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雷渤】恋爱真人秀(5))

5.在大理

 

他们到大理的时候天都黑了,给过老伯钱后,俩人凑了凑身上为数不多的现金,找了家条件还不错的文艺旅社住下了,受资金所限,他们只开了个双人标间。

 

红雷打电话给严敏,挺不乐意的说我们可到了哈,晚上没人给你举着摄像机录了,严敏那边也应了,约好了第二天人员到齐后从旅社开始拍摄。

 

等红雷跟严敏抱怨完挂了电话的时候,黄渤已经钻进浴室洗澡去了。红雷往床上拍了一巴掌,“这躲得倒是比谁都快。”

 

黄渤磨磨蹭蹭洗了半个多小时,好吧,他承认他是怕红雷大半夜的趁着俩人独处拉他谈心。有些事情他还不太知道该怎么跟红雷开口。

 

浴室外的红雷是有些失落的。就在他刚刚萌生了些想法的时候,就在他想试图跟黄渤拉进关系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壁垒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不是什么历史遗留问题,根本原因在于,他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黄渤。

 

无聊的等待中红雷拿出手机,忍不住百度搜了一下,关键字,黄渤,恋情。

 

红雷发誓,尽管他有些什么预感,他最坏的准备也是黄渤现在正在跟某个女孩地下恋爱中,这节目对他而言完全就是演戏。他完全没有想到在一堆“黄渤初恋女友照片大曝光”中会有一条“徐峥黄渤深夜相会,动作亲密疑超好友关系。”

 

红雷想了一下,徐峥可是在半年前结婚了。

 

若是换做以前,红雷绝对会认为这是媒体夸张的手段,可经过白天的事情再来看,无疑是给了红雷一记重拳。他点开印着层层水印的照片,模糊中看着俩人在一家酒吧门口,裹着厚厚的羽绒服,黄渤脑袋靠在徐峥肩头抽烟,徐峥的手松松揽着黄渤的腰。

 

新闻稿中黄渤回应只是俩人出去喝酒,喝多了站不稳当靠着他抽了根烟,男男现在原来如此盛行,长成自己这样的竟然也能躺枪。

 

完了,红雷放大那张图片仔细看,完了,肯定是真的。

 

 

“看什么呢?”黄渤的声音悠悠飘来,吓了红雷一跳。他就站在他身后,手机屏幕大,一定被他看到了。

 

红雷尴尬的挠挠头,说我就随便搜搜。

 

“我就在这,你干嘛不直接问我呢?”

 

红雷心想,白天我问了,你也不说啊。“那我现在问你。”

 

黄渤在另一张床上坐下,他面对着红雷,“我真的单身。”

 

“那徐峥……?”

 

“分手了。”没了摄像机,黄渤倒也是大方,“我们只在一起了三个月,有的人适合当哥们不代表当情人也适合,一拍即合,也一拍即散。现在他结婚了,我也就现在这样。”黄渤垂下眼睛,淡淡地说“只不过是一段不想公开的旧事。”

 

“嗯。”红雷闷声应着,放不放的下还是要另说。不过黄渤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他再追究下去就要显得是他太小气了。

 

黄渤原来……是弯的啊。

 

得知到这样的讯息后红雷不知道该不该高兴,这让他们相处的四五个月变得不再那么单纯,那些模模糊糊的朦胧想法,竟是在一步步走向可能。

 

所以他跟黄渤果然……

 

“红雷,你放心,我没想谈恋爱。”黄渤突然开口说,他表情那样严肃,好像给红雷下了判决书,“就像我们最开始约定的那样。”

 

“我放心。我有啥不放心的。”红雷自嘲地笑笑,得了,人家没给这个机会。“黄渤啊黄渤,你就是个人精。”

 

黄渤皱着眉头,想要说什么的样子却又欲言又止。红雷突然咧开嘴拍腿大笑,“瞧给你吓得。什么叫节目效果你懂嘛小渤?你刷不刷微博呀?人家都吐槽说咱俩就是来主持旅游节目的,你再不来点实质发展?你也得配合配合,咱不能被人质疑专业素养啊。”

 

“行了,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忙活一天呢。”黄渤这样絮叨着,抖开了被子。

 

 

到深夜的时候,红雷在并不舒服的浅眠中听到身旁那张床上的人像摊煎饼一样翻来覆去,眯起眼看见他手机的灯光亮了又灭。

 

红雷这时候才知道,原来那些在他拍夜戏时候秒回的日子里,黄渤是夜夜失眠的。

 

 

黄渤有时候会想,当初自己能就那样一冲动答应了徐峥,大概很大成分上是因为自己在他身边能睡得着。在被他翻来覆去折腾上一两个小时后,他倒在他的肚皮上就能一觉睡到天亮。

 

他说自己是被满足的睡眠蛊惑了眼,以为有那个人在从此就不用再惧怕黑夜。

 

“黄渤,你要不要到我这来睡。”

 

红雷拍了拍自己身边空着的那一半床。

 

