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聪花】瘾(1-2)

  • 不是自己又爬墙了,是送闺蜜的文

  • 短篇,后面会有点黄暴向

  •  @译 

  • ps。好想知道桃子和格子看到这文后的反应……


1.

立花慎之介第一次迈进那家纹身店完全可以说是“鬼使神差”,说来他会到这片肮脏混乱的街区来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了。那些偶尔闪烁几下的廉价彩色小灯泡和空气中无处不在的令人作呕的酸腐气息让他的眉头从始至终就没松动。

 

大概是福山润那家伙在他耳边念叨多了,他被洗了脑才会在这个疲惫的夜晚转身走进这里而不是赶快回家洗澡。

 

凌晨三点钟,就算是花街也快打烊了的时间,索然无趣的绕过三个酒吧拒绝了四个妖艳的姐姐后,立花慎之介抬头看到了那个在二层楼的招牌,黑色的,没有灯管点缀几乎要融入夜色中的“日野纹身……”

 

立花慎之介喃喃的念叨着牌子,那屋子的窗户被牌子挡住了大半,剩下那一半又被胡乱的挂饰遮掩了视线,不过,屋子里散发出的晕黄色灯光,在这样的夜里有种异样的安逸。

 

于是立花从一个不起眼的侧门上楼,穿过狭窄的走廊,来到了二楼那个敞开的门前,撩开帘子,探头进去。

 

“今晚已经要打烊了哦。”隐约传来的温和男声。

 

“啊,没关系。我不纹身的。”立花站在门口,环视这个不大的屋子,“只是来看看。”

 

“哦~?”日野聪停下手中收拾东西的工作,透过自家纹身室各种哥特风的挂饰和设计图,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衣着讲究的小哥,墨绿色的围巾随意搭在肩上,只在门口张望。

 

不属于这里的人。日野聪想,或是聚会结束后走错了方向,或是专门来寻些不一样的乐子。不过不管是哪一种,给夜晚孤独的人倒上一杯热茶这种事他做起来还是顺手的。

 

抱着热气腾腾的茶杯,立花慎之介在这间小小的纹身室中坐下了。他看清了那个男人,白色的衬衫外一件黑色的毛衣背心,戴着白色的口罩,在刘海投下的阴影里,只能看得见一只细长的眼眸。

 

他蹬着带滚轮的椅子,滑到一旁的水池旁清洗自己的纹身工具。卷起的衬衫袖口下露出一截手臂,那上面有着繁琐而又精致的纹身直直延伸到手背,与立花之前见过的一些纹身不同,这个男人的手臂,是黑色为底的。

 

“好厉害啊,你的手臂。”没有掩饰的脱口而出的感叹,立花趴在桌子上,头枕着手臂,殊不知在对方看来,这不设防的放松样子甚至是带着些孩子气的。

 

“嗯~”日野聪点头应着,嘴角带着笑,语调是轻松的,却也有着明显的心不在焉。“一点点填满的感觉很好哦。”

 

“会痛吗?纹身?”立花喝净了杯中的茶。

 

日野聪在这街区开了七年的店,观察力是他的基本技能之一,他看到眼前这个根本没有消费意图的客人左耳上有五个耳洞,其中有三个打在了耳骨上,却毫无例外的没有一个装饰,于是他心情有些难以抑制的愉悦。

 

“会。”他这次笑得有些开心,“在人类可以忍受的范围里。”

 

立花听后只是点点头,没再搭话。他注意到时间已经快到四点了,七点钟他便要走在去公司的路上,回家什么的已经不再考虑范围内。

 

“附近有没有开到很晚的居酒屋?”立花问道。

 

“下楼左转,经过两个路口后有一个。”日野聪摘下他的口罩,随手抓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穿上,“本来约好了一起喝一杯的幸子小姐刚刚来了客人,所以就剩下我一个了,一起吧。”不等对方回答他便走出了门,握着门把手冲立花支了支下巴,催促他快点出来以便锁门。

 

后来偶尔立花想起来还会问日野,“你怎么就确定我会跟你一起去喝酒,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来着。”

 

日野听后总会露出一副怀念无比的表情,并把立花比作让人无法拒绝的兔子,“警戒地竖着耳朵,眼睛里却写满了‘带我玩带我玩!’”

