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雷渤】逃到巴黎(下)

  • 下篇又名应该叫比比谁会说情话

  • 写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大家就乱七八糟的看吧【喂



蜜月应该怎样过呢,一般情侣也就是旅旅游,逛逛景点,吃吃喝喝,海景大床房,玩一天累得要死晚上洗洗澡还要做个爱。

 

“小渤,小渤。”红雷晃晃身边睡得快要冒泡的黄渤,他半裸的上身上还有自己昨晚啃的印子。

 

他小渤的睡眠不好,做完了便失眠了,红雷搂着他,小小一只的全都能抱在怀里,他的手一下下拍着他的背,像哄个孩子那样,嘴里念念叨叨,“哦哦,小渤,不怕哦,我们睡觉觉,一会儿就睡着……”

 

“你好意思么你,要不是你非得要做,我进屋躺床上就睡了。”黄渤开口损起了红雷。

 

“哎,是谁抱着我不撒手要来第二次的啊?”红雷捏捏黄渤的脸颊,指尖掐起一块软肉。

 

“那不是都精神了么。”

 

红雷没再让这个日常又无意义的斗嘴继续下去,而是突然开口问,“诶小渤你之前来过巴黎吗?”

 

“来过啊,你没来过?”

 

“啊,我也……来过。”

 

那没啥好逛的了。大傻尴尬地想。算一算他们有五天的时间,这假期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简直好比是过年了,但关于接下来的行程大傻有点无措。他本来想他们应该先去巴黎圣母院,然后去艾弗尔铁塔,

 

“那些地方就算了吧,人死多的。”

 

“啊?”

 

“不急,再睡会儿,晚上出去溜溜啊乖。”

 

 

红雷发现,自从黄渤来了,巴黎的景色就变得不一样了。有黄渤在,看一万遍艾弗尔铁塔红雷也觉得好看,在塞纳河畔走三个来回也不觉得累。他摇着头,晃着脑袋,感叹原来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嘟囔什么呢你!”黄渤拍了他一巴掌,红雷笑着接受这毫无力度可言的一掌,伸手一抓,把对方的手抓在手心,便不肯松开了。

 

“哎哎哎……”黄渤心虚了,挣着手,向红雷投向求饶的眼神。

 

红雷向来受不了小渤那样的表情,就算是在床上做到最酣的时候,小渤如果那样看他,他饶是千般不愿意也要停下来给他以喘息的。

 

于是红雷放开了他的手,指着还有些遥远的巴黎铁塔,“我说,看塔!”

 

巴黎铁塔的夜景,他们都不是第一次见,也都不敢再凑近看了,遍布世界的中国游客,和两张大部分国人都认识的脸。

 

他们远远的站着,黄渤还戴着帽子,借着路边的灯光,红雷能看到他小半张脸,夜晚微风拂过,一时间竟相对无言。

 

红雷的心情并不像夜晚那样平静,刚刚一路上与小渤一起走来的时候,他看着他小渤一身随意的打扮,晃悠在巴黎古老的街道上,手揣在兜里,哼着小曲走在前面给他留下一个背影,红雷的大脑就开始跟他丰富的情绪叫嚣了。

 

红雷小时候家境不好,受过不少苦,前半生用尽了力气追逐名利,等终于爬到了高处又猛然觉得世界也不过如此。

 

他不可避免的被黄渤所吸引。小渤实在是很有趣,他穿七千块钱一件的古奇,也穿四十块一件的T恤,他吃五百欧一顿的法国大餐,也吃六块五加两个鸡蛋的煎饼果子,他在舞台上摇曳生姿,也在卧室里抽烟喝酒,他说做人要有原则,又挠挠头说大傻子我们在一起得了。

 

大概对于红雷来说,黄渤过于有血有肉的真实感,太过于有诱惑力了。

 

 

生活落到最后,也不过是个人字。

 

 

黄渤还在那倚着栏杆吹晚风,目光远远的沉在巴黎的夜色中,帽子外的头发丝调皮得乱舞。

 

红雷觉得这地点这时机应该说点醉人的情话,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个遍儿,却只有几个剧本里零星的片段,他脸都憋红了张张嘴却只喊了一声“小渤儿……”

 

他不像黄磊那样骨子里带着诗和远方,红雷其实一点都不浪漫,不会说情话,甚至是不善于表达的,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让眼前这个人得知此刻自己满心快要溢出的爱。

 

“嗯?”黄渤回过头,看到红雷的眼睛没有眯起来,他板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皮肤都憋的发红。黄渤知道这家伙又开始感性了,他轻声问“怎么了?”

 

黄渤身后的铁塔带着明晃晃的光,把他的轮廓都模糊了。红雷没说话,看了黄渤有那么一会儿,似是在思考。他想也许要用星星来打比方,或者用大海,或者用什么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黄渤也不急,慢慢的等他嘴拙的恋人憋情话,并决定一会儿按所听具体内容适当编梗,以便在未来三个月内嘲笑。

 

“黄渤儿。”

 

他像他平时那样,用这个没那么亲昵的称呼叫他。

 

“嗯。”他应道。

 

“我爱你,黄渤儿。”孙红雷顿了顿,又补充道,“真的,我爱你。”

 

黄渤懵了。

 

年到了四十,大庭广众之下还会有鼻子一酸的情况出现,还真让人有点挂不住脸。

 

“大傻子。”

 

“嘿怎么骂人呢你。”

 

“说完了你就在那杵着啊?”

 

“啊?”红雷楞了一秒,然后反应过来了,他走过去,跟黄渤交换了一个短暂的,浅尝辄止的吻,就像那些欧洲常见的老夫老妻一样。

 

“我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花样儿来。”黄渤揉了揉自己还是发酸的鼻子。

 

“你行你来说一个。”

 

黄渤拉起红雷被夜风吹得有些冰凉的手,笑嘻嘻地说。

 

我们是逃到巴黎的囚犯。

 

 

 ————————END————————


评论(9)
热度(66)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