黄渤当然没应他,他背对着红雷,放平了呼吸,纹丝不动,假装自己已然入睡。

 

红雷在自己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也不管黄渤在不在听,他自顾自地压着嗓子,他说,“我从来没跟男人谈过,这话咱俩关起门来说,你也放心好了,我喜欢女孩。”

 

红雷默默在自己心里画下了条线,就像眼前这两张床间的过道一样,不足一米,却犹隔深渊。迷糊一时,不能一错再错了。

 

就这样吧。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严敏与工作人员一行抵达了,两个人难得的没跟严敏耍嘴皮子,倒是乖乖的听流程安排,这还让严敏有那么点不适应。

 

他们在大理无人的郊外闲云野鹤,黄渤谈起了他的某个朋友,就在大理开酒吧,开心了就关上店门出来画画,或者跟几个驴友骑车远行。

 

红雷拍拍身上的草就站起来了,“我去给你买纸笔。”

 

“干嘛?”

 

“画画啊,你想要的东西那我不得上天入地都给你弄来?”红雷这种话说出来脸不红心不跳的,但黄渤听在耳朵里总觉得有那么几分故意的假惺惺。

 

知道自己拦着也没有用,黄渤干脆往草地里一躺,随红雷便了。

 

————————

 

“他想要的我就给他弄来,就这么简单。”

 

————————

 

红雷回来的时候黄渤还在那躺着,他闭着眼睛,肚皮随着拂过的风一起一伏,红雷知道他没睡着,便把画本拍到了他脸上,随之又扔过去一盒彩铅。“水彩颜料啥的找不到,就只有这玩意了,将就将就吧。”

 

黄渤画画是个半吊子,尽管他一直坚信自己练一练也能画得不错,可一年到头忙下来能完整画出来的也就是一个白衣飘飘的姑娘背影,再多的就是抽象画了。本就是随口说,没想到被这大傻子赶鸭上架了。

 

“那你当我模特吧。”于是秉着下水也要拉一个的原则,黄渤让红雷在那保持个扭曲的POSE,他则坐下来,对着面目狰狞的红雷画了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说,我在哪儿呢?”红雷指着黄渤的成品质问道。

 

黄渤跑过没过脚踝的草地,蹦蹦哒哒的回答“Everywhere~”

 

红雷走过去拉住了他的胳膊防止他蹦跶得更远,他盯着黄渤的简笔画有那么一会儿,“哎黄渤儿,咱们去看看苍山洱海吧。”

 

这本来就是计划之一,节目组早早为他们清空了游客,许是秋季的风有些凉了,红雷捞起他的连衣帽扣在脑袋上,双手插在兜里,一个人固执的走在最前方。用黄渤的话说不知道还以为前边走着的是谁家离家出走的小孩儿呢。

 

看来这个习惯了在荧屏前勾勒刚硬线条的人,远比他演的脆弱。

 

怎么才能拍好真人秀,黄渤太清楚,靠的就是走心二字,要的就是感同身受。可这场戏剧真假半掺,同一个人谈尽所有的浪漫,叫他如何敢轻易走心。

 

红雷始终没回头看他,他趴在栏杆上看洱海的时候也依然目不转睛,感情是来这儿散心来了。

 

————————

 

“之前车坏在路边的时候,红雷说他在认真尝试发展这段关系,我挺开心的,觉着自己也应该有点行动表示表示。”

 

“所以我走过去,给他唱了之前没唱的歌。”

 

————————

 

黄渤从后边走过去贴近红雷,他声音不轻不重地哼着那首去大理,尽管记不住什么歌词,却不影响他声音的好听。

 

他唱不知道谁在何处等待,他唱不知道后来的后来。

 

到最后黄渤几乎是贴着红雷的耳朵。

 

谁的头顶上没有灰尘,

 

谁的肩上没有过齿痕。

 

那声音慵懒撩人,红雷脑子里忍不住想这个人是如何跟另一个男人谈情说爱甜言蜜语的,或许他也曾经在谁的身下扭动过腰肢,肩膀上留着不知道属于谁的齿痕。

 

可他现在是在自己耳边唱歌啊。

 

红雷不知道黄渤这样暧昧的举动是出自被感染的情绪还是如昨晚所说的配合他来点实质性发展,不过,管它呢,就当他们是在作秀吧。

 

总之那时候红雷的手顺着黄渤的小臂滑下去,最终握住了那只软软的,肉肉的小胖手。

 

 

 

————————————————

 

【网友评论区】

 

NO1.红雷这期心情不太好?换来了小渤难得的主动啊!这招以退为进我给满分。

 

NO2.妈呀红雷的男友力爆棚了!!谁再艾特徐峥?看呐实锤在这里!

 

NO3.想问红雷同款外套某宝有没有求地址~

 

NO4.大家都图样图森破了,最后一幕分明细思恐极。我就发个歌词,你们自己体会。

 

谁的头顶上没有灰尘

 

谁的肩上没有过齿痕

 

也许爱情就在洱海边等着

 

也许故事正在发生着



————————TBC————————

评论(19)
热度(73)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