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沸点》之萝卜番外——谎话

  • 小猪在我笔下莫名都带着点苦情

  • 我觉得在这篇文里小猪和渤之间还是偏向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

  • 原文设定一样,加上了叉子的徐黄番外背景。

  • 基本是按照原剧情换个视角写了篇流水账【划掉

 

Z街那家成人用品商店的小老板是个奇妙的人,千里迢迢的从台湾跑来就开了这么一家店,年纪看起来很轻实际都快奔四张了,平时坐在店里像个宅男似的打游戏,消息却很灵通,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然而稍微熟悉一点的人就会知道,这也是根老油条。

 

从小猪的嘴里听不到一句真话,这是黄渤最早对小猪的评价。

 

小猪当时听了就是笑,鹅鹅鹅地那么笑,“我对渤哥你倒是真没怎么说过假话。”

 

“你瞅瞅,这意思就是还是说过。”

 

当然是说过的。

 

人嘛,总是需要些谎言来维持一些东西。

 

 

小猪是黄渤的闺蜜来着,所谓闺蜜啊,就是认识得时间超久,俩人凑在一起干不了什么正经事,除了吃饭,一般没麻烦时候他不来找你,黄渤慌慌张张的闯进来的时候就是需要小猪鞠躬尽瘁的时候了。

 

对于这事小猪没有什么抱怨,他挺开心的。这条街上坏人不少好人也不少,他一般持中庸态度,少有像黄渤这样让他倍有好感甚至是带点崇拜之情的。

 

黄渤头一回走进店的时候穿着风衣,一走就带风,往吧台一趴往下一扒拉墨镜的样子像极了特工,他眼睛滴溜溜转着,不着痕迹的跟小猪说“你瞅门外边那个一身腱子肉的,他的活儿我不想接但是又怕挨揍。”

 

明明挺怂的一句话,硬是让他说得理直气壮。

 

小猪好笑的看他,“所以嘞?”

 

“你这儿有没有后门让我溜一下?我就住隔壁那栋楼,改天请你吃饭。”

 

小猪耸了耸肩膀,“里面就一个小窗户。”

 

黄渤焦躁的手指扣了扣桌子,走到展柜旁洋装挑选玩具,随手拿了一样又走回吧台,“诶,那这样好不好,我钥匙给你,二十分钟后,你到我家,敲门,装我男朋友,懂么?”

 

“……仙人跳?”小猪想了想才找到合适的词。

 

“挺上道啊小朋友。”

 

“哥,第一呢,我都三十了,不是小朋友,这第二呢,我还要看店子诶。”

 

“哎呀!我给你报酬好不好,我答应了才知道这位是个玩重口味的,会死人呐大哥,求你啦帮个忙……”或许是当时黄渤表现的真的很焦急,又或许只是单纯的出于好玩,总之小猪最后是答应了。

 

“震动肛塞一个,四百二十九块谢谢惠顾~”

 

“我靠这么贵!”小猪无辜的眨眨眼睛黄渤就败了,得,谁让他有求于人呢。“行行行,给你五百块别找了,十九层,房号钥匙上有,二十分钟,一定要来啊!”

 

后来小猪想起这件事还感叹过,那是他唯一一次能理直气壮的说“他是我的”这句话,也是唯一一次正大光明的亲吻他渤哥,尽管那人走后他肚子就挨了一拳。

 

黄渤挣开小猪揽着他的手臂,系上浴袍带子抬起一只脚踩到床沿上,手往浴袍下摆探去,龇牙咧嘴的抽出了那个刚刚从小猪那买来的震动肛塞,关了开关随手就扔床上了。

 

刚入行不久的小猪见这场面没忍住红了一张脸,一些不好的想法就窜上来了,但是他没有买MB的习惯,想着自己要在这条街扎根,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交个朋友算了。

 

抉择只在一瞬间,从那一秒开始小猪和黄渤之间便注定了与情爱无关。

 

尽管心里时不时的还是会有念想,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条街上看得多了,对性这件事就变得习以为常,反而没什么渴望感可言了。

 

黄渤和小猪吃饭闲聊的时候说自己家好像是办公室兼旅馆,反倒是小猪的店更像他家。害得小猪心跳漏了几拍。

 

“就冲渤哥你这句话,我要把这儿开成百年老店!”

