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萝卜】乡愁

  • 这是架空!是架空!是架空!

  • 不要上升到真人

  • 一个奇大的脑洞,写的时候几乎是一气呵成

  • 不是甜文,结局……总之慎看慎看!

  • 其中关于诗歌部分只是为了带感,没有其他深意,勿要探究~


不管你信不信,小猪罗志祥确实和神仙谈过一段时间的恋爱。

 

在他二十六岁那年,有机会放了个长假,于是小猪说,我想去大陆旅游,到处看看。他只背了个登山包就走了,连相机也没带。

 

大连在他的行程表中是偏后的,他已经逛过了北京的胡同,上海的弄堂,成都的小巷和西安的城墙。

 

到了大连,小猪想,“我应该去看看海。”在他的家乡,海不是个稀奇的东西,想看就骑上机车,骑一会儿,总能看到的。

 

小猪就是那个时候认识黄渤的,当时他还没有名字。

 

黄渤是个守海人。

 

孤独,沧桑,寡言……虽然小猪很想用这些词来形容啦,不过事实上是完全相反的。他的渤哥是个柔和的,有趣的,喜欢恶作剧的人……哦不,神仙。

 

当时小猪坐了好久的车到了黄渤海分界线,爬上山交了门票钱,进去发现什么都没有,就一个破灯塔,周围围了圈破栏杆,幸好壮观的自然景象足够抵消小猪的抱怨,他站在山尖上,抻长了脖子眺望,两片海洋相接,颜色截然不同,滚滚的海水却又是融合在一起的。

 

小猪贴着栏杆走了很远,走到连游人都没有的地方,发现贴近海洋的山脚下,有一个小木房子,房子旁一块大石头,被海水重刷得光亮,看上去很适合坐上去休息。于是小猪趁着售票人不注意,翻越了栏杆跳了下去,顺着石头一点点,一点点爬下去,直到坐上那块石头。

 

“这里的视野好多了诶!”海风拂面,小猪闭上了眼睛,感觉异常地舒适。他在那里坐了很久,甚至掏出了来之前买的简易钓竿钓起了鱼。

 

然后突然有个人从海里冒出了头,他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额头上,赤裸着上半身。之前完全没看到海里还有人在游泳,而且他也没带任何潜水设备,出现的太突然了以至于小猪以为自己钓上来了一条人鱼。

 

在西方神话里,人鱼是要吃人的。

 

“救命啊!!!”小猪扔掉钓竿转身就要跑,鞋却陷进了沙子里,脸着了地。“啊啊……不要吃我啊!非要吃的话请你只吃胳膊吧!我跳舞很厉害的,没有脚就太可惜了!吃手臂也请只吃左边的,右手还要用来写字……”

 

“神经病啊!”那人一步步从海里走上来了,“看来老天爷还是公平的,这么帅一张脸,脑子却有毛病。”小猪才看到他下半身不是鱼尾,而是双腿……额……裸着的。小猪连忙转过头,心想“哇塞大陆人这么开放的。”

 

那个人是拎着一个袋子上来的,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了什么。他大方往石头上一坐,把袋子放到腿上,检查其中的东西。

 

小猪凑过去一看,有贝壳,有海螺,有蛤蜊,甚至还有鲍鱼。

 

“嘿,你要不要一起吃?”

 

小猪留了下来,为了鲍鱼。

 

 

这个人过的好像原始生活样的,木屋里没有电,更没有灯,天黑了他们就盘着腿坐在沙滩上,支起篝火烧一口破锅,海鲜在里面咕噜噜的相互碰撞出让人流口水的声响。

 

小猪出来旅行三个月来头一个没有手机可用的夜晚,也是头一个住在海边的夜晚。

 

“看你那样,没吃过海货是怎么着!”那人毫不客气地嘲笑埋头啃鲍鱼的小猪,而小猪,连还嘴的工夫都没有。

 

鲍鱼很好吃,夜空里的星星很明亮,身旁的人……笑得超可爱。

 

“你是谁啊?为什么一个人住在这里?”吃饱喝足的小猪胳膊腿一伸,大字型躺在了沙滩上。

 

“我是守海人,专门守着这片海的。”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眺望着远方,神色中充满堪称“慈爱”的情绪。小猪知道他是在看眼前的海。

 

“诶?上边那个,门口的那个人,不是灯塔里守海的人么?”

