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双黄】相约99(1)(我想不出别的名字来了)

 一个最近脑子里总在徘徊的脑洞

别看名字这么逗逼但文不是逗逼向!233333

脑洞来源是之前看了小渤在歌厅唱歌的视频,右下角时间显示是99年

穿越梗,不会太长

1.

黄渤像往常那样在酒吧的舞台上唱歌的时候,感觉到了一个不同于平常的眼神,那视线直白,炙热,把他从头打量到尾。

 

他在舞台上往那个方向看了一下,直直打在自己身上的灯光模糊了双眼,让他只能看清那人的一个轮廓。黄渤也就没太在意,反正当歌手站在台上就是要人看的。

 

三首歌唱毕,夜已经深了,整个酒吧的气氛也热络了起来,多年驻唱的丰富经验告诉黄渤现在是时候嗨起来了。于是他抬头示意了一下DJ,伸手解开了自己亮闪闪的外套,扔到了一边。

 

劲歌配热舞,是这样夜晚里最好的作料,黄渤撩了撩头发,嘴角勾起一个自认为无比邪魅的笑,身体开始随着节拍扭动,在不断变幻闪烁的彩灯中用肢体点燃底下沸腾的人群。

 

那个眼神又黏上来了。存在感之强让黄渤无法忽视,他跳出了汗,额前的头发被打湿,汗珠顺着脸颊滑到脖颈,他不着痕迹地抹了一把,想着今个天儿怎么这么热。

 

在一片掌声尖叫声中下台的黄渤也没多开心,虽然观众这个反应代表着他今晚的工资又到手了,可对如今的他来说也不过是又重复地过了无意义的一天。黄渤唱歌的第八年,前路依然云雾一片。

 

“哎,小波,有个客人要见你。”酒吧里的一个哥们敲开后台的门,黄渤只穿着一个白背心在那擦他汗津津的头发,“啥?”

 

“不是说了嘛,有人点名见你,看模样得是个款儿爷。”

 

“男的?”黄渤眼珠子转了转,要说他也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人,形形色色的业界“规则”也没少见,他一直都听说北京有不少人物好这口,这些年还真没往他身上撞过。黄渤嘲讽的笑了两声,“呦呵,什么时候我还有坐台这个职能了?”

 

“嗨,哪儿的话,去喝两杯聊聊看呗,也没说人家一定是兔爷啊,也许是看上你才华了谈发展呢。”

 

“屁!”黄渤骂了一声,他想起了刚刚的视线,这位要不是兔爷他是孙子!

 

黄渤换好了日常的衣服,皮夹克领子立起来挡住半张脸,他还指望自己能这样混出去。可在他逆着人流往门口挤的时候,他的胳膊被人抓轻轻住了。

 

他终于看到了这位爷的尊容,这一看他倒是知道为啥酒吧里的哥们那么肯定的说一定是大款了。那人比他稍微高一点点,也比他胖些,头发打理得整齐,发胶在灯光下发亮,来酒吧居然穿了一身休闲西装,黄渤不知道那是什么料子的,不过一看就是高级货,再加上这人一双透彻的大眼睛和一身儒雅的气质,黄渤想了半天,只能找到“洋气”这个词来形容了。

 

“您是?”黄渤礼貌的发问,尽量让自己的眼神显得无辜些。

 

“我刚刚托人去后台找你来着,看来这酒吧工作人员不太负责啊。”对方假模假式的说着,一副“我早就看穿你了”的样子。“我叫黄磊,不用想,现在的你肯定不认识我。不过我们应该有挺多能聊的,来坐坐?”

 

自己的手腕还被对方攥在手里,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黄渤只能跟着尴尬的笑两声,琢磨了一下,点了点头。

 

 

黄磊刚出现在酒吧的时候恍惚了一阵。

 

他本来是坐在车里准备去工作的,只是在路途中小眯一会儿,不知怎地,醒来世界就变样儿了。他的助理,他的车都不见了,手机翻出来也是无信号状态,神算子立刻从周围的环境和人们的衣着中快速的分析出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看到那边墙上的挂历写着的是1999年。

 

要么就是他喝多了逛进了一个复古式的酒吧,要么就是最近国内引进了什么整蛊综艺。哦,还有一种可能是他狗血的穿越了。

 

就在黄磊转着眼珠寻找哪里装着隐藏摄像机时,台上的歌声吸引了他的注意,清澈透亮,嗓音好听,唱功不错,更主要的是,跟某个人特别像。

 

于是黄磊抻头看过去,然后他愣住了。

 

黄磊与黄渤熟悉起来不是太遥远的事,更没与青年时的黄渤相处过,可他看过相关的照片和影视资料,那个正站着舞台上,被廉价低俗的灯光打着的人,有着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就连玩话筒的小动作都与他所知的一副模样。

 

黄磊又打量了一圈这酒吧,又按亮自己依旧没信号的手机屏幕,他赶紧大口喝了一口手里的酒。

 

他娘的,选项是最后那个。

————————TBC————————

评论(17)
热度(57)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