 

他渤哥平时会跟他聊很多,黄渤总是可以把一件普通的事情讲的很有趣。他会跟他吐槽最近遇到的奇葩客人,跟他八卦前后的邻居,后来小猪又开始听他渤哥的恋爱烦恼,关于一个他觉得渣透了的男人。

 

也是从那时候起小猪开始对他渤哥说假话了,开始的时候是“你终于找到归宿了我好替你开心哦。”后来是“酒吧那么忙你不用特意来看我。”最后变成了“他心里肯定还是有你的。”

 

黄渤还是被男友……啊不,前男友给伤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不知为什么小猪翻来覆去难以入睡,他起床来喝水,拉开帘子看到自家店外有个身影在徘徊,小猪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渤哥,几乎是一瞬间小猪就意识到黄渤和那个管他是叫肖潘还是徐峥的家伙完了。

 

他小跑过去打开门,黄渤一瞬间露出得救般的表情让小猪产生了此刻不该有的窃喜。

 

他把黄渤让进来,帮他卸掉一身的风雪,给他递上热可可,跟他一起坐在沙发里听他随便说什么,他说今晚雪真大,他说我忘带钥匙和钱了还好你一直在这儿。

 

最后说得俩人都犯困开始点头了,他渤哥身子一歪,毫无防备的靠着他肩膀说“我本是想认认真真好好谈个恋爱的。”

 

小猪想,能上渤哥床的人有很多,但能听到他这些话的只有自己,虽然中间也有过别人,不过终归还是自己。

 

 

他渤哥身上有种吸引人的气质,只是每天站在街角,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和麻烦被吸引而来,有时候是好解决的小事,有时候也会是难对付的老狐狸。

 

黄渤遇到个大金主,那阵子请小猪吃饭都往星级酒店里钻,小猪说这不是有钱没地方花的任性富二代就是另有目的的老人精。

 

“你说我呐?”

 

“哎呀不是啦,渤哥也很聪明啦,我是说你有没有把握斗得过哟。”

 

“哪儿那么多要斗的。”黄渤埋头掰着螃蟹。

 

“渤哥是不是又要谈恋爱了?”小猪笑着看黄渤。

 

“不会的。”黄渤说,“这个人不一样。”

 

 

小猪多数时间仍是看着,渐渐就入了冬,为了保暖店门口的小拉门总是拉上的,里外的冷热空气一交加,玻璃上就凝上了若隐若现的冰花,虽然有固定金主但仍是自由身的黄渤偶尔会搓着手从门口经过,往里面走,那就是带不想去家里的客人到里面找小旅馆了。

 

黄渤也有揽不到客的时候,大冬天的穿的又少,站在路旁直搓手,小猪看不下去了便会拉开条门缝喊“渤哥!”黄渤跑来了,他便说,“别等啦,要不今晚卖给我吧?”

 

“去你的!来来赶快让我进去暖和暖和!”黄渤只当小猪是在挖苦他,又或者说,是装作。

 

黄磊果然应了黄渤所说,一直都没有用“恋人”的名义束缚黄渤,他把俩人的关系微妙的掌控在互留余地的程度,然后用温水煮青蛙般的方式来慢慢酝酿。

 

于是小猪好笑地看着黄磊的计谋被一个突然闯入的傻警察搅和的一团糟,简直有幸灾乐祸般的快感。

 

小猪见过几次黄磊,衣冠楚楚,名贵的西装与讲究的发型,手腕上的表快赶上小猪半年的营业额,太过于闪耀了以至于在见到孙红雷时小猪差点笑出声。

 

他那样担心他渤哥会被那个黄磊生吞活剥,结果这么一个人竟然输给了红雷这个大脑皮层没什么褶皱的家伙,鹅鹅鹅鹅鹅,太好笑了,跟胡思乱想的自己一样好笑。

 

大概一个人真心的喜欢上另一个人的时候,在那个人面前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会截然不同。

 

面对孙红雷,他渤哥是易怒的,是易燃易爆炸的,是别扭的,是褪去了圆滑青涩的。

 

孙红雷那样死缠烂打的说喜欢他,他就毫无条件的坚信不疑了。

 

小猪觉得他渤哥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摸爬滚打染了一身风尘气,可眼睛是亮的,八面玲珑却又很容易被吃干抹净,他明明看遍了世间冷暖却还是像孩子般相信美好。

 

有这样的人在世界就不会太糟糕。

 

啊,现在这样的人,要是别人的了。

 

在那次枪击事件后,他渤哥久违的来到他店里,甩着钥匙若有若无地跟他炫耀的时候,小猪简直想祈祷孙红雷尽早的做点什么蠢事惹他渤哥生气,气到吵架摔门而去才好,这样他的沙发和热可可才有继续存在的价值。

 

“不过我还是希望渤哥能幸福啊~”

 

小猪把他卖得做好的三五件小玩意打包成了一个小礼包,偷偷送给了孙红雷。

 

 

以这一次他说的不是谎话。

 

 

————————END————————


评论(10)
热度(76)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