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徐黄】郝义X耿浩 神经质(下)


郝义隔着有那么三百米,就在后面跟着他俩,思晴也不理他,耿浩也没回头。他们一直就这样走到了小区里,脏辫妹子在楼下焦急地等着。

 

毫不意外的,郝义被脏辫妹妹拦下了,说什么也不肯让他再接近半步。尽管他们才见过两回面,可郝义有种这俩妹子是耿浩娘家人的错觉。

 

“我不想干嘛,我担心他。”郝义双手摊开做投降状。

 

“您呐,回去好好歇着,不用担心他。他要是想找你,自己就去了。”说完她转身进了楼,还顺手把楼口的门带上了。郝义在楼下站了好一阵,实在冻得不行了,才慢慢往梧桐客栈蹭。这人一冷,脑子倒是清醒了,郝义捶捶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真他妈是个混蛋。

 

耿浩洗了个澡,想从窗户看看外面,被思晴拉上了窗帘,“你还真是不长记性。”

 

耿浩也不说话,窗帘拉上了他也就不看了,一个人颓在沙发角,思晴洗了他衣服,他只能裹着条毛巾。

 

“得了,怎么也得待一天再回去找他。”思晴递给耿浩一套衣服,“我这儿没有男人东西,就一件以前的睡衣,你不嫌弃就将就一下。”

 

不嫌弃,哪儿敢嫌弃啊。可那是件带着蕾丝边,印了一身小兔子的睡裙啊。

 

“成,挺合适的。”思晴眼睛都不眨一下。她拍拍自己床边,示意穿着小兔子的耿浩坐过来。脏辫妹妹坐在她身后,搂着她的腰下巴搭在她肩头,俨然一副开闺蜜深夜趴的状态。

 

“有矛盾要及时说出来,有的话你不说出口对方是不会知道的。”耿浩坐过来了思晴就伸手搭上他的肩膀,“我不是教你了嘛,正面面对。你看后来你不就挺好?”

 

耿浩无奈地跟思晴坦白说“我当时那是想泡你,要正面面对的事不一样。”

 

思晴摇了摇头,“姐姐看gay可是一看一个准,你没看那光头看你的眼神儿。”

 

“他什么眼神?”

 

“就你们男人最恶心的那种眼神,一眼看到透,恨不得生吞活剥了的那种……饥渴的眼神。”

 

哦,耿浩知道了,郝义在床上经常有那样的神色。

 

照理说不应该啊,他本来一直以为,他同郝义,是他霸王硬上弓的结果,恰巧自己的身体合了他口味罢了。可……原来郝义一直都对自己有那种心思吗?

 

 

郝义躺下客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耿浩粘人,他们在一起在一起两年内几乎没怎么分开睡过,最长的一次不过是郝义剧组太忙了半个月没回家,然后耿浩就杀去剧组了,当晚郝义就被拎回去老实吃饭睡觉了。

 

不论是半夜的失眠,还是第二天的早起,只要他一翻身,耿浩总是在他身边的。这件事太过于稀疏平常了,以至于郝义根本不能接受一睁开眼睛身边再没有耿浩的日子。

 

他俩究竟是为什么走到了今天这步的?他怎么能把这个人推出去?

 

郝义破天荒地反思了起来,有些话,自己好像从来没对耿浩说过。

 

他喜欢耿浩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他们认识太多年,相互无所顾忌,有时候甚至有种错觉他们的日子就会那样一直持续下去。郝义是什么人啊,死胖子一个,懒又纵欲,若不是被人刀架在脖子上,哪里会自己在感情之路上迈出哪怕一步?

 

郝义一直觉得耿浩那德行,没了自己肯定活不下去的,渐渐也就变得有恃无恐。可哪想有些话郝义还来不及说,耿浩就结婚了。他在该死的大理,因为果汁认识了康小雨。

 

康小雨艳羡耿浩的才华,结婚后却再没见过那样的耿浩。或是某种心理作祟,郝义有时候会气她,同她讲当年唱歌的耿浩是怎样风华绝代。康小雨听了就使劲儿地瞪郝义,说可惜不论是当年的还是现在的,你就是得不到他。

 

郝义被噎得没话,你你你了个半天才无力地反驳“老子是直的!”

