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雷渤】沸点(2)(警察X MB)

  • 这种设定真的避免不了OOC啊_(:з」∠)_

  • 我也猜不透接下来的发展了呢,嗯。



2.

 

红雷晚上是一路走回警局的,大半夜的,没地铁,身上又没带钱,只好顶着阵阵寒风哆哆嗦嗦的往回蹭。

 

夜晚的行人少,车也少,宽敞的大马路任红雷画着圈地走。一边走着,这脑子就胡思乱想起来,孙红雷发现自己怎么也没办法把思绪从刚刚见的那人身上抽出来。一些本以为早就忘记了的陈年旧事一件件涌上脑海,难得的让他感到有些惆怅。

 

当年黄渤在他们学校是小有名气的人,本就因为打架斗殴恶作剧闹得人人皆知,外加人讲义气会说话,向来男人缘极好,然而额在学校的元旦晚会上唱了一首再回首之后,女人缘也莫名的好起来了。

 

不过也是,红雷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黄渤这家伙虽然长的没他帅,但性格上是充满了闪光点,要不自个为啥稀罕他。

 

黄渤有事找红雷帮忙的时候,红雷经常臭不要脸的把脸一伸,“哎你亲我一口,亲我一口我就帮你。”黄渤也闹着玩的亲过他脸颊,每次红雷心里都跟开了花似的,脸上藏都藏不住。

 

直到后来有一回黄渤跟人约架,结果对方人手太多完全打不过,黄渤正被追得满街窜呢,就看着红雷拎着个拖布棒子带着一群哥们迎上去给人打跑了。黄渤在一旁乐得直拍大腿,看着红雷走过来,就一下子窜上去搂着红雷亲了一口。

 

红雷想自己大概就是那会儿被黄渤突然一下子地吓到了,忘了把眼神藏好,他还隐约记得当时黄渤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看着看着笑容就收回去了,随即在自个胸膛上捶了一把。在那之后黄渤就再也没主动亲过红雷,红雷也再没得逞过。现在想来,当年以为自己藏得滴水不漏的小心思,恐怕早就暴露得一览无余了。

 

想到这红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在深冬的夜里化作一团白雾被风吹散。

 

本来他还想多在黄渤家坐一会儿的,问问他这些年怎么样,再聊聊自己这两年,可黄渤接了个电话,嗯嗯啊啊的,挂了后就靠着桌子看孙红雷,“那什么,一会儿有个朋友要过来,要不你就……你看这大冷天的,天也黑……”

 

“朋友怎么了,什么朋友啊,我也是你朋友,一块儿聊呗。”红雷俩眼睛一眨,装起傻来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红雷,”黄渤双手在身后桌子上拄着,头一歪,刚缓过来的脖颈皮肤还一片殷红,“你不是学过侦查学么。”

 

完了,给噎没话了。孙红雷垂头丧气的站起来,挥挥手,“得了得了,从来都说不过你。诶对了,给我留个你电话号,周末一块喝个酒去。”红雷已经走出了房门,掏出手机准备输入号码却没听到黄渤的回应。

 

回过头,黄渤站在屋里,抿了抿嘴——那表情让红雷觉得万分熟悉。门被慢慢关上,黄渤的身影在红雷的视线里被压成一条缝直到消失,红雷只觉得那扇门嘭地一声,堵得他从心底往外的难受。

 

“算了吧红雷。”

 

 

孙红雷一遍遍的深呼吸,告诉自己大家都是身经百战的成年人,别挖人伤口别拆台别多管闲事。他恨恨的在积雪上踩出一个一个结实的脚印,越想越憋气。他脑子里职业病一般的回放画面,双人床,叠起来的被,正在加热中的电热水器,还有黄渤抿起的嘴角。再往后的画面想象起来似乎也不太难。

 

“操他大爷的……”红雷猛地踢了一脚旁边的雪堆,转身往回跑。

 

红雷跑回那栋公寓,等不及电梯直接一路跑上的十九楼,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急个什么劲,看黄渤靠墙吸烟偶尔抬眼挑眉的那股熟练劲儿,干这个怎么也有日子了,不过有些事情,总归是不想亲眼看到的。

 

一到十九楼孙红雷就嘭嘭嘭地死命敲门,然后听到黄渤趿拉着拖鞋,应了两声,“来了来了。”门一打开,黄渤的眉毛都拧起来了,“卧槽你咋又回来了!”

 

红雷气都喘不匀,扶着门生怕黄渤再给关上了,“我、我钱包……落这儿了……”孙红雷抬头看黄渤,身上换成了浴袍,头发还滴着水,显然刚洗完澡。“你朋友,还没来哈……”

 

“落个屁!你再待会就他妈能撞上了!”黄渤话音还没落,就听叮地一声,电梯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个男人,迈出来没两步就被眼前的画面搞蒙了。

 

“就是你是不是?”红雷喘匀了气站直了仰起脖子,拍了拍自个的冬季外套,露出一张标准黑社会的脸,“看什么看!警察办案!滚犊子!”

 

黄渤无语的看着那人被吓一哆嗦一句话没说转头迈回电梯,转身回屋翻了根烟出来点上。

 

黄渤不抵着门了,红雷赶紧趁机钻进去把门带上,坐回到他刚才的位置语重心长的说起来,“小渤啊,你说你那么聪明干啥不好非得干这个啊,再说你长成那样生意能好么,咱琢磨点别的成不成,这要让你妈我阿姨知道了那得多……”

 

“哎行行行行,警察同志,别跟我磨叨这些个。”黄渤弯腰,喷了红雷一口烟,“先说说生意让你搅和黄了,咋办?”


————————TBC————————

评论(18)
热度(101)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