练的时间,樱木分出了自己大半的时间与新晋男朋友相处,尽管多数时候他们并不会在人前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可他能看见进球庆祝时那人揉上花道毛茸茸头发的手,鼓劲儿时装作不经意地拍他的屁股,能看见休息时樱木接过查理递过来的水,他知道樱木看向查理的时候眼底会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也知道他们私下约的练习。

 

锦标赛开始后就是残酷的淘汰制,每一场都至关重要,尽管他们学校历来成绩都不错,也不能掉以轻心。樱木是不会放弃这个时间的,重大比赛的前夕集中训练跳投已经成了他下意识的习惯。

 

“你怎么也留下来了?”樱木奇怪地看查理并没有要走的迹象,查理是从来不是会在篮球上下苦功夫的人,尽管他有强大的运动天赋,但对他来讲篮球仅仅是个选择罢了,如果当初他一个犹豫选了橄榄球部或者游泳部,对他来讲也没什么不同。

 

“毕竟不留下来就见不到你了不是么?”查理随意地转着球,本来他也是可以换个地方单独陪樱木训练的,心态好些的话这也是种变相约会,但奈何樱木认准的搭档是流川枫,大赛在即,他要和流川培养配合默契才行。

 

樱木丢了颗球给流川,“狐狸你先练着,天才要先投满今天的球数。”查理配合他适当地做一些防守,让樱木适应在有压迫的干扰下投球的手感,通常查理不太愿意做这样的事,防守樱木意味着那家伙会恰好嵌在他怀里,会有肢体冲突,也会有无意地磨蹭……上帝啊,这家伙是自己热恋中的男友啊。

 

终于在樱木中途休息喝水的时候,查理凑过去偷了个飞快的吻,只是轻轻印在唇上,点到即离开,然而这一幕却恰恰被流川枫看到了。

 

流川枫抓着篮球的手指用力到发白,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一股从胸膛里燃起的怒火是怎么回事,只是,两米一的查理弯腰吻樱木的画面,让他们看起来该死的相配。

 

流川突然快速运球,篮球砸到地板上的声音异常响亮,樱木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了,他看到流川枫动作如行云流水,篮筐下起跳,空中转身270度华丽丽地来了个背后扣篮。

 

他落下来,站在那没说话,眼神冰冷,只有篮球拍打地板的余响在回荡。

 

“你们练吧。”流川抓起球衣下摆擦干了额头的汗,转身就走了。

 

“啊啊……搞什么啊……耍完帅就跑!狐狸!”樱木眼睁睁看流川离开,转手朝查理肚子不轻不重的打了一拳,“都是你啦!都说了不要在公共场合做这种事啊!!”

 

樱木低头看看自己的拳头,心里有难掩的失落,刚刚狐狸看他的眼神……是那么疏远。

 

走出体育馆的流川不断想,要变得更强才行,不断不断地边更强,再度拉开他和大白痴之间的实力差距,只有这样他才会看向他,才会追过来。

 

至少在篮球场上,你的眼睛要看向我。

 

 

“疯狂的三月”一眨眼便过去了,这一年的NCAA他们球队进了十六强,也止步于十六强。不是最好成绩,却也还说得过去。但对于流川和樱木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开头。

 

人类就是这么奇妙的生物,心里有道坎,行动上完全能体现。他们在比赛中虽说都展露出了不错的资质,也引来了一些观众和媒体的关注,但实际上他们根本没能完全展现出自己的本事,客观的上场机会是一回事,毕竟球队的主力还是以高年级的学长们为中心,另一方面他们也清楚是自己的状态出了问题,对比最开始“横空出世”、“一鸣惊人”之类的设想,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还是大了些。

 

两个人对此都很是失落,尽管他们并不承认,可事实上从比赛结束后,樱木和流川之间没再说过一次话。这样的冷战对于同吃同住的人来讲未免太尴尬了些,樱木干脆白天去找查理,晚上很晚再回宿舍。

 

情绪积压久了,总会有爆发的一天。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流川透过窗户看到樱木和查理牵着手走到宿舍楼下了,他们站在楼下说了一会儿话,然后似乎是要分别了,樱木抬头给了对方一个告别吻。流川从来都不知道樱木花道在感情上会表现得如此自然大方。

 

查理显然不想樱木上楼,在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又把他拉回来圈到怀里,然后他们移动到了墙角,也许是紧贴着墙了。流川唰地拉上窗帘,约莫过了十五分钟,樱木才拧开宿舍的门。

 

他又一次剃掉了那些刚刚长到微微耷下的红发,这一次更是剃掉了两边,精神了些许,却让人看着眼生。

 

樱木进门就看到流川枫在瞪他,眼神令人不爽,如果是以前,樱木早就抡起椅子砸过去了。拎起他的领子让他说清楚,你他妈对我究竟有什么不满,之前比赛的那个状态算什么。可他没有这样做,只是脱掉外套去卫生间洗脸,因为他前所未有的心虚,从各个方面来讲。