 

“那个?”他噗嗤一下笑了,“他就是个卖票的。”

 

“那你在这里住,捞鱼吃,还裸泳,他不管的哦?”

 

“没事。”他轻轻地说,“他看不到我。”

 

“你是神仙哦他看不到你哈哈哈!”小猪被自己的话逗笑了,捂着肚子打滚。

 

身旁的人笑着应,“对,我就是。”

 

小猪想,这人真是奇怪。

 

 

在小木屋的地板上住了一夜,第二天是被从窗子里钻进来的太阳晒醒的。醒的时候那人已经不在了,他出门去找,想喊他的名字,才发现自己昨晚根本就忘记问了。

 

不过他很快就看到他了,还是在海里。他仰着躺在海面上,慢慢地挥动胳膊,像只鱼一样自由自在。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这么热爱大海呢。

 

小猪觉得自己来到这海边后就精神不正常了,疯了,被施咒了。否则他怎么会完全不想离开这个只有海和木屋的地方,否则他怎么会不顾一身刚换的好衣服直接扎进了海里。

 

他游啊、游啊,想追上那个在海里都玩起了打转儿的人,却发现那边太深了,他根本不敢过去,于是他扑腾着,手使劲拍着海水击起一层层浪花,他大声的喊着:“喂——!喂——”

 

那人以为他溺水了,一个翻身猛扎进海里,几乎是一瞬间,至少罗志祥是这么觉得的,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自己身旁,一把抓住他乱拍水的手,挎到肩膀上就带着他往回游。那神色凝重,以至于罗志祥都不好意思张嘴说自己压根没溺水了。

 

“你是不是傻啊你!水性不好还去那么深的地方!”他有点累了,坐在沙滩上喘气。

 

小猪也呼呼地喘着,可眼睛离不开身边的人了。他跟他说,“我想叫你,可却不知道你叫什么。”他把他的渴望写在了脸上。

 

“我没名字。”他没看小猪的眼睛,说话的语气明显想把这个话题躲过去。

 

“怎么会没名字呢!”小猪激动地坐起来,可港台腔还是让他的语气显得有点弱。

 

“真的。”他转过头来对上了小猪的眼神,真挚的让人无法不信。

 

小猪想起了他头一次见他,是凭空在海里出现的,想起了他无需任何辅助的超高水性,想起了他说“对,我就是”。小猪觉得自己像是推开了一扇大门,门后是五彩斑斓的童话世界。

 

“叫黄渤吧。”小猪突然说。

 

“啊?”

 

“你看,这是黄海,”小猪伸手一指,“这是渤海。没有姓渤的,就只能姓黄咯。黄渤,蛮好听的,渤哥!”

 

然后罗志祥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让他叫自己小猪就可以了,他嘲笑他说一个人却起了个猪名字。

 

黄渤莫名其妙的就有名字了,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个人天天喊。

 

“我说你不打算走啊?”黄渤坐在自家门口扇着扇子,罗志祥坐在他旁边,一样的动作,一样扇扇子的频率。“你这张门票可买的太值了。”

 

“我家那边也很多海,在这里能让我想起我的家乡。”罗志祥闭着眼睛享受日光浴,住在这里几天,猪更黑了。

 

黄渤晃着脑袋,悠悠说道,“  小~时~候~啊~,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什么鬼啦!渤哥你用的地方不对啦哈哈哈!”

 

————————

 

小木屋从一个人住就这样自然的变成了两个人住,小猪每天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醒,然后跑去海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扯嗓子大喊。

 

“渤哥——!渤哥——!渤哥渤哥渤哥!”

 

有的时候是立刻,有的时候是要过一会儿之后,黄渤从海里冒出头,或者沿着沙滩走过来。他也喊着。

 

“诶——诶——诶诶诶诶诶!”

 

————————

 

小猪原来都不知道神仙是这么接地气的哦。

 

“渤哥,其实我也不是一般人。”小猪认真地对黄渤说。

 

“嗯?”

