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聪花】瘾(4)

4.


立花那个疯狂的念头只压抑了两天,这两天内他的眼睛就没从虎口那小片皮肤上移开过。立花本以为自己早已经学会了怎样用理智思考,可在纹身这件事儿上,他似个还未长大的少年般不禁诱吅惑。


加班结束后立花在他的办公室消磨了一会儿时间,走到纹身店楼下的时候他看着表又等待了十五分钟,直到一个人呲牙咧嘴的从里面走出来,立花才裹了裹大衣领子上了楼。


“还要等没人了才进来?”日野聪的语调是极为愉快,十分钟前他就瞟到了楼下那个来回踱步的人,一瞬间有笑容爬上嘴角,他差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这位蹭茶的客人了。


“你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立花随意地把包甩到沙发上。


“其实我本想着要不留一手,让你下次来补色。毕竟这么有趣的人还想再见呐。”日野聪这样说着,不知道是打趣还是他真这样想。


“我这不是好好的来了么。”立花环视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呐,我说,茶呢?”




立花想在自己的背上纹一个大面积的纹身,于是日野聪开始画起了设计图。立花百般无聊的喝着茶,看过了所有的纹身样式后便开始看这位工作中的纹身师,他对这个几日不见的陌生人,竟然产生了所谓的想念之情。


立花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没问过。他明白,所谓成年人的交往方式啊,就是不予干涉,不予深究,留对方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安好。更何况,他们似乎还称不上是“朋友”。


“你确定今天就开始?”日野聪问道,在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他戴上手套,甩了甩挡住自己视线的几缕头发后,他说,“那,脱吧。”


不知道是不是立花的错觉,虽然这个男人依旧是那样平和的语气,站在那里戴手套的样子有种公事公办的正经,可立花偏偏嗅出了一丝,暧昧的味道。


立花解开了自己的外套,故意将动作放得有些缓慢。坐在床边将自己的长袖T恤从头顶套出,夜晚略有些寒冷的空气便袭吅击了立花赤吅裸的皮肤。


大概别处的纹身室并不是这样的。


立花转身爬到床上,他听到那人走过来的脚步声,听到他拨开线帘时候牵扯到挂件碰撞出的撞击声,莫名鸡皮疙瘩就起了一身。


别家的纹身室不会专门在午夜开店,纹身师也不会只有一个,更不会让他在赤吅裸的时候,产生异样的幻想。


门外有吵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楼上的幸子小姐招呼客人来到了家里,嘻嘻笑笑的声音震动着整个楼道。于是日野聪去关上了门。


“要开始了哦。”那人提醒他。


“来吧。”


日野聪冰凉的手套按在立花慎之介的背上,所及之处片片殷虹。


十分钟后,立花的后背已经覆上了一层薄汗,他攥紧了手,或许是受到楼上传来的些许暧昧声音的影响,立花也有点想呻吅吟出声,那些音符徘徊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最终变成了回荡在房间里的一声长叹。


屋子里灯光是暗黄的,无论沙发还是床,都是容易让人沦陷的柔软,日野聪的手指贴着立花肌肤,呼吸喷在上面,立花觉得自己皮肤的颜色和每一道纹理都在被仔仔细细的观察。


在狭窄空间里静谧无话的气氛里,楼上的幸子小姐开始了毫不隐晦的,尽职尽责的叫吅床,很显然对方相当适应这并不隔音的设计,但立花觉着除了疼痛之外,他还需要点别的。


于是他扭头,看了日野聪,就那样突然的撞上了对方的眼睛。


“眼神太直白了哦,纹身师先生。”


这家伙莫名有股女性特质,比如好看的身段,比如偶尔带着风情的眼角。


那个回眸一锁上自己的眼神,日野聪就知道如果自己这么做了也没问题的,所以他毫不扭捏的吻了上去,被扔开的笔还在嗡嗡作响,却没人有心思去关掉它。




见面的第三次,立花与那个男人做吅爱了。


怎么说呢,有些东西你之前从未想过,发生却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那时候的气氛,就应该这样做。


立花拉着日野聪的手,顺到西装裤与腰窝的缝隙中,那双手就毫不客气的揉吅捏了起来。


这是一场开始了就没有人扭捏的性吅事,连窗外闪烁的霓虹灯都在为他们喝彩。


立花裤子被脱下了,他的纹身师也爬上了这张床,将唇印在了他有些颤抖的后颈上。立花有些急躁的喘息着,他很久,不,他从来都没有放纵过自己的欲吅望,此刻却头一回切身体会到什么叫亟不可待。


日野聪闯入他的身体,连半成品都算不上的纹身渗出汗珠,被沙得一片晕红,但是,不用急,其他的皮肤很快便被日野聪染上了同样的颜色。


对方应该是个经验丰富的家伙,除了一开始进入时候有些不适的疼痛,现在的立花已经可以体会到快吅感了,他努力的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在对方的力道下晃动着身子,嘴里有些胡乱的哼哼着,他胳膊努力向后探,抓到了日野聪扶在他腰上的手臂。


“不够痛……”立花如此说。


日野聪楞了一下,随即想起来,眼前这个人可是个痛瘾者,不必过于小心翼翼。于是他揽着对方的腰将人抱起,让他坐在自己怀里,开始了毫不留情的动作。


立花惊叫了一声,赶忙扶住一旁的墙壁。


立花慎之介从小到大与各式各样的人都打过交道,可他自己从没想过,世界上有一个人可以恰到好处的给予他所有想要的满足,不论是痛,还是快吅感。


两个人在这没有多少多余空间的地方把挂饰弄得叮当响,立花抓皱了那人在墙上的设计图,呻吅吟也不再压抑,一声声的任由它跑出嘴唇,这声音不知道楼上的幸子小姐听到后会作何感想。


日野聪低低喘着气,汗从他下巴滴落,砸在立花快红透了的背上,含有盐分的水珠沙得立花生疼,“嘶……”日野聪俯身舔掉那滴汗,安慰道,“没关系的,不会影响到纹身。”


立花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日野聪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呐……告诉我……”他掐着他的腰,看他背部分泌吅出细小的汗珠,看他耳朵尖儿都红起来,他往他身体里狠命的顶了两下,“你的名字……”


“立花……立花慎之介。”




“记好了,”他射在他体内的时候说,“我叫,日野聪。”


————————TBC————————

评论(3)
热度(27)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