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混蛋(管虎X黄渤)(完结)

B站上看了个访谈,被戳得不行,那种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候,不经意的遇见了一个改变自己的人,和互相成全的感觉,太让人欲罢不能了。管虎给予了黄渤太多的不可替代,而黄渤也中和了管虎。

 

这篇流水账般的东西是自己YY的脑洞,仅存在于我笔下的平行世界中,而他们属于他们自己。

 

 

————————————————

1.

管虎是个混蛋。黄渤总是这样说。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命运这一说的话,黄渤想,那管虎应该是被派来调教自己的。

 

黄渤穿着牛结实的衣服,骑在一头小马背上在不大的草地中狂奔,那滋味跟小时候在游乐场骑的牛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牛结实在马背上撒着欢儿,欢呼了两声后黄渤就被甩飞到泥土上,咚的一声脑袋亲吻了大地,黄渤龇牙咧嘴从眯着的眼睛缝儿中看到管虎的脑袋从监视器后伸出,粗哑的嗓音和几乎可以用凶狠来形容的脸,“演员的脸没事儿吧?”

 

黄渤蹬蹬腿,舒展了一下疼痛的身体,哼哼唧唧的痛苦呻吟中当然没忘了骂上一句,“管虎你大爷!”

 

这对话俩人并不陌生,同样的句子不知道在拍斗牛时出现了多少次,黄渤戳着管虎的脊梁骨,一句顶一句的数落他,“我说你太混蛋了啊,从来都不说问问演员的身体咋样嘛?我跟你说,就你这样,早晚有人要毁你手上。”

 

管虎侧着腰尽力地躲着黄渤的手指头,眼睛锁在显示屏上看刚刚那一条是否可用,连应付的笑都不曾露出一个。

 

看过了后管虎的眉头微微皱起,侧头瞄着只到自己肩膀的黄渤,他看到他那副表情就懂了,收回了戳管虎侧腰的手,表情也收了起来带着点正经的严肃,舒了舒仍有些疼痛的背部肌肉,“再来一条吧?”

 

你看,世上要是没有受虐狂,哪儿来的施虐狂。

 

 

2.

黄渤是自己的演员。

 

这个想法一直都存在于管虎的脑海中,即使在不做导演的那几年,他对这一点也是坚信不疑的,你可以说这是一种近乎霸道的占有欲,但对于管虎来说,就凭十几年前那天他揉着疲劳的太阳穴,用发紧的嗓子沙哑着对高虎说,“帮我寻摸个没演过戏的演员”这一句话,黄渤就该是他的。

 

对于他们俩的第一次见面,管虎的记忆有点模糊了,不过他记得清楚的是那时的自己还看不太上黄渤这样的人。学院派的骄傲和不服输的性子让他在第三天被黄渤的天分惊艳了后也仍不会说任何一句带有服气色彩的话。

 

与剧中刚入北京的高明不同,那份懵懂和对未知的慌乱在黄渤的身上早已被打磨得圆润,他与剧组里大家相处得越融洽,管虎就越不怎么喜欢他。

 

谁都不知道管虎的态度转变是由一次普通的恶作剧开始的,那时电影已经拍过了大半,他来到片场就注意到黄渤偷偷瞟他了,管虎一边想着这小子今天在捉摸什么鬼点子,一边把自己高大的身躯陷进他的折叠椅。

 

“呲啦——”

 

长手长脚的管虎此刻也只有手脚还挂在椅棱上了,黄渤和几个人一起在不远处笑得几乎倒在地上,他还不忘喊着他们的摄影师,“哈哈哈哈快拍快拍!拍导演!”

 

管虎极其憋屈的窝在坏了的椅子里怒吼,“黄渤!!!”那个人才走过来一把把他拽出,笑容中有孩子般的真实。

 

那时候的管虎,拍摄经验不少,社会经历不能算是丰富,胸中却时刻燃烧着一股对世界,对社会的愤怒,需要通过电影来呐喊。可是那个管虎以为早已融入世俗中的黄渤,对待世界却是用一颗温柔的心。

 

所以最后杀青的时候,管虎握住黄渤的手拉他过来,弯下腰肩膀撞了下肩膀,他对他说,“保持住你身上那股劲儿,有机会咱们再合作。”

 

“是他让我知道我那样是错的,”管虎的表情流露出点怀念,也有点无奈,“也是他让我开始依赖优秀的演员。”

 

 

3.

