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流花】美国生活(4)

4.

 

那天的派对开到很晚,一大群人玩尽了跟喝酒有关的游戏,到最后满屋子的醉鬼,从卧室到沙发到地毯睡倒了一群人。

 

樱木也没能幸免,几乎参加了每个游戏的他早已经醉得不知东西南北了,流川枫也喝了不少,但好在还是清醒的,他并不想在这里跟一群人挺尸到太阳高照,于是拎起樱木给他套好外套,硬是顶着寒风回到了宿舍,尽管他们抵达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第二天两人睡了整整一天,傍晚时流川才率先醒来,这对流川来讲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但樱木如果不是因为喝的太多是绝对不可能睡上这么久的。

 

等樱木醒来,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看到了流川买给他的晚餐,“干嘛??狐狸你突然这样温柔细心好恶心诶!”他们住在一起的日子,这种事情往往是樱木在做的。

 

流川一言不发,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看一本不知名的书。

 

狐狸的心情不算好,樱木很容易就察觉到这一点了,他想了一番,不太确定是那个闹哄哄的派对还是冬季永远补不足的睡眠让流川气压如此之低,总之樱木并没有要跟流川谈心的想法,正巧他手机短信来个不停,索性就那样窝在床上专心摆弄手机了。

 

这东西刚刚流行起来不久,样式也乱七八糟的,樱木从队友那里蹭来个旧的,简简单单的小直板,按起键来不是很方便,屏幕还是绿色的,但的确让联络变得更加方便了。

 

白天睡得太饱,以至于到深夜了也不能入眠,樱木的手机又响了,他赶忙把它藏到被窝里怕吵到另一个人,在一阵沉默后,仿佛受不了了一般,樱木试探性地冲旁边喊了声,“狐狸?”

 

“嗯。”流川微不可闻的一声,示意他自己也并未入睡。

 

于是樱木开了个话题,就像之前偶尔的夜聊一样,

 

“狐狸,我好像……正在被追人诶。”

 

“昨天晚上一下子有两个女孩儿跟我告白……”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后流川倒是松了口气。

 

“然后……还有个男孩子。”

 

“……查理?”流川留给樱木的背影一动未动。

 

“你怎么知道?!”樱木惊讶极了。

 

 

昨晚他们玩转酒瓶的游戏,指到谁就要诚实回答一个问题,樱木就是在那时候被查理告白的。

 

瓶子口直直地指向查理,有人问他你作为一个gay觉得这屋子里哪个男人最有魅力,查理眼睛眨都没眨,“花道,绝对是花道。”

 

“我说你们啊,遇到难回答的问题都拿我开刀。”

 

“不,不,花道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

 

“I mean I like you.”

 

他就那样说出来了,仿佛在说我喜欢吃苹果派一样。

 

樱木一下子脸就红了,这句话在脑子里自动翻译成了日文一遍遍循环播放,而当时的流川枫在厕所里,回来后再次加入游戏的他,不知道樱木的满脸通红并非源于酒精。

 

当时樱木还想方设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万一人家美国人的喜欢同日文里的不是一个含义呢。

 

可他显然就是那个意思……

 

看了看手机里成排的短信,查理询问他是否安全抵达宿舍,有没有补充睡眠,晚饭吃了什么,他向他解释那些话并不是恶劣的玩笑,而樱木忍不住想找流川枫倾吐的时候,他手旁还未暗下的屏幕上是查理的询问。他说他真的迷恋他,询问是否可以追求他。

 

 

流川鼻腔里哼了一声,然后猛然起身,盘起腿坐在床上审视樱木。“那么你是吗?GAY。”

 

“我……”樱木下意识想反驳,转念一想在这之前他从未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无从得知一个精确的答案。“……我不知道……真的,狐狸,我不知道。”

 

流川又砸回去了,被子一拉,任樱木说什么都不再理会。

 

现在,樱木难得跟流川分享他的苦恼,而对方看起来根本不想听。

 

樱木感到更加烦躁了,干脆关掉了手机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昨晚他被流川枫硬拉出房子,那家伙不管说什么都要回宿舍,可惜凌晨的街道几乎没有在行驶的车。他们顺着马路慢慢晃,樱木只觉得自己脚后跟轻飘飘,每一步都走得踉跄。他干脆扒住了流川,将自己大部分的重量压给他。

 

一阵寒风吹来,冻得樱木打了个哆嗦,顿时酒就醒了不少。他拢紧了外套领子,狂欢过后的清晨有点冷清。

 

“不知道现在日本有没有这么冷。”樱木总觉得流川是有话要跟他说的,可是那家伙却一直没开口。路边有个长椅,流川清掉上边的积雪,拉樱木坐下。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楞楞地坐在空无一人的路旁,等待着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出租车。

 

又有点开始飘雪了,樱木还是有些醉,眼角通红的,呼吸也重。流川看到樱木头上落了片不小的雪花,伸手想要给他拂掉,雪却在指尖触碰的瞬间融化。

 

在这种时候,似乎应该对过去的一年里樱木的陪伴表达点感谢之类的,再说上几句新的一年也要一起加油之类的话语,可流川枫向来不会这样,面对樱木看向他的迷茫的琥珀色眸子,流川最后淡淡的来了一句。

 

“新年快乐大白痴。”

 

樱木噗嗤一下笑了,“你就想跟我说这个?元旦还没到呢笨蛋。”

 

流川垂下了眼皮,微微点了点头。

 

“真快啊,今年就这样过完了。”樱木看着蒙蒙亮的天边,喃喃道,“NCAA就要来了。”他若有所思地眺望远方,好像要感叹些什么,结果,他却挠挠头,“可是天才还有五科可能要挂。”

 

流川枫思索了一下,自己好像也有两科很危险。

 

“呐,狐狸……”樱木转过头,对流川说了句什么,流川的瞳孔微微扩大,觉得心紧了一下。就在他想要开口的时候,一辆出租车恰好经过。

 

“哎哎!出租车!停停停,快捎我们一程!”

 

少年那些难以说出口的未解心思,就这样消散在了冬季漫天飘舞的雪花中。

 

 

这个冬天实际上并不像想象中难熬,短暂的圣诞节假期后,球队便为了迎接NCAA而开始了集训,樱木因为面临挂科危机又被额外分配了学习任务,队长让查理给他做辅导,流川枫总觉得那是某人买通了队长刻意请求来的,尽管查理的确一直都是个学霸。

 

整个寒假樱木都在球场和查理的公寓里来回奔波,查理很是尽职尽责,顺便也帮了流川枫不少,但流川并不领情。

 

四年前的春天流川枫在漫天樱花中遇到了樱木,如今四年后的春天不再有漫天飞舞的樱花,而樱木花道说他们在一起了。

 

樱木说完就低着头跑出了更衣室,还未来得及换上衣服的流川突然觉得这鬼地方冷得像去年的圣诞夜。

 

 

“呐,狐狸……”那天凌晨坐在长椅上醉醺醺的樱木问他,“天才受欢迎了你感到寂寞吗?”

 

出租车的到来打断了流川,而他僵住的唇形仿佛要说yes.


————————TBC————————

评论(5)
热度(29)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