 

当时的日野聪站在门口,看那脸圆圆的如同孩子一般的男人慵懒又磨蹭的晃过来,日野在心里对自己说,看着吧,这家伙一定还会来的。

 

 

2.

同日野聪的直觉一样,立花慎之介不出一周便又出现在了店门口,有着笔挺的西装和规整的领带。

 

这次时间稍早些了,进门的时候日野聪还在工作着。

 

那男人听到门口的动静只是抬头瞥了一眼,看到来者的脸也丝毫没有惊讶,他微微挑了挑眉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又专注于他的工作。

 

立花也没说话,自己倒了杯茶坐在门口的椅子上。

 

客人是位女性,日野聪拉上了黑色的隔断线帘,可也阻挡不了太多,隐约中立花看见那位客人穿着这片街区常见黑色的渔网袜,踩着一双宝蓝色的细长高跟鞋,上衣全数解开堆在腰间,虽然背对着,但不难猜测她把纹身纹在了胸脯上。

 

女人走的时候跟日野聪约了喝酒的时间,经过门口还不忘大方的冲立花抛了个媚眼。

 

“那是幸子小姐,上次跟你提过的,就住在楼上。”日野聪边洗手边说道。

 

“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呢,这个地方。”立花他没像福山润猜测的那样一旦接触就沉沦在这片迷醉的街区,却意外的也并不讨厌。

 

“完全不同的世界吧?”日野拉开线帘走近立花,“你们这样的人各有各的机遇和成就,这里的人却净是相似的疼痛。”

 

“包括你吗?”立花专注的拨弄着那颗挂在灯绳上的水晶,看日野聪的身影被菱形的晶体割成重复的碎片。“在这里舔舐伤口?”

 

“我?”日野聪笑着指了指身后成排的纹身器材,“我只是给那些人的疼痛以相应的漂亮回报而已。”

 

立花想他大概理解这个男人的想法,有的时候即使倍感疼痛也带不来什么转变,但纹身不一样,疼的同时,一定有想要的回报。

 

“疼痛是让人欲罢不能的东西,对吧?”日野聪紧紧盯着立花慎之介拥有一排耳洞的左耳,眼神莫名像盯上猎物的狼,“穿了洞却不戴耳饰,甚至也不在意皮肉是否会合拢,比起装饰,疼痛本身更有诱惑力。”

 

“怎样,要不要来试试?”

 

开什么玩笑,这男人不知立花慎之介可是个商业人士,未来将担起家族企业身担重任的小少爷,领带要板板整整系好,西服不能有一丝褶皱,笑容的弧度也要恰到好处,摇滚少年一样的耳洞已经是父亲对他的纵容了。

 

“比起打耳洞那种瞬间的疼痛和空洞的肉体,纹身的痛来的更为绵长,更难以割舍哟。”这时候的日野聪简直是个尽职尽责的推销员。

 

立花慎之介想,他懂得为何人们对这片街区极度热衷的同时又避之不及了,这里有只手,温柔的把你引进无限深渊,且让你觉得心驰神往。

 

“那帮我纹朵樱花吧,在这儿。”立花画着自己虎口处。

 

“好的,客人~”日野聪转眼间又全副武装,他卷起自己的袖口,握住对方伸来的右手,温柔的应道。

 

在眼前这个男人拿着那支嗡嗡作响的刺身笔刺入他皮肤之前,立花突然觉着小时候外婆有一句话说得很对。

 

 

最可怕的恶鬼,总是笑着的。



————————TBC————————

评论(3)
热度(41)
  1. 译_鲭鱼花茶泡饭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首先 阿馨我爱你么么哒回家见面了请你吃饭饭!!其次,我也想知道桃子和格子的反应→_→阿馨可以写出我想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