当管虎歇了几年又想接着拍电影的时候,第一个浮现在脑中的演员就是黄渤,管虎给他打了电话,果然不出他所料,那时候已经蒸蒸日上的黄渤推掉了其他的邀约跑来任他折磨。混蛋管虎还是没说一句“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诸如此类的话,他拨出那通电话就是吃准了黄渤不论过程多纠结,结局一定是送上门来的。

 

斗牛的拍摄过程不必多说,除了苦,还是苦。而在这期间,那些年少时打死也不承认的欣赏与钦佩,已经深深的烙在了管虎心底。

 

最后离开拍摄地的时候,管虎坐在摇晃的大巴车里,脑袋一下下的轻轻碰着车窗玻璃,迷迷糊糊就快入睡,有句话突然蹦出脑海,“自己也许是个小众的电影导演,但黄渤绝不是一个小众的演员。”他日后必成大器这一直觉强烈得让管虎几乎已经看到了一个灯光聚集的灿烂舞台,上面站着一个人,他叫黄渤。

 

“渤儿……”管虎想跟黄渤说点什么,回头却看到黄渤一个人沉默地坐在位子上,望着窗外傍晚的景色,在哭。

 

管虎慌了,生硬如他从不知怎么安慰人,那些柔软的话到底要怎样才能无所顾忌的脱口而出?

 

“诶!看看看,黄渤哭了哎!”这是他跟黄渤学的招数,“手机呢,快拍快拍!”在管虎戏谑的招呼下,全车的人唰的全转头看向黄渤,他一慌,急忙用手掌抹去眼泪,另一只手连连摇着,“诶诶诶,别别别……”

 

他像个偷吃东西被发现了的孩子,窘迫,又不知所措,眼泪却还没停下来。于是管虎伸出手,大力的揉了揉他的头发。

 

“臭小子。”

 

 

4.

之前我们说了,黄渤觉得管虎是来调教他的,何为调教呢,有专业人士说过,就是给一鞭子再喂块儿糖。

 

管虎吼着黄渤,教他这说他那,然后送了个金鸡奖给他,这次虐透了他身心,紧接着又扔来个影帝,鞭子夹着糖,拴得黄渤欲罢不能。

 

自己的名字被主持人念出后,黄渤是松了口气,可管虎蹦起来了,直到散场后庆功酒喝得神志不清,管虎还扒着黄渤絮叨个不停,“黄渤,我跟你说,从拍上车走吧时候我他娘的就知道了,我、我说,这小子,他娘的是为演戏而生的!”

 

“你别给我扯这个蛋!恶心死我的了!”

 

“不是,我说真的,要没有你,这戏不是现在这个样……”管虎越说话越碎,黄渤听得是越来越烦,在酒精模糊了的视野里,俩人都不记得最后管虎干脆在黄渤脸上吧唧了一口。

 

 

真要论起来,黄渤还是最喜欢管虎忙活杀生的时候,那会儿的管虎抻着脖子拼了命的想把年少时未来得及说出的话吼给世界听,却又被刚来到世界的女儿泡软了心,终于是知道了温情为何物。

 

是人都有那么个愤青的阶段,用一颗躁动又活力四射的心面对世界,随着年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自然就被磨灭了,“有谁能愤青一辈子呢?”黄渤说。

 

但从私心来讲,黄渤是希望管虎能一直混蛋下去的,他一直都惯着管虎,他想怎么拍他就怎么演,他想要多长的镜头他就演多长的戏,给他一切想要的表情和肢体语言,以能让管虎继续无法无天下去。

 

当后来管虎跟黄渤说想奔着票房拍一部电影的时候,黄渤猛然明白,原来管虎也不是一个不老的少年。

 

蓦地黄渤就想起了牛结实,那时候的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混蛋。

 

他们两个曾经为了那个结局争论不休,最终还是让牛结实死了。管虎说,“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胜利。”

 

是了,又有谁能阻止成长呢。

 

 

5.

 

现在很多事情黄渤可以毫不顾忌的当笑话讲出来,他笑管虎傻大个坐不进小车,笑他早年穿衣服领子耷拉到肚脐,笑他睡得迷糊了分不清媳妇和自己。

 

 

说来那会儿黄渤躺下来的时候,管虎只迷糊了一秒就意识到了身旁躺着的是谁,察觉到了可还是搂过来了。

 

管虎没睁眼,黄渤也没说话。

 

用爱过两个字未免太俗了些,于是在梁静洗完澡出来之前,鬼才如管虎,激灵一下坐了起来,大手往黄渤软蓬的头发上一按,说道,

 

“滚犊子!”

 

 

 

黄渤讲完后笑够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跟管虎说,“诶,小巴车早就不在了,不知道那头牛怎么样了。”

 

“肯定还活着呢。”管虎说。

 

 

 

————————END————————

评论(11)
热度(110)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