 

“我上辈子是一只八爪鱼。”

 

“好好好。”

 

“真的啦,有八个爪子,身上总是滑溜溜的那种。不信你摸摸。”小猪拉起黄渤的手,探进裂开的衬衫中,按上自己黝黑发亮的胸膛。

 

他当然是胡诌的,目的就是调戏而已。

 

黄渤的手按在他的胸膛上,强而有力的心跳透过肌肉传到黄渤手心里,连汗都渗了出来。

 

黄渤有些慌张的抽回了手,一句话没说。

 

于是他就错过了小猪接下来更剧烈的心跳。

 

 

————————

 

小猪发现,大概卖票人是真的看不见他们的。他们大晚上的乱还乱叫没人管,篝火烧柴也没人管,钓鱼捞虾更是没人管,于是那天小猪也“嗷~”地叫了一声,脱掉内裤噗通扎进了海里。

 

罗志祥的心里漾着喜悦,他说不上自己为什么这么开心,只有他看到了他的渤哥,只有他发现了他,别人看不到他,他只有自己。

 

 

也许是他水性有所长进,又或许是他渤哥让着他,他时不时的可以游到黄渤身边了。

 

他追上黄渤的时候,黄渤正想翻个身变成仰泳。脚丫子在水底擦过罗志祥的下身,楞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了。

 

“变态啊你。”黄渤放直了身体踩水,笑着,嘴里却不会轻易给好话。

 

罗志祥微微低着头,咬紧了下嘴唇。他不像以往那样回击回去,这次他觉得自己没法子回击。

 

谁叫他硬了。

 

黄渤看他这样,犹豫了一下,又伸脚丫子去探,然后噗嗤一下子笑了。他游过小猪身旁,贴着他耳朵笑话他。

 

“你这是干嘛?想日大海啊?”

 

黄渤哈哈哈地笑着,一路游回去了。

 

小猪在原地望着黄渤,心里嘟囔,“你不就是大海。”

 

 

黄渤明白,他其实什么都明白。可他没有态度,这个让小猪很慌。

 

他像个没事人一样问小猪今晚是想吃龙虾还是想吃鲍鱼。

 

“吃你啦!”小猪耍性子一样,自暴自弃的说。

 

“吃我等会儿的,先喂饱了胃再说。”黄渤自然而然地说着,转身去生火了。

 

小猪的眼神唰一下子就亮了。然后那天晚上,吃完了饭之后,小猪拉着黄渤的手,在夜空的繁星之下,吻了他渤哥带着海水味道的嘴唇。

 

 

罗志祥恋爱了。跟一个神仙。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让罗志祥后悔的话,罗志祥可以说出两件。

 

第一件是为什么那天晚上他纯情无比的只亲了一口。

 

第二件是为什么要为了买个戒指还是项链之类的什么小东西当定情信物而跑去城里,又干嘛要顺手给手机充了电。

 

 

他的假期早就结束了。单位催命一样,家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渤哥……我……”小猪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渤哥开口。“我……”

 

“去吧。”他完全看透了自己的想法,他只是说,“我一直住这儿。”

 

 

小猪在大陆待了六个月,才回去。

 

等踏上家乡的土地时,他神都散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再上班。

 

家人看着他天天萎靡不振,问起来,他便说他爱上了大海,想念大海。

 

台湾不是有很多海么。

 

小猪趴在桌子上,困得要死,又睡不着,就闭着眼睛一遍遍念叨,“不知道从台湾海游过黄海到渤海,要用多久。”

 

一个月后,小猪把工作辞掉了,跟家里人商量,想去大陆谋生活。妈妈抚摸着他的头发,说那下次我要见到笑着的你。

 

 

小猪下了飞机后等不及堵车,租了个观光用的双人自行车,一路飞骑,骑得要飞起来。

 

他交门票、爬山、翻过护栏、跑下山坡。

 

“渤哥——渤哥——渤哥渤哥渤哥!”

 

没有回响。

 

小猪甩开背包,穿着鞋一路带着海水往深处跑。

 

“渤哥——渤哥——渤哥渤哥渤哥!”

