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流花】美国生活(3)

3.

 

正值圣诞节假期,开门的商店并不多,他们费了不少功夫买来一些零食和酒,樱木还计划买些装饰过去帮忙。

 

“如果她早就都弄好了呢?”流川有些烦躁,那些亮晶晶的装饰晃得他头痛。

 

“热闹一点总不是坏事。”

 

流川费了好大劲才制止樱木继续购物的行为,出来的时间本就不太早,当他们搭上去蒂娜家的公车已经快四点钟了。路程有点遥远,大概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加上今天下雪了路滑,可能要比往常更慢一些。

 

车上没什么人,零零星星几个,他们并肩坐在最后一排,开始的时候花道还努力找了些话题,比如最近的天气太冷了,比如不知道这些酒大家会不会喜欢,比如流川你最近变得不受欢迎了呢。流川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对于最后一个话题有些不爽。

 

“那你呢,受欢迎的感觉如何?”

 

没想到流川会这么问,樱木努力装作不经意地侧眼观察了一下流川,他还是一贯地面瘫,似乎只是随口说的话,并不带什么负面情绪,樱木悄悄松了口气,“也并没多大变化嘛!”

 

然后便没有话题继续了。

 

他们很少有这样安静的独处时光,虽然自从来美国后他们天天泡在一起,但多数时候不是练球就是吵架,这样的沉默还是头一次。樱木为了避免尴尬将注意力放在了窗外的景色上,一路白雪皑皑,交杂着圣诞的红绿色。

 

这样的景色看就了脑子就变得昏沉起来,樱木不知不觉就那样睡着了,他的头悬在空中无处依靠,随着车的颠簸摇晃着,偶尔惊醒,又立刻陷入沉睡。

 

深冬的太阳刚到五点就失去了光泽,说来这是他们第一个不在家乡度过的圣诞,身在外头的游子逢年过节时太容易思念故土,索性就热闹起来,一群人聚在一起,节日就没有那么难过了。想起樱木这一天的积极劲儿,大概这孩子气的家伙也是怕极了寂寞吧。

 

流川思绪乱飞着,突然感到肩膀一沉,那颗红脑袋最终选中了他的肩膀做支撑点,胸膛起伏中有细小的鼾声。

 

 

“啊啊完全迟到了啊!”樱木哀嚎着,下了车老远就看到蒂娜家的院子里彩灯点点,食物和香气和躁动的音乐也相互交缠着传来。

 

“都怪你睡着了。”流川枫悠悠地说。

 

“还说我?你不是也睡着了嘛?!”鬼知道为什么好好的坐着车他跟流川枫就脑袋靠着脑袋睡得跟死猪一样,一直到了终点站才被司机师傅叫醒,在烈烈寒风中又等了二十分钟,才等到下一班返回的车。

 

“哦,花道!流川!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蒂娜穿着一条短裙,看到他们来了也不惧寒气,隔着外套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其他人听到了也纷纷看过来,跟他们开玩笑说食物刚刚吃光了。

 

樱木脱下羽绒服挂在门口,掸去衣肩上残留的雪后走进屋子里。

 

流川看到那笨蛋挑了一早上的衣服终于如愿展现在大家面前,他新买的机车夹克,红色,短款,拉链只拉了一点,领口顺着肩膀垮下去,里面只穿着黑色的背心打底,修长的脖子和好看的锁骨在黑红两色的衬托下很是抢眼。更重要的是他下面穿了一条黑色紧身皮裤,从臀到腿的线条尽数展露,配着上衣显得腿长有两米八。

 

樱木本来五官就清晰好快,即是高个子又有一副好身材,如此打扮一番……

 

周围人在花道总进来的时候寂静了那么一秒,正巧查理端着酒杯从厨房走出来,他甚至对樱木吹了个响亮的口哨,笑着说你真他妈的性感。

 

