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胡胖】关于那点儿谁睡了谁的破事(下)

  • 电影同人,跟原著无关。角色同人,跟RPS无关

  • 这一章都是马赛克,主要为了爽,各种不科学,就当咱凯爷天赋异禀吧。 

  • 想看畅通无屏蔽词的戳这里

 


老胡隔了二十年那摸完肚子就往下摸的手法仍旧那么熟练,王凯旋喝多了酒,虽然现在已经被这孙吅子吓激灵了,但浑身肌肉还是酸痛无力的,他想使劲翻身给人甩下去,差点没闪着自己老腰。

 

当年俩人除了做做互撸娃也没再有其他,那会子社吅会封闭,每个人脑子里都红通通的,十八岁的胡八一还不知道男人和男人之间也能做那档子事。而那些所谓的互帮互助,也在经历了丁思甜的死亡后变得毫无兴致可言。

 

醉酒中的老胡按住不安分的王凯旋,看着身下这日渐宽起来的身吅子,不禁有点想念那个可爱得冒泡的少年,要那会儿就明白这些个,也不至于等到今天才敢趁着酒劲办事。

 

胡八一闷着声不说话,不由分说的开始扒老王的衣服,带上了点流氓地吅痞的霸道劲儿。王凯旋反吅抗不过,等被扒得白花花的肉都露吅出来只剩下个摇摇欲坠的裤子时,胡八一的手早伸在里面摆吅弄得王凯旋直哼哼了。

 

王凯旋越想躲,就越是往胡八一胸膛里蹭上了几分,胡八一的手上就越是用劲儿。等老王的喘息声明显重了起来的时候,胡八一把人一翻,伸手就用绳子把对方的手绑在床头上了,然后掰吅开了他的腿。

 

老王一看这架势瞬间知道对方要干啥了,这孙吅子不想当葫芦娃了,这是想上他啊。操吅他大吅爷的。王凯旋喘着气说,“Shirley有句话真没说错,你胡八一就是个王吅八蛋。”

 

胡八一毫不留情的扒下老王的裤子,“你懂个屁。”

 

他知道王凯旋不喜欢他,因为老王说了,他爱一个人就会记她一辈子,而有那个有着甜美笑容的姑娘在他胡八一开窍之前早了那么一步,从此王凯旋的小心脏里那块隐秘的位置就没胡八一可以下脚的地儿了。

 

胡八一砸了老王的彼岸花,也砸碎了老王二吅十吅年的念想。

 

死了的永垂不朽,到头来也不知道是谁白白搭进去了一辈子。

 

等胡八一那东西挤进老王的身吅体时,老王攥着绳子的手臂上青筋都爆出来了,小凯旋也基本软吅了一半下去,恨得王凯旋满嘴跑脏话,胡八一的祖吅宗十八代他一个都没落下。他这边还没骂完,嘴就被堵住了。

 

胡八一狠吅命的啃他嘴唇,用那种有今个就没明个了的亲法,闷了王凯旋一口腔的酒气。舌吅头也伸了进去,胡乱翻腾,搅着王凯旋的舌吅头,让两个人的唾液都混在了一起。

 

王凯旋里面意外的柔吅软,炙热的肠道紧紧裹吅着胡八一的东西,夹得胡八一差点直奔天堂去了。趁着王凯旋没有多余的嘴骂人,胡八一晃着腰,用吅力的往里顶了那么几下,给王凯旋弄得一激灵,一抬腿差点没给他踹下去。

 

“真他娘的那么疼吗?”胡八一松开他嘴巴问他,王凯旋咬着牙不说话,眼底冒出一溜儿水珠子,含在眼眶里憋红了也没流吅出来。

 

察觉到不太对,胡八一就又往刚才那地方撞了两下,这下子把他老王的泪珠子就给撞下来了,小凯旋颤颤巍巍的重新抬起了头。

 

胡八一咧嘴一笑,“敢情是找着地方了。”弯腰在老王肚子上吧唧亲了一口,捏着对方的腰就埋头苦干了起来。

 

胡八一持久力特好,这个没人比王凯旋更清楚了。当年还都是毛头小子的时候,他帮胡八一打吅飞吅机到最后都是自己把手都弄红了人家还没射。现在自己被胡八一日了,他知道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靠装睡装死肯定是不行。

 

还没等凯爷想出个所以然来,便被胡八一带给他的相当陌生的快吅感顶散了思绪,怎么忍也忍不住的呻吅吟声断断续续的从牙缝跑出去,王凯旋脚蹬着床单,语气里有那么分服软的味道,“胡八一,你他娘的……别,啊……别弄了!”