 

“那是什么?”流川居然先开口了,因为他看到樱木左臂上侧多出了一个还红肿着的纹身,是被风吹落的几朵樱花,带着几枚散开的花瓣,花朵飘过之处有深红色的残影,而花瓣是柔嫩的粉色。樱木早上离开时还没这东西,显然是刚纹的。

 

“纹身。”樱木陈述道。

 

“我当然知道是纹身,为什么要纹纹身?”最近的流川渐渐开始觉得他搞不懂樱木花道了,这家伙仿佛正一点点变成自己陌生的样子,无论是外貌的改变,还是性向,现在又是纹身……而一切都是从查理的出现开始的。“交了个美国男友而已,竟是学来了这些东西吗。”

 

“流川枫!我是不是无论做什么你都觉得不爽?!”樱木愤怒地把手里的毛巾甩在地上,过去那么多天了,他好不容易调整好了心态不再沮丧,想给自己添上些什么除了红发以外的标志,是抱着“看着吧,明年联赛一定让全美都记住我”的决心的,臭狐狸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张嘴讽刺。

 

樱木转身过来直面流川枫了,只穿着一件背心的他脖子上有个明晃晃的吻痕。

 

流川的眼神更冷了几分,“你们做了吗?”他直接就这样问,如此一来就显得格外不怀好意了。

 

“哈?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

 

“那这是什么?”他指着樱木脖子上的那片红。樱木楞了一下,仿佛是才意识到那个位置有个这样明显的痕迹。他穿上自己的运动衫,局促地遮挡住。

 

“这、这只是……”只是普通的亲吻而已,他们接吻后,查理埋下头,顺着咬上了他的脖颈,在那个部位亲吻了一会儿,樱木不知道原来那样会留下所谓的“吻痕”。

 

“心思根本不在篮球上,所以才会有那样的表现吧,这次联赛……”流川故意戳了樱木的痛处,仿佛像故意激怒他一样。

 

“哐当!”樱木一手掀翻了桌子,玻璃杯碎了一地。

 

“你他妈才是!攻不破防守的时候为什么不传球给我!我当时就在一旁站着!一直阴阳怪气的,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啊!”如流川所愿,樱木毫不客气地反击了回来,他们内疚情绪仿佛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如洪水决堤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情绪到了一定地步,语言跟不上表达,吵着吵着也不知道从哪一句开始就变成了日语,全然不顾之前他们为了练习英语而做下的约定。

 

刚刚掀翻桌子的声音太大,吸引来了一旁寝室的人,他们敲门问怎么了,可里面传出的全是日语,没人知道他们在争吵什么。

 

“看来宿舍对你来讲也没什么意义了,不如搬出去到男朋友家里住吧!。”气急了的流川不经大脑就吼出了这样的话。

 

樱木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他几乎不相信自己刚刚所听到的,他震惊的看着流川枫,想起这一段时间以来流川奇怪的态度,对查理的敌意和对他的冷漠,还有那总是逃避一般的行为……樱木似乎明白了,关于狐狸对自己的不满。

 

“有那么令人讨厌吗?同性恋之类的。”樱木这样问的时候,语气反而冷静了下来。

 

“不,我并不讨厌同性恋。”我只是讨厌你跟他在一起的画面而已。

 

流川这样说的时候眉头还是皱着的,语气极不情愿,以至于樱木以为这是一句明显的反话。

 

原来如此,是这样。这就说得通了,几个月来的林林总总。

 

樱木有点欲哭无泪,他从来没想过这个人,流川枫,他的战友也好,他的宿敌也好,亦或者是朋友,会对同志有这样大的偏见,是觉得自己恶心吗,是怕自己会对他有什么想法和举动吗,已经到了不愿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地步吗?

 

他们明明是一起来美国的,在到美国之前一起恶补英语,一起想象之后的生活,探讨打败球队那些天才们的方法,他们甚至约好了一起面对到美国后的所有困难,而现在,四五年的交情突然就变得如此脆弱不堪,仅仅因为他樱木花道交了个男朋友……?

 

“流川枫,你真的是我见过最自大的人。”

 

樱木眼眶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难过。他抓起自己的背包,一言不发地塞进几套衣物和两本书,打开门在门口那群家伙的目送下跑出了寝室。

 

流川枫在屋内的一片狼藉中站了好久,他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又喝走了还聚在门口的人,他在屋里焦躁地来回踱步。

 

冷静下来后,流川摸出了手机,翻了半天,最后拨通了彩子的电话。

 

电话接起后流川沉默了许久,他的后背靠着墙壁渐渐蹲下来,“学姐……怎么办,我好像说了不能挽回的话啊……”



————————TBC————————

评论(3)
热度(31)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