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雷渤】沸点(1)(警察X MB)

  •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rps感觉甜不过日常虐不过大电影,就架空吧。设定是我最喜欢的恶趣味之一。

  • 这完全是个不计后果开的坑,因为完全没想好最后怎么收尾,边写边看吧~

  • 后面可能会有双黄,可能带点儿all渤,不过结局应该是雷渤。

————————————————

1.

H市的冬天是寒冷又漫长的,一阵冷风扑面能冻得人通透,要是逢上下雪的天气,早上起都起不来。


孙红雷在这样的日子里偏偏赶上了值夜班,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把大衣拢了拢,脚边的电暖气散发出慵懒的光,红雷想着要不偷摸眯一觉。结果他连脚都没烤热呢,突然就接到了紧急任务,几个同事风风火火的冲进来带来一股子凉气。


“干啥啊这是!”红雷不爽的抱怨。


“接到举报,Z街那小破楼里聚众赌博,这两天抓得紧呢,赶紧的,别耽误事。”


红雷一听,眼睛都睁大了些,系着大衣扣紧跟在后面,“Z街?哎那不是条花街么,咱是去抓赌博还是扫黄去啊,看着站街的我管不管啊我说!”


红雷也就是耍耍嘴皮子,他当然知道凡事都有个平衡点,天平没斜他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辆警车固然把这条街普通的夜晚搅和得稀烂,不知有多少姑娘要咒骂那些不长眼的毁了一宿的生意。


等把抓的几个人从楼里押送到警车上时,这一路的灯都灭了大半了,只有三三两两的男人或是在匆匆行走,或是在街角抽烟,一个个瞟过来的眼神都带着让人不爽的情绪。孙红雷蓦地就有些泄气,真是的,老子还没怪你们毁了自个的觉呢。


于是红雷孩子气的一个个瞪了回去,瞪到那个街角抽烟的男人时,突然有点恍惚。


那人跟一个个匆匆忙忙的嫖客画风明显不同,一头乱卷毛蓬松着,刘海都快挡住眼睛,大冬天的就穿一件毛衣,还V字领,锁骨和脖子都被北风吹得通红了还靠在那装潇洒一般懒洋洋的抽烟。


红雷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传说中的MB,来过这条街几次的红雷还是头一回见着这么光明正大连警察都不躲的,就没忍住,多看了那么几眼。


这一看不要紧,可给红雷吓了一跳,那面容竟是怎么看怎么熟悉。“卧槽!不是吧!”


“红雷,看啥呢,上车啊,冻死了!”


“不是,等会,你们先回去吧我去那边瞅瞅。”


“哎!别多管闲事啊红雷!”怎么呼唤大概也是不管用的了,向来想啥做啥的孙红雷早已经一溜烟消失在街角了,车上的同事摇摇头,嘭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黄渤已经注意到那个向他走来的警察了,大摇大摆的迈着步子,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随手把烟头扔到脚边,黄渤低头看自己的皮鞋一点点将火光碾灭,心寻思自个除了站这抽烟啥也没干,一会儿不管被问起什么都咬死说不是,警察也不能强行带人对吧。


“诶,你,不冷啊?”孙红雷站在那个人面前说。


“不冷。”黄渤没抬头,还盯着那个烟屁股,听对方一直沉默着也不说话,思索半天黄渤还是决定堆上了讨好的笑容,“嘿,您瞧,我这连个好看的都没找着呢,就看着您几位的英姿了,我在这抽根烟,这就走了。”那言语间的模样,就像是个出师不利的新嫖客,运气不好什么也没做成,灰溜溜的打算逃出这条街。


“装啥啊,黄渤。”孙红雷喊出他的名字,看到正要跑的那人一愣,转回头打量自己,红雷就冒着寒风把帽子摘了,“是我。”


“哟……”黄渤嘴角一咧,笑了一下,“稀客。”


黄渤就住在他身后那栋高楼的19层,破烂又拥挤的公寓,打开门五步可以走到阳台,占地面积最广的就是那一张床了。


红雷坐在那床上,显得有点局促。他看着黄渤搓着冻得通红的手跑到小阳台去烧水。


“哎,你喝茶还是喝白水?”


“白开水就行。”孙红雷随口应道。


掰着手指头算算,他孙红雷已经有十几年没见到这个人了。黄渤是他原来的高中同学,狐朋狗友中的一个,因为打架中途辍学了,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黄渤辍学后特意回来看他们,没校服进不了校门,那时正值高三,十几个人的小帮派里最后只有三个人翘课跳墙出去跟他喝了顿酒,这其中就包括孙红雷一个。


“你怎么着,什么时候出的柜啊?”孙红雷肚子里徘徊了一千句话,最后却选择了最糟糕的一句开场白。


“说什么呢你。”黄渤干笑两声。


“那什么,我现在……当警察呢。”红雷拍拍自己一身警服,“大学在省里读的警校,学过……侦查学。”


“哎呦呵,就你那智商学侦查学?没给你们老师气蒙了啊?”黄渤毫不留情的嘲笑着红雷,就跟十几年前一个样子。


“你滚犊子,学不好我能穿上这身衣服啊!”孙红雷知道对方想把那话题滑过去,他不想放过他,却又有点不忍心戳穿。


“哎真别说,当年打架斗殴的,现在倒是让自己干这些事儿合法了哈。行,挺好的,当年你就够义气,哥们有事儿找你你从来都没说个不字儿,最后那顿酒喝的,听说还让你受处分了,何必呢,弄得我心里这个过意不去……”


那边的水烧开了,在水壶里咕噜噜的闷响。黄渤拿出杯子来倒水,后边的话就淹没在水声中。


孙红雷晃着腿,握住黄渤递来装着热水的烫手杯子,心想可不是嘛,黄渤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知道,当年自个喝多了着一身酒气回班级,在晚自习时间大睡特睡还打着呼噜,嘴里嘟嘟囔囔的全是他的名字。


红雷喝了口热水。“嗨,这事儿啊,没办法的……”


谁让我他妈那会儿喜欢你呢。



————————TBC————————

评论(14)
热度(140)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