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雷渤】沸点(14)(完结)

  • 完结撒花~~~感谢一直追这篇的小伙伴,你们都是小天使!

  • 还会有两个番外,一个雷渤的婚后【误】生活,一个管渤的第一次

  • 不过番外什么时候写就不知道啦,总之先过年23333


14.

 

天刚刚亮起来,晨光还没照进病房,王迅就打了个哈欠。

 

昨晚他下了班就直接来医院看望红雷,结果发现医院里居然只有红雷一个人,难免要多嘴问上一两句,这一问,红雷拉着他絮叨了一宿,从咋认识的黄渤到他们高中什么年级五霸,再到他大学学长黄磊的传奇事迹,现在终于讲到了黄磊和黄渤不得不说的二三事,跟怨妇一样一个劲儿的向王迅哭诉自己被黄渤甩了。

 

“迅子我心里苦啊,从大学时候我就基本没赢过磊磊啊,你看,磊磊脑子比我聪明吧,侦查比我厉害,枪法也比我准,比我会赚钱眼睛也比我大……”

 

“那人家渤哥也没说要跟黄磊私奔去啊。”

 

“还用说吗?你看小渤把他充电宝都拿走了,就连剩下那半包烟都揣走了,啥都不剩了啊迅子。这天都亮了也不见人影,肯定不回来了,这你们再把Z街一查封,我又找不着他了……”红雷碎碎念地说到最后,冲王迅露出了无比委屈的脸。

 

“这咋还怪上我们了?!早知道这样你还放他走干嘛啊?”王迅表示这锅太大了,我们不背。

 

“小渤的幸福我哪能随意替他决定。”红雷耷拉着脑袋,“不过,我还是会给他和磊磊送上祝福的……”

 

“孙红雷你丫有病吧!”黄渤推门而入,“大早上的不睡觉嘟囔什么呢,走廊都听着了。”

 

“哎呦喂渤哥你可回来了,我要被他磨叽死了。”王迅像抓着救星一样,跑到黄渤身边,“你快告诉他你不跟他分手,要不他都该哭了。”

 

“哟呵?”黄渤挑挑眉,脱掉厚重的羽绒服外套,“分手?咱俩还有这事儿啊红雷?”

 

胡说八道被正主逮了个正着,红雷自知理亏,缩回了被子里。

 

“行了王迅,别瞎操心,我俩感情好着呢,赶紧回家睡一觉去吧。”王迅听到回家二字顿时乐得合不拢嘴,拍拍黄渤的肩膀然后火速跑了。

 

黄渤在红雷旁边拉开凳子坐下,随手拿了一个橘子剥,剥好了,拿起一瓣,红雷以为是要给他的,赶紧抻脖过去张开嘴,结果黄渤拿着橘子在他眼前一晃,扔进了自己嘴里。

 

“其实不是我乱说,是迅子自个以为咱俩早在一起了,我这不是忙任务,也没跟他解释……”

 

“那就别解释了。”黄渤牙齿间叼着一瓣橘子,含糊不清的说,“反正结果没差。”

 

突然毫无征兆地收到了黄渤拐弯抹角的别扭告白,红雷看黄渤装着不经意地专心玩齿间的橘子,不禁笑得有些宠溺,“我还以为,你跟磊磊……”

 

红雷的话被黄渤堵住了,那瓣儿橘子被推到了红雷的口中,同一条灵活的舌头一起。这个吻是温柔的,带着橘子香,带着属于黄渤的柔软的倔强。

 

黄渤是从椅子上站起来吻上去的,吻着吻着就顺势坐到了床边,红雷更容易揽他在怀中,察觉到对方的气息乱了,黄渤才微微侧身分开。

 

“哪儿那么多屁话。”黄渤把手里剩下的橘子都塞进了红雷嘴里,“吃橘子。”

 

“橘子真甜。”红雷美滋滋的咂摸着,他与黄渤离得极近,是呼吸都会缠绕在一起的距离,下意识的说话都变得轻飘飘的,再普通的一句话此刻都像是调情。

 

许是不习惯这样的气氛,黄渤面对红雷那双不大却深情凝视他的眼睛不知如何是好,竟像个少年似的青涩。黄渤似乎想努力找点什么话,比如骂两句孙红雷臭不要脸,但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又被红雷索要了一个绵长的吻,最后被吻得浑身发软。

 

这家伙,那种事那么擅长,接个吻居然这么纯情。红雷好笑的亲亲黄渤通红的耳朵,“Z街在风口浪尖了,搬去我家住吧?”

