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雷渤】恋爱真人秀(3)

3.正片开始了

    

在那之后节目又播放了一期,沿袭了第二期的风格,俩人一起逛了动物园,吃了午饭,也在午饭后全副武装裹得像俩清洁大妈一样走进了电影院。

 

“给我个马上就开场的电影票,随便啥,要最后一排的。”红雷把帽子压得死低,头不敢抬,连嗓子都是捏细了说话,生怕被周围流动的人群认出来。不过他比黄渤还是强了那么一些的,红雷看看蹲在影院大门外低头抽烟的黄渤,简直有心想抢了他的墨镜大喊一声“快来看黄渤啊!”

 

“这挺有意思的,你看,上午我们还在围观动物,下午我们在这生怕自己变成被围观的动物。”在电影开场十五分过后,红雷和黄渤才敢弯着腰摸着黑蹭进电影院,他们在最后一排坐定,摘了墨镜才发现红雷买的正好是黄渤出演的电影。

 

黄渤默默的捂住了脸,“我说,咱出去吧。”

 

“哈哈哈别啊,我还没看过呢。”红雷拉住了黄渤,倒是低声和他探讨起了表演。

 

“他太不按套路出牌了。”黄渤无奈的笑着说。

 

 

到此为止《极限恋爱战》在改版之后已经播了三期,却远远没有取得想象中的结果,画风摇摆不定、剧本痕迹太重、没有新意、男男组比起恋人更像兄弟之类的评价不断,收视率也不尽人意。

 

严敏发了条微博说,“不要急,正片已经开始了。”

 

 

 

第四期 戛纳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也许您刚刚打开电梯,不太清楚现在正播的是什么节目,让我来为您介绍一下,我和孙红雷正在一起录制的,是一档荒野求生栏目……”黄渤手里拿着个矿泉水瓶充当话筒,站在那里端端正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不过黄渤这样说也不是毫无根据,他凑近摄影师硬是将镜头转到旁边孙红雷的脸上,就只见孙红雷拄着一根棍,在炎炎烈日之下一瘸一拐的往前蹭,嘴里哀嚎不断。终于是蹭到了黄渤身边,孙红雷往黄渤肩膀上一摊,抢过黄渤手中的矿泉水瓶,在发现是空的后又毫不留情的丢进垃圾桶。

 

“黄渤儿……有没有水啊,我好渴啊……”

 

“你管他们要去。”黄渤指着身边的工作人员们,“你看看他们这一张张无情的脸。”

 

在各自奔忙了一周后,黄渤和红雷在戛纳再次聚首,黄渤是来参加电影节的,红雷是来拍杂志的,二人的时间本就难以协调,节目组听闻此消息,立刻快马加鞭,整个摄制团队瞬间全部抵达了戛纳。

 

本来黄渤还担心,这计划之外突如其来的计划能不能拍出好的效果,他事先还与导演沟通,询问本期的拍摄内容,可严敏那家伙口风严的要死,只说是惊喜,到了拍摄时候就知道了。

 

“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嘛导演?”孙红雷站在戛纳的小街中央,愤怒的掏俩干净的衣兜,再更加愤怒的掏出俩同样干净的裤兜,他本来还想去掏黄渤的衣服,被黄渤嫌弃的躲开了。

 

就在刚刚,开机之前,工作人员过来客客气气的没收了他俩身上的全部财产,在确认了鞋底里没藏着钱后,导演给他俩递上一杯矿泉水,说,“红雷哥、渤哥,今天请二位在戛纳畅游。”

 

“怎么畅游?!”黄渤向来温和的声调也不自觉拔高了,他晃晃手中的矿泉水,“用这个游吗?”

 

严敏晃晃脑袋,笑呵呵的戴上墨镜跑路了,只留下俩懵逼的MC和一票语言不通却在尽力憋笑的摄影师。

 

“我……”红雷硬生生的把到嘴的脏话给咽了回去。好嘛,这是他和黄渤自己作的,也没法怨人家。

 

他和黄渤讨论节目的时候都觉得第一期感觉最自然,于是他们向节目组建议,可以适当的放宽节目构架,留出更多的余地和可能性让他们自由发挥,毕竟也是两根混迹娱乐圈的老油条,发生了意外也是兜得住。

 

然后严敏就给他俩扔这了,呵呵呵呵呵哒。

 

“黄渤儿,咱俩怎么办啊?”

 

“旁边有一条小街,我之前去过,各种小东西,挺好玩的,要不要去逛逛?”

 

通过这几次的录制,红雷也渐渐发现了,黄渤这个人嘴上伶牙俐齿,可实际性子温和,是那种可以随便打打闹闹不用担心他生气的类型,也是红雷这种人际交往恐惧症患者的救星。

 

红雷性子耿直,且不会说话,黄磊曾经吐槽过他大概他的脑内有另一个世界,和一般人的频率无法对接,再拜他所演的角色所赐,凡是与他接触都要畏惧几分。黄渤开始也是这样的,与他说话客客气气,红雷甚至能感觉到黄渤总是在观察他的表情的,学表演的总是这样,用表情来表达,也用表情来隐藏。

 

大概也多亏了黄渤的服务型人格,在发现了红雷真实的面貌后,黄渤便调整了状态主动与红雷的脑频率对接,竟也是能接住红雷的冷幽默,在短暂的几次见面之后,红雷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和黄渤相处得自然无比了。

 