 

大概除了耿浩,大家都意识到了郝义的不对劲儿,当然郝义是不承认的,自己那样热爱姑娘的身体,怎么可能是弯的。

 

尽管耿浩离婚的消息传来时郝义差点没蹦起来。走走走,哥陪你去疗伤。

 

直到思晴的出现,让郝义觉得委屈极了,他这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压根不想耿浩再有新的感情了,他们在机场目睹了那个场景,郝义大彻大悟,对了,他们还有这种可能性。

 

郝义这边还在琢磨回去后怎么开口,却没想到最后在大理的一晚耿浩自己送上了门来。

 

原来这家伙喜欢自己,妈的那当初就不应该放他去跟康小雨,白瞎了这么多年,少操了多少次啊。

 

郝义抱住耿浩就不撒手,使劲儿撞得他声音发颤。可他似乎精神并不集中,不知道在想写什么有的没的,于是郝义就喊他的名字,喊得耿浩呜呜直哭。

 

你是有多喜欢我啊小混蛋。

 

郝义特别费解,这样的耿浩明明天生就该被艹的,他是怎么跟一个清淡的女孩维持了那么久的婚姻的。他边顶着耿浩边问他,你上康小雨的时候也这么会叫吗?操女人的时候有这么爽吗?怪不得你跟她也没个孩子。

 

郝义那时候时候心里就在想,康小雨才喂不饱你。

 

那让爸爸给你操个崽子出来吧。

 

想到这郝义忍不住捂住了脸,不怪耿浩骂他,他同耿浩说的从来都是这种话,还真没认真聊过。

 

明天去找他吧。

 

郝义睡着前迷迷糊糊地想。

 

顺便再告诉他一声自己爱他。

 

 

“哟,在这干嘛。”大早上耿浩一开门就瞅见个光头蹲走廊里,见他出来了一脸欠揍的笑,反问他,“诶,你这大早上的出门,找谁去啊?”

 

“我买早餐我!”

 

“那别急着走了,我有话跟你说。”

 

耿浩寻思着在人家门口吵架不好,赶紧把门带上,也不管这是二十几层,顺着楼梯就往下跑。“别他妈跟我逼逼,告诉你就俩字儿,没戏!”

 

“卧槽耿浩你……”郝义连忙跟上去,他动作不如耿浩敏捷,只能一步俩台阶地追。好不容易调整的温和态度,这一下子又让耿浩刺激出一股子火气,“耿浩,你他妈无赖你,你就是什么都想要,既要圣洁的爱情,又要肉体的欢愉。还、还他妈就知道赖我。”

 

耿浩不理他,蹿得倒是更快了。

 

“OKOK,anyway,那天晚上是我不好,我错了,我不该强迫你,也不该放纵自己,有什么毛病咱慢慢改是不……呼呼……可是,大哥,两年啊,我都只跟你一个人上床了你还怀疑我爱不爱你?!”

 

耿浩的脚步蓦地停住了,他不可置信的抬头看趴在栏杆上直喘气的郝义,“你刚说什么?”

 

郝义喘匀了气儿,走到耿浩身边掏掏兜儿,拿出来个红盒子打开给他看,里边是个银色的环。

 

“实在没别的了,大早上就一家开着的,你先凑合着,回头给你补个带钻的。”

 

“操。”耿浩瞬间就眼眶鼻头通红,可嘴里却说,“你他妈就站着给我?”

 

郝义无奈地抬头瞅瞅,低头看看,没人是没人,可这安全通道也不是什么浪漫雅观的地方,可谁让时机赶上了呢。郝义一咬牙单膝跪地,深吸了好几口气,他为这仨字儿可足足做了一晚上的心里建设。

 

“耿浩,我……我爱你。你说咱俩不搞对象了,成啊,那就结婚吧。”

 

“结个屁,人国家让么。”耿浩又哭了,郝义觉得自己也是傻逼,耿浩那么缺乏安全感,这口定心丸他怎么今天才想到要给他吃。

 

郝义拉过耿浩的手给他戴上,才喘着气站起来,他贴着耿浩耳朵问他“你说这时候是不是应该,来一发?”

回到梧桐客栈后窗帘一拉俩人就抱着滚到了床上,郝义小心翼翼地吻着他脖颈,他咬破的地方结上了痂,于是他便用舌头不断舔舐。

 

他们头一次做这样不紧不慢的爱,慢慢悠悠的,好像能做到天荒地老。耿浩坐在他腿上懒洋洋地晃着腰,一点点磨蹭郝义。戒指在他手上闪闪发亮。

 

 

诶,那个小GAY呢?不回来了?脏辫妹子突然问道。

 

不回了,早上看着他跟男朋友搂着出的楼门。

 

百合姐姐摇摇头感叹道,

 

渣男配神经病,绝了。

 

 当然,等郝义收到思晴发来耿浩穿着兔子睡裙的照片时又对耿浩做了些什么,那都是后话了。

 

————————END————————


评论(11)
热度(76)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