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雷渤】逃到巴黎(上)

  • 没别的,就是甜甜蜜蜜打打闹闹谈恋爱

  • 平行世界勿当真~

  • 看文评论的都是好宝宝~


他和他是去度蜜月的。不过嘴上可不能这么说,黄渤听到了是会炸毛的。

 

二月份年初的时候红雷就提过那么一次,他小渤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四月份的时候黄渤突然给红雷发了十几张巴黎的风景照,后边紧跟着一条三秒的语音,说觉着巴黎就挺不错的。

 

红雷反应了30秒,又琢磨了两分钟,隐约觉得他小渤是在说之前提过一起去旅行的事,但又不敢确定,抱着手机试探性的回了一句“那等你拍完戏的?”

 

“嗯。”

 

红雷收到后开心得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简直想迎着夕阳奔跑欢呼,在交往了近一年后,他们终于有机会能一起去旅行了,没有别人,就他们两个。

 

红雷想的是美好的,可真正实施起来却是困难重重,其中几次他都买好了机票,却无法赶去机场。等孙红雷的双脚真正踏在巴黎的土地上时,那种不安和忐忑依然没从心中消除。因为他的小渤还没来。

 

“又不拍节目又不演戏的,还不带助理,就咱俩人,你觉不觉得有点奇怪?”吃饭的时候黄渤眨巴眨巴他那下垂眼,语气柔软的说着,红雷便觉得自己再坚持下去就是任性了,于是他当时说“好,我改签一下,你在那先等我两天,踩踩点看看哪里风景好人还少的。”

 

当时说完大傻就后悔了,他放小渤一个人去巴黎嘚瑟,不放心呐。所以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他还是比黄渤早来了两天,他想着,要让小渤一下飞机就看到他。

 

 

时间可以有多漫长,大概只有等待恋人的人才能懂得。

 

红雷在浪漫之都法国巴黎,订了个豪华情侣套房却只有一个人住,看了八千遍艾弗尔铁塔,晚饭后再在塞纳河畔走一个来回,仍觉得这日子难熬的要命。他数着手指,盯着秒针,一点点算小渤的航班时间。

 

黄渤订了晚上十一点到巴黎的机票,可没成想因为天气原因,他的航班晚点,直到半夜三点才落了脚。黄渤寻思这也没啥不好,半夜机场人少点还方便些,再说了,大傻子也没来,他一个人玩,挺没劲的。

 

黄渤打着哈欠,大墨镜遮住疲惫的眼睛,眼角因为哈欠而渗出的眼泪都懒得擦,就这么一个人推着行李车在巴黎机场乱晃,走了十分钟后才发现自己走错了出口,挠挠脑袋转身再走回头路,还是撞见了认识他的人,跟人合了两张影,等出来被巴黎夜晚的寒风打个通透的时候黄渤才猛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

 

这次的行程他没跟助理交代,不,不光是助理,他跟谁也没交代,然而他自己……忘了订酒店。

 

黄先生生无可恋的推着箱子游走在巴黎街头,比起“狼狈”他更想用“潇洒”来形容自己此刻的状态,他朝着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店走去,并默默祈祷那里有会说中文的值班人员。

 

这感觉挺好的,黄渤想,他已经很久没这样自由的出行过了,要是大傻在的话,嗯……他不在。

 

“黄渤儿。”

 

法国路旁幽深的巷子里突然悠悠地传出一句东北味儿的中国话,还带着让黄渤不那么喜欢的儿化音。

 

红雷为这个与黄渤阔别三个月的重逢设计了很多场景,想让他一出机场就看见自己,无奈又感动的走过来拍拍他的背,或者转过一个街角撞到自己怀里,他还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sorry。红雷还想演一个白马王子,在他爱的人最需要他的时候意外的帅气登场,骑着健硕的骏马、或者开着拉风的轿车。

 

可实际上黄渤一回头,孙红雷裹着个军大衣,蹲在道牙子上,冻得嘶哈的,抬眼看黄渤,满脸怨念。

 

“哎呦卧槽!”黄渤吓得一蹦,浪漫与自由气氛全无。

 

“呦呵,你咋在这?我还以为这蹲个要饭的呢。”黄渤无视刚刚被他不小心撞到已经跑远的箱子,笑得双手捂着肚子无情地嘲笑他三月未见的恋人。

 

“你那什么破飞机啊晚点到现在?!啊?大半夜的还有人在那跟你合影我都没敢上前儿你知道么你!”

 

黄渤还是笑着,走过去拉起蹲着的红雷,“你几点钟来的啊哈哈哈哈,等多长时间了啊?”

 

红雷伸手一把抱住面前比他矮了一头的男人,脑袋靠着他的脑袋,语气还是骂骂咧咧的,“黄渤儿,我等了你有三年了。”

 

黄渤下意识挣了一下,随后又想到,这是远在两万八千公里外的巴黎,是接近破晓的凌晨三点半,是无人问津的空旷街道,足够他们放肆地拥抱。

 

于是黄渤放松一靠,“去你的,你剧组那边刚杀青,顶多他妈来了两天。”

 

“哈哈哈哈,但我感觉就是有三年那么久了。”

 

头埋在军大衣中的小渤没抬头也没再贫,耳朵尖倒是红了。


————————TBC————————

评论(13)
热度(69)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