戛纳的小镇很安静,充满了异国的小清新气息,红雷来过这边不少次,却没怎么逛过,倒是说自己只来过一次的黄渤,跟个导游似的门清。

 

俩人没出息的蹭了路边摊贩的免费试吃试饮,黄渤嘴上还说着,我上次过来,吃的那顿是英国的虾,挪威的鱼,法国的蚝,当地的面包。走过一个酒庄的时候黄渤忍不住想要进去看,他作为一个土特产购物狂,已然按捺不住心中的欲望。

 

黄渤说“你看,这个酒是它1974年的,跟我一边大。”

 

“哎呀不行,咱家没钱啊小渤,咱们家现在连面包都吃不起了啊!”红雷生拉硬拽的,终于是把黄渤从酒庄拽了出来,黄渤叹了口气,俩人这一天没正经吃饭不说,这大热天的俩人也没个地方休息,只能坐在路边的道牙子上小憩,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吉他声就是这时候传来的,黄渤拽着要死不活的红雷走过去,发现是个年轻的街头艺人在卖唱,黄渤的眼睛一亮,他拍拍红雷,“我们的晚饭有着落了。”

 

红雷不知道黄渤是怎么用他那蹩脚的英语跟人家交流的,人家居然让出了麦克给黄渤。黄渤调了调麦克,得意的笑笑,张嘴唱了首张学友的吻别。一旁的小哥倒是会唱英文版本的,他弹起了吉他,给黄渤和起了声。

 

“卧槽黄渤儿唱歌原来是这么好听的啊?”红雷对着镜头把那双小眼睛蹬得圆溜溜的,赶紧掏出手机蹲在那录起了像,而这幅热闹的景象也吸引来了众游客的围观。

 

之后黄渤又唱了中文版的草帽歌,还有些其他诸如此类的,极具时代特色的著名歌曲,红雷也没忍住,跟着上去跳起了舞,游客们拍着手,将钱币掷入那纸盒子中,待分别的时候,小哥还分了些给他们以表示感谢。

 

“瞧,晚饭。”黄渤抖抖手中的零钱,得意洋洋的向红雷炫耀。

 

红雷掰着手指头算算,“可这点也吃不了什么啊。”

 

“要是自己做不就够了?”黄渤凑近了小声说,“我车上有锅。”

 

“操。”红雷赞美道。

 

他们去了当地的菜市场,还是不敢买什么鲍鱼龙虾,但也足够做上一桌有鱼有肉的晚餐。红雷觉得黄渤像极了哆啦A梦,有许许多多的小点子,知道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小事儿,他拿着一颗奇怪的植物跟红雷说,“这是茴香,但是这边的跟咱们不一样,咱们吃叶子,他们这边吃下面的根。”

 

————————

 

“黄渤儿……”红雷细细的嚼着这个名字,似是很感慨,他摇摇头说,“黄渤这个人,太奇妙了。”

 

————————

 

“哎你说,其实贫困夫妻也挺好的是不。”黄渤拎着菜,似是不经意的说,“虽然吃不起龙虾,喝不了法国红酒,但是俩人在一起,看看风景,买点小菜,也是愉快的。”

 

红雷当时只是使劲眨了眨眼睛,埋头走在黄渤身后,半响后才开口说,“我帮你拎那条鱼吧。”

 

————————

 

“我还真的没跟谁一起这样逛过市场,一起挑菜买菜,讨论晚上吃什么。”红雷抿抿嘴唇,“黄渤在说贫困夫妻的时候,特别触动我,我知道他早年很辛苦,我也一样,我们都是一路摸爬滚打上来的,我能理解,他对那种简单生活的热爱。”

 

面对镜头,红雷也就只能说到这里而已,他有更多的话在肚子里,却不能说给谁听。

 

在黄渤那样说的时候,红雷脑子里蓦地就浮现了画面,画面里有系着围裙做饭的黄渤,还有看着报纸等待开饭的自己。他扭头叫自己吃饭,他便小跑过去端菜,盘子烫得他一撂下就感觉搓自己的耳朵,然后被黄渤无情的嘲笑。

 

那一闪而过的画面太过于真实,连细节构想得完整,以至于那一瞬红雷看着黄渤都变得恍惚,仿佛他们真的是生活在一起的普通爱人,回家打开门还会有条柴犬摇着尾巴迎接……

 

————————

 

“黄渤,我今天很开心。”红雷吃着那条鱼的时候,突然语气认真的这样说。

 

黄渤楞了一下,随即说,“我也是。”

 

 

————————————————

 

【网友评论区】

 

NO1.妈的我都要弃了,还好坚持看了这期!甜飞我了啊啊啊!虽然我也不知道为啥,但是看着他俩日常唠嗑都觉得好看啊!!不刻意勾肩搭背也浪漫啊啊啊!我第一期还觉得辣眼睛现在已经觉得配一脸了是怎么回事!这对CP有毒啊啊啊!

 

NO2.哈哈哈节目组の逆袭,导演终于GET到影帝组“糙”的精髓了么,请保持!

 

NO3.我发现了,这个就是对每期以吃开始又以吃结束的CP。赌五毛钱录完节目俩人都胖十斤。

 

NO4.不知道楼上一群在高潮啥,那个街头艺人一看就是节目安排的群演,假得一逼。


NO5.之前觉得人设崩的就只有红雷,这期怎么觉得渤哥也开始崩人设了?车上带锅是什么鬼啊哈哈哈哈!

 

NO6.我仿佛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TBC————————

评论(18)
热度(71)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