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缄默(9)(完结)

  • 是的,没想到很顺利的就写下来了,就这样写完了

  • 本来写时候的长度预算就是这样的,结尾也许会有仓促之感,这也是我之前写的时候觉得困难的原因,不知道怎样能让这样的发展合情合理

  • 所以我可以保证自己不是因为坑了它太久想着赶快结束吧才这样写的,而是一开始就这样决定了的~


9.

 

也许是早有预感,也或许是早就有过心里准备,所以当苗阜三个月没着家第一次回家之后,王声给他做完一桌子的饭,吃完,给他递过来的纸条上写着“我想去美国”时,苗阜只是想着,这一天果然还是来了。

 

他无所欲求的声子,想要去追逐他所希望的广阔未来了。

 

合上纸条微微攥紧了手,也许这样可以掩饰手指微微的颤抖,“日子定好了吗?”

 

王声摇摇头。

 

“有什么困难得跟我说。”苗阜把那纸条揣进他皮夹克的兜里,他眼神飘忽了一下,又接着说,“哥就在西安,那儿也不去。”

 

苗阜起身,在王声身边挨着他坐下,胳膊绕过他的肩膀搭住,就像哥们那样。可苗阜还是没忍住,用手指轻轻磨蹭王声的脸颊。

 

王声低头在手机上打,如果将来有机会在眼前,抓住别放了。

 

王声的意思,苗阜应该是明白了,但又似乎没明白。他木讷地点了点头。

 

之后的几天里,苗阜晚上回到家,打开门若是看到王声还在,就仿佛松了口气一般,可紧接着又陷入惶恐中,直到后来那天他打开门,终于是没有一桌子热腾腾的晚饭了。

 

苗阜自然是没吃的,他看着客厅里的镜子,有几块缺了个茬儿,他心想着明儿有时间得给补上,还有,也不知道国际漫游费有多贵。

 

 

“苗儿啊,你这最近精神状态不佳,怎么着,我听说失恋了?”他领导的笑容里有点得意的意味在,不知道是不是苗阜的错觉。

 

他们是分手了吗?苗阜不知道。他俩之间,怎么都没有人提起过这个话题。

 

见苗阜也不说话,只是在那低着头一脸阴郁,领导拍了拍他的肩膀,“哎,浪子回头金不换,还不算晚,没事的,我给你介绍女朋友。”

 

苗阜躲了躲,不小心触碰到了自己扇子上的坠儿,冰凉如王声脚掌的温度。

 

对了,王声是块玉。

 

他忘了,玉,需贴身温着,才是暖的。

 

 

“老大,我那个刚巡演完的话剧,我捉摸,能拍个电影。”

 

 

苗阜在他最年少轻狂的年纪里,和一个男人谈了数年恋爱,至今仍然单身的原因听说是还在等。这是在他功成名就后周身人乐此不疲讨论的话题,苗阜知道自己倒不是刻意的在等,只不过没再碰到那么漂亮的玉而已。

 

上个月他去了一趟王声当年住的破房子,那里要被拆迁了,有人给他打电话要他过去收拾屋子。苗阜找人把屋子里的书都给收好了,其余的,什么也没拿。

 

在临走前,他想起了那台收音机,翻出来扫落灰尘,插上电竟是还能用。

 

崔健在广播里唱,我要给你我的追求和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苗阜啪嗒一下按了另一个键子,磁带卷了起来,有个孩子说,我叫王声。苗阜的嘴唇抖了几抖,没让眼泪掉下来。

 

苗阜不会叫自己去想,要是自己再碰着别人了,又没他什么消息,该怎么办。

 

 

生活总是这怂样,你最心心念念千思万想的东西永远在你不报期待与希望时毫无准备的出现,然后本应该天崩地裂的场景,却硬是被时间磨得平静温润。

 

苗阜生命里最念想的人是在他昏昏欲睡想着晚饭吃什么的时候再度出现的。

 

他出现的仍是简约又华丽。

 

在国家大剧院内,独舞。

 

深蓝色的背景里只有一束白光,打在一个身形漂亮的男舞者身上。雷电的音效咔嚓一声打醒了台下所有几乎陷入睡眠的人,有闪电般的光划过,那个台上的人舞动双臂,然后转头,眼睛里有火焰。

 

苗阜看得呆了,愣了,一瞬间他好似回到了数年前,在他的名字前还没有那一长串的名坠时,在那个破烂的排练室还没被拆毁时,他眼中有个漂亮的白衣舞者,赤脚踏着地板,眼神勾着自己的眼神。

 

 

舞蹈结束后,他被主持人留在了舞台上,递过来话筒让他跟大家打一声招呼。

 

苗阜张着嘴,握着拳头,嗖地站起身来,那个名字几乎要从他口中怒吼出来。

 

主持人诧异的看着他,主持人身边的人也在看着他,他轻笑,嘴唇动了动,说,

 

 

“我叫王声,大音希声的声。”

 

————————END————————

 

 

这个故事拖了太久,最开始是因为私心,只是任性的想写一个这样设定的王老师,他的世界是宁静又专注的,所以比起真人,这个架空设定中的他要更出尘脱俗一些。

 

这个故事在写(拖文)的过程中有过好几种可能的发展与结局,最后我选了不咸不淡的这个,没什么太多看头的,却又有无限想象的这个结局。

 

这篇里一个很大的不同是他们的梦想不是绑在一起的,他们并不是在一个领域里携手前行,而是要在各自的道路上一路走到底的,都寂寞,且又不甘寂寞。

 

于是顺着写下来就觉得,大概是谁也捆不住谁的。只有在不舍与无奈中继续走走走,然后在不经意的时候再次相交。

 

关于最后王声说话了,感觉正文里没啥提的必要,所以也就没写,无非就是在美国做了声带修复手术之类的。

 

这篇结束后我大概不会再写喵汪了吧,所以想让结局是另一个开始,未来还要继续,还有无限种可能。

 

不再写,只因我已经写尽了他俩。他们可能的过去,生活的现在,和幻想的未来,甚至于对他们事业的期望,我全数都写过了,我把所有对他俩的爱,对他俩的祝愿,和对因他俩儿认识许多朋友的幸运,都融入在了过去的这些文中。

 

以后的日子里不再写他们,却不会停下继续喜欢他们的脚步,可能渐渐就不是作为粉丝那样狂热,但看到他俩仍是要驻足,仍是觉得美好,他们带给我的爱好与习惯,可能会伴随我半生。

 

最后用王老师曾在日志中记录的话来自勉,不做蝼蚁不做神,做个写字儿的人。

评论(33)
热度(59)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