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第一段儿】【双黄】总裁的小情人

  • 每天一小all渤的短文or段子,每天不一定什么cp,第一发先从双黄开始~

  • 黄大总裁和他叛逆的年少小情人

  • 被屏蔽了,过滤一下敏感词试试


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是全公司女员工的理想型,她们都喜欢偷偷瞟他胖了也好看的侧颜,暗自吹嘘他谈生意时的精明,口口相传他高超的厨艺,当然,她们更喜欢讨论的是那个人的私生活,那个他每周四准时下班去见的人,那个时不时在他朋友圈的照片中留下影子和半个衣角的人,是黄磊黄老板在酒吧一眼看中后包蹮养下来的小情儿。


“哪家酒吧呀,我也想去偶遇老板这样的。”员工A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飞机场,默默叹了口气。


“我倒是想知道是哪种类型的美蹮女。”员工B感叹说。


“你们别想了,是个男的。”员工C无情的打断二人,她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也没有多好看。”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上周四晚上,你们先走了没看见,黄总也加班,没出去,那个人来了。”C压低了声音,生怕被被人听了去。


“啊?直接来公司啦?”


“一看你就知道这人跟老大不是工作关系,吊儿郎当的,一进来就说找黄磊,还调蹮戏了前台妹子。”


“可别乱说,万一是什么朋友同学老乡呢?”A连连摆手,拒绝相信。


“他进去的时候还没有,跟黄总一起出来的时候,这儿……”C指了指自己制蹮服领子下的脖颈,挤了挤眼睛,另外两人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黄渤窝进黄磊的大老板椅时没忍住,蹬着腿转了两个圈。他甚至放肆地把脚搭上了桌子,鞋底蹭脏了两张文件。


“看你,没个样儿。”黄磊说他,却也只是把文件从他的脚底抽蹮出来,顺便把桌子上散乱的纸张全数整理好。


“我又不是你员工,怕你呀?你倒是开了我。”


外边已经是黄昏了,太阳的一点点余蹮辉从落地窗洒进来,黄磊却拉上窗帘挡住了它。


黄磊打电蹮话叫他来公蹮司找他的时候,黄渤就猜了个八蹮九不离十了。认识这么久了,他们还没做过这样的事,他猜黄磊怎么也要满足一下恶趣味才会罢休。当董事长的,怎么能没有过人躲在他大办公桌的空档里给他口蹮交?怎么能不玩一把扫掉桌上的所有文件把人按在办公桌上干的游戏?怎么能不发出点可疑的声音让员工疯传他的艳史?


“开了你?我哪儿舍得呀。”黄磊拉好窗帘,在昏暗中走过来了,他俯身,双手按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将黄渤禁蹮锢了起来。他这样的时候还是西装革履的,眼神里也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


黄渤觉得自己还有必要再挣扎一下,他抬头看黄磊,问他,“当老板的滋味是不是特别爽?”


那人便笑着说,“要不你感受感受?”


黄磊在他面前蹲下了,他修身的西服有些紧绷,窝在桌子下的样子有些滑稽。黄渤不可避免的觉得亢蹮奋,他蹭了蹭把椅子往前挪了些,当黄磊拉开他的裤链覆上唇蹮舌时,黄渤仰着脖子望着黄磊办公室雕着花的天花板,心想他蹮妈蹮的,当老板的这么腐蹮败。


黄磊虽然蜷缩在他腿蹮间,可他依然是个侵略者,他的手不停地用蹮力揉黄渤的腰——他向来喜欢这么做,黄渤年轻的身蹮体还没被岁月所灌溉,一尺九的细蹮腰双手就握得住,黄磊最喜欢那小蹮腰扭起来的样子。


黄渤其实是打从心眼儿里讨厌这地方的,他不喜欢外边那些穿着一样制蹮服只在背后说人长短的家伙,不喜欢那些性蹮冷蹮淡一般的玻璃板,也不喜欢眼前这家伙皮鞋锃亮的端着架势跟他说话。于是他踢掉鞋子,用穿着白色船袜的脚去剥黄磊的衣服,去蹬他的领带,他伸手揉乱黄磊发型的同时,把自己往他口蹮中送得更深。


“到底是谁兴蹮奋了呀?小坏蛋。”黄渤射蹮了他一嘴,黄磊吐出那些液蹮体给软在他椅子中的人看,如果他自蹮制力再差那么一点点,他肯定就立刻,马上,就这样把这臭小子操进椅背里了。


黄渤都张蹮开腿准备好被蹮操了,黄磊却搂着他啃起了脖子,三下两下就嘬出了印子。


“这是玩哪儿出啊黄老板?”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等我把这点活干完,去我家。”黄磊拍了拍他的白屁蹮股,给他提上了裤子。


出门的时候黄渤感觉到了无数双眼睛盯在自己身上,脖颈间那个新鲜的印子尤其被盯得发烫,这让黄渤产生了莫名的,叛逆的快蹮感。他似是无意地抖了抖肩膀,让敞开的外套更加滑落了几分,那颗草莓变得更加耀眼了。


是的没错,我刚刚就是在那个古板的办公室里,跟你们风度翩翩的老板,来了一发。


黄磊同他一起并排走着,中间留着不远不近的微妙距离,他看到了黄渤的小动作,却默许了。当他们走出办公区站在走廊里等待电梯时,黄渤突然伸手拽住了他的领带,那条在被他蹬乱后又重新打好的领带。


“我打赌你不敢吻我。”


于是黄磊就低头吻住了他。


哪管什么角落里的闪光灯。



————————END————————


评论(11)
热度(87)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