尽管已经来到美国大半年了,但樱木对这样直白的话还是感到不好意思,查理却仿佛没察觉似的搭上他的肩膀继续说,“有一天如果不打篮球了也许你可以去当模特,花道。”

 

“才不会有那一天。”樱木吐吐舌头。

 

流川找了个没人的小沙发坐下,队长走到他旁边跟他分享还有温度的食物,美国所谓的派对就是这样,没什么规定要做的事情,三三两两个聚在一起聊天喝酒打牌跳舞,在日本时流川就不善交际,这样的场合他不讨厌,却同样也谈不上喜欢。

 

随便混一混夜就深了,流川起身去长桌边倒了杯酒,他看到樱木在小卧室里和橄榄球队的人打电动,那家伙的头发经不起折腾,早就散乱开来,流川忍不住想建议樱木就这样把头发留长算了。

 

视线同样停留在樱木身上的还有查理,蒂娜发现了他,走过去猛拍他后背,却没吓到他。蒂娜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顿时露出了了然的笑。“那小子是你的菜,对吧?”

 

“是啊,越了解就越觉得他不可思议呢。”蒂娜跟查理是老朋友了,他们之间向来没什么不能说的话。

 

“那小子还蛮受欢迎的,啦啦队里有几个姑娘喜欢他,试着约过几次都失败了,打听一下发现他从来没跟姑娘约过会哦。”

 

“等一下,你在暗示我什么,蒂娜?”查理夸张地捂住了心口,洋装不懂蒂娜的言外之意。

 

“之前我还不信,但今天的他……有点GAY。”最后的话蒂娜几乎是贴查理的耳朵说的,幸亏他是坐着的,否则蒂娜就要跳起来才行了。

 

“我同意。”

 

“不过我猜你还是没什么机会,”蒂娜使了个眼色,让查理去看另一边的流川枫,“他们可是一起来的,也许早就在一起了。”蒂娜这样说的时候带着毫不掩饰的失落情绪。查理惊讶地打量了蒂娜一番,“不是吧亲爱的,你喜欢这种类型的?流川枫很无聊哦。”

 

“他看起来比你们靠得住多了。”蒂娜翻了个白眼。

 

查理觉得好笑,这位性感热辣的啦啦队长可不缺追求者,结果她却看中了篮球队里最沉闷的家伙么。查理的眼珠转了转,然后他放下酒杯站了起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喂……”蒂娜没来得及叫住查理,他已经走到流川枫身边去了。

 

流川枫很惊讶这家伙居然主动来跟自己搭话,他多数时候都更喜欢跟樱木接触,“在看花道吗?”他上来就这样问。

 

被识破了,流川又不想让他得意,就沉默着不接他的话。查理也不介意,在流川身边待了一会,发现他的注意力还是在樱木身上,拐弯抹角不是他的风格,查理干脆直接问出来了,“你们是一对儿吗?”

 

“什么?”流川对这个问题感到惊讶。

 

“你和花道,是不是情侣?”像是怕流川听不懂单词一样,查理换了个说法慢慢地重复了一遍。

 

“当然不是。”他们怎么会是情侣?

 

“是么,那就好。”查理看起来轻松愉悦,没再多说什么,蹦蹦哒哒地去小卧室要求一起打电动了。流川却还沉浸在巨大的疑问中,他想不通是什么文化差异会让人觉得他和花道是一对儿。

 

蒂娜看到查理贱兮兮地冲她眨眼了,好吧,那还有什么犹豫的呢,她拿着刚开的红酒走到流川枫身边,“还想要酒吗?”

 

出人意料地,流川指指查理,问,“你和他是一对儿吗?”

 

“什么?哦,才不!查理高中时候就出柜了!”蒂娜摇着头,给自己的酒杯倒满,这里光线还算明亮,流川才发现这女孩是一头大波浪是酒红色的。

 

流川突然觉得查理搭在樱木肩上的手分外刺眼。

 

看来美国除了篮球技术,还有很多他们未知的东西。


————————TBC————————

评论(3)
热度(23)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