 

“诶——————!”黄渤靠在木屋的门口,好笑地看着海里浑身湿透的小猪。

 

黄渤平时总是穿着阔腿裤,裆快耷拉到脚脖。上身是有点紧的白色T恤,胸肌和手臂肌肉特漂亮。

 

小猪不顾自己一身的水,一把抱他渤哥抱在怀里,温热的身体让他开心得不觉得真实。

 

“渤哥。”他在他耳边说,“我来吃你了。”

 

 

小猪原来都不知道神仙也是会做爱的。

 

夜晚的海寂静,小木床吱嘎直响的声音顺着海风,飘到很远,很远。

 

他渤哥骑在他身上,被他抱在怀里,鼻腔里哼哼地,搂着他脖子说真是喂鲍鱼喂多了。

 

 

然后日子又跟以前一样了。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多了一项运动,在很多可选择的地点。

 

比如那块光亮的石头上,比如沙滩上,比如海里。

 

他渤哥脸皮薄,可不好意思,坚持这样的活动除非在室内,室外的话一定要在夜晚进行。可夜晚的海水凉啊,撞碎了一片映在海里的星星,也没给四肢带来一点暖意。

 

黄渤冻得直哆嗦,哆嗦也都射出来了。

 

 

 

这个故事是在哪结束的呢,是在一个没有任何不同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上。

 

小猪像往常那样,睡醒了去海边练嗓,他喊。

 

“渤哥——渤哥——渤哥渤哥渤哥!”

 

没人应。

 

“渤哥——渤哥——渤哥渤哥渤哥!”

 

“渤哥——渤哥——渤哥渤哥渤哥!”

 

小猪慌了,一头扎进海里。他这辈子也没游过那么远,更没潜过那么深。

 

太阳挂在了正中,又滑了下去。连个影子小猪都没看到。

 

哦对了,他渤哥是神仙,不一定趁着他睡觉去哪儿了,可能回来的路上耽搁了。

 

小猪躺在沙滩上休息了一会,直到浑身都被海风带走了温度,才架起火,煮了锅鲍鱼。

 

一周,黄渤还是没回来。

 

小猪想自己可能是太缠着他了,要的太多了,扰乱了他的……嗯……修为,对,修为。所以他才耍脾气逃了。

 

真是的,以后什么时候做都他说了算好不啦。

 

 

一个月后,小猪报了警,警察过来检查了一通,最后说是意外溺水,在海边钉了个牌子,上面写着“禁止野游”。

 

气得小猪把牌子砸了个稀巴烂,那帮子警察根本不知道这海里有神仙。

 

 

小猪守了三个月,还是没等到他渤哥。他想该回家一趟去看看妈妈了。

 

收拾完东西走到出口的时候,卖票人难得清闲。看到了小猪,拉住他问,那个原来住在下面房子里的人是不是死了。

 

“你看的到他?”

 

“啊?”

 

“那个房子里没人住!”小猪说。

 

“什么啊,那明明住着老黄家的独苗……”

 

“我说!那里!没人住!也没人死!”小猪盯着卖票人的眼睛,“真的。”真挚的让人无法不相信。

 

“嘿……见鬼了……”卖票人挠了挠脑袋。

 

神仙不会死,他渤哥是化作一条鱼,归海了。

 

 

小猪回台湾住了一阵,在家里窝着皮肤很快就白了些。

 

他去买菜,回来的路上听到楼下辅导班的孩子们咿咿呀呀的在念。

 

“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

 

 

现在啊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END————————


看到有的人没有GET到,好像是我文中表述得不够清楚,那就再简单说两句。

其实小渤根本不是神仙的,他是在骗小猪,用一种浪漫的说法来解释自己与社会的格格不入。

开头他说卖票人看不到他,但最后卖票人不仅是看得到他的还知道他的身世。所以最后小渤就是真的……

小猪也知道,但是他不想那样想,宁可固执得相信小渤是神仙,只是暂时离去。所以这是一个伪童话。


想写像少年派那样,两个故事,有表层的奇幻和深层的残酷,看你更愿意相信哪一个故事。



评论(13)
热度(61)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