 

 

 

红雷没用几天就出院了,局里很照顾的多给了七天假,红雷正好利用这个时间,帮黄渤搬了家。

 

最后东西都搬完的时候黄渤去找了小猪,小猪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抱怨倒闭了太多家夜总会,虽然自己是正当买卖,但也没生意可做了。

 

“渤哥你还敢回来,这阵子这么紧还是躲着点好。”小猪担心的说。

 

“我不干了。下岗了。”黄渤甩了甩自个的新钥匙,用来开红雷家门的。

 

“啊?!你真的跟警察跑啦?好可惜哦,到最后也没给我排上一晚。”

 

“你呀……”面对小猪常玩的梗黄渤甚是无奈。

 

“好啦,开玩笑啦,知道你这回认真的。要幸福哦渤哥,我会送你们小礼物的鹅鹅鹅”

 

“不,这个就免了……”

 

 

黄渤和红雷就这样正式同居了,红雷觉得,黄渤搬来住的第一天晚上,简直就像是洞房花烛夜一样让人心潮澎湃。要不是黄渤做了一桌子菜,他觉得晚饭都不应该吃。

 

黄渤好笑的看着红雷飞速扒拉饭,他那点小心思被黄渤一览无余,黄渤想难得自己还特意想营造个温馨的气氛。

 

这家伙从高中起就是这样的,情绪都写在眼睛里,黄渤记得很清楚,他与自己一起潜入办公室往老师茶杯里加辣椒的顽劣,他皱眉看自己被隔壁班女生塞情书时的不爽,还有他又想靠近自己,又怕泄露秘密,喜欢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样子。

 

那时他还会时不时的去红雷家过夜,没想到,绕了一大圈,还是同他睡到了一张床上。

 

好不容易解决完晚饭,红雷一把捞起还准备穿围裙刷碗的黄渤,“我的祖宗诶,那个留给我明早刷成不!”

 

“这猴急的,没上过是怎么着。”黄渤躺在红雷家的双人床上,触感有些陌生,却也是舒服。

 

“那能一样嘛。”红雷把黄渤米白色的毛衣推起来,一路褪到胳膊肘,埋头啃吻起黄渤的脖子,低声笑道,“这次不用给钱了呀!”

 

红雷又堵住了他的嘴唇,医院那天后他似乎就爱上了接吻这项运动,时不时的就要偷几个。黄渤被吻得上了头,甩开自己的毛衣,忍不住伸手帮红雷脱起来,边脱还边在他还不错的身材上揩油。

 

俩人正烧得干柴烈火呢,黄渤手机响了起来,没人管它,就一直响个不停。黄渤实在被吵烦了,抓过手机一看,是他以前的某个客人。

 

这段时间虽然他已经将自己下岗的事情告知了所有常客切断了联系,可还是有不少他不记得的人时不时会打进他的电话。

 

黄渤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说,“不干这个了!以后别特么打了!”说完也不听对面说什么,直接挂掉继续抱住红雷,挺着腰的磨蹭俩人的下体。

 

对方锲而不舍的把电话又打过来了。

 

“操!”黄渤和红雷几乎同时爆了一句粗。

 

谁在这个当口被打扰了不急啊,红雷捞过电话直接张嘴开骂。“你他妈谁啊,告诉你别打了听不懂啊?啊?我是谁?”

 

黄渤只听红雷气运丹田对着电话大吼了一声,“我是他男人!”

 

好事被搅和了,想想黄渤跟自己都拍拖了后屁股还跟着一堆叫不上名儿的男人,红雷泄气地翻身大字型瘫到一旁。

 

他盯着天花板说,“小渤,有时候我会想,要是当年我们都挺身出来咬死了说人是我们一起揍进医院的,没人领头,是不是最后也不会杀鸡儆猴的让你被开除了?然后你是不是,就不能一步步遭那个罪去了。”

 

那年红雷握着学校栅栏,黄渤那边的声音向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样缥缈,“大勇还得上大学呢,强子辍学得被家里打死,你,不还想当警察呢嘛,不考个警校怎么当?我没事的,想唱歌,在哪儿都能唱。”

 

“要是都被开了,你就穿不上现在这身衣服了。”黄渤翻身来看红雷。

 

“那就不……”

 

“不当警察你可就遇不到我了。”黄渤扯了扯红雷的脸颊肉。

 

“不对……诶?好像也对……这是怎么个因果关系来着?哎我让你绕懵了。”

 

“红雷。”黄渤趴上红雷的胸膛,抽出手机卡举到红雷眼前当着他面咔嘣一下掰断了。“明天我就去换个手机卡。”

 

然后他拉着红雷的手重新放到自己身上,撑起胳膊给红雷看自己一身白花花的肉。

 

黄渤从红雷黑色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便觉得心里的那层水又开始咕嘟咕嘟冒泡了。自己这壶水啊,指不定什么时候被烧开的呢。

 

 

“从今天往后,我身上不会有你以外任何人的痕迹了。”

 

 

红雷后来说,那是他从黄渤口中听到的,最浪漫的一句情话了。

 

 

 

 

————————END————————


评论(18)
热度(94)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