 

别看王凯旋一打眼看过去好像不怎么好看,到了已经看了二十多年的胡八一这,倒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了。如今这祖吅宗在他身底下,被弄舒服了叫起来竟也是相当带劲。

 

胡八一也是头一回跟男人实践到这地步,非但没觉得不适,反而有了要上瘾的趋势。已经有些清吅醒的脑子让他不再胡闯乱撞,技术流的胡八一也琢磨着怎么让他老王更爽吅快些。

 

胡八一拉着王凯旋的腿让他盘自个腰上,解吅放出来的双手一会儿摸吅摸肚子,一会儿捏吅捏乳吅尖,最后握着屁吅股边插边放肆地揉了一通,揉得对方肠道颤颤巍巍的吸自己,胡八一顿时觉得他俩的草原时光都白瞎了。

 

凯爷这边心一横早就不反吅抗了,非要说的话这就是他俩升级版的互帮互助,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想开了凯爷就干脆大方的岔开腿让胡八一操,也开始扭着腰迎合。

 

不过一抬头看着胡八一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王凯旋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委屈情绪。

 

胡八一这家伙,长得帅,又有本事,当年丁思甜喜欢他,如今Shirley杨也喜欢他,就连支撑了自己那么多年的执念也让他说砸就砸了,到头来这犊子占着自己的便宜,脸上也他吅妈是谁欠了他八百万的样子。

 

“胡八一,你到底想咋的……”

 

王凯旋的声音有哭腔,胡八一有点分不清他眼角的眼泪是不是生理泪水,亲掉了,就顺着亲吅亲他的脸颊,胡八一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声的在他耳朵旁说,“老王,我跟Shirley,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全世界都喜欢你胡八一,跟我有jb毛关系。”王凯旋想擦掉快淌进他眼睛里的汗,无奈手被束缚着,只能侧着脑袋往胳膊上蹭。

 

胡八一伸手帮他抹掉脸上的汗,拨吅开糊在侧脸上的糟头发,问道,“那你呢?”

 

“诶你咋停下来了,动啊。”王凯旋装作没听到,拱起腰来晃着屁吅股催促他,胡八一的兄弟还在里面呢,王凯旋这么一嘚瑟,给他弄得闷吅哼一声。

 

“妈吅的,小兔崽子。”不肯说就干吅死得了。

 

王凯旋觉得自己真是作的,刺吅激完那王吅八蛋遭罪的是自个。

 

几次王凯旋觉得自己到了警戒线,马上就不行了的时候胡八一总能掐准时间停下,给他时间让他缓,缓的差不多了再接着干,一番折腾下来王凯旋觉得自己半条命都快没了。

 

他凯爷虽说心里有人,但生理上还是要解决的,也上过几个姑娘,可没哪个像胡八一这王吅八犊子死都不给他个痛快的。不对,应该说,实在太痛快了,凯爷扛不住了,延绵不断的快吅感好像永无终止,弄得他都有点害怕了,而对方毫不厌烦的一遍遍在他身吅体里进进出出,反反复复的死命碾磨那个让他腰杆子发酥的地方,凯爷都不知道自个嘴上都胡乱的都喊了些什么。

 

他让胡八一也照顾照顾他前面的兄弟,胡八一敷衍的撸了两把就又不管了,气得凯爷大骂。“操吅你吅娘的还他吅妈顶!你干吅死老吅子得了!”

 

“成。”

 

“成你吅麻吅痹啊!”

 

胡八一腰上跟上了马达似的,干的老王晕晕乎乎整个人都快化成水儿了。

 

“我吅操吅你大吅爷的!胡八一!你他吅妈吅的王吅八蛋瘪犊子,你吅爷爷要被你插吅死了,操!!!”

 

伴随着胡八一的闷吅哼以及王凯旋一声震天响的“操”,乳吅白吅色的液吅体喷了老胡一胸膛,眼前一片白的老王意识到,自己他吅妈吅的被胡八一操射吅了。

 

妈吅的,没脸见人了。

 

胡八一松了劲儿,趴在老王身上不停地喘。他看着老王白吅嫩吅嫩的腰被自己掐得一片通红,突然有点心疼。伸手过去揉吅揉,算是安慰。

 

“别在那装大尾巴狼,给爷爷把手松开。”

 

胡八一这才想起来老王手还被自己绑着呢,都快磨秃噜皮了。

 

松开绳子的时候胡八一已经做好了会被揍死的准备,可没想到王凯旋揉了揉腕子,胖手伸过来搂住了他的后背。

 

王凯旋虽然比他胡八一胖了点儿,但没他高,这么一抱他脑袋整好能窝进胡八一肩膀头里,显得小小一只倍儿可爱。

 

王凯旋扒着他的背,闷声咕哝说,“挺爽的,再来一次呗。”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王凯旋坐在车里觉得自己屁吅股要开花了,左拱又挪怎么都不对。

 

“王凯旋你怎么了?”Shirley问他。

 

“妈了个巴吅子的,再也不他娘的喝酒了。”

 

听王凯旋骂骂咧咧的没有解释的意思,Shirley转头问胡八一,“他怎么了?”

 

“他啊?跟我吅干……”

 

“干仗了!”王凯旋赶紧把话接过来。

 

“对,他没干过我。”胡八一用手掩住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这不正常吗,他什么时候打赢过你。”Shirley杨压根没当回事。

 

王凯旋听了这话,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蓝天和白云,忍不住在后座儿狠狠啐了一口。

 

“他大爷的,真不要脸。”

 

————————END————————

评论(45)
热度(315)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