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缄默(8)

  • 更啦更啦,马上就要完结惹

  • 最近lo主诸事不顺,心情低谷,希望一切渐渐好起来


8.

他们本是因爱在一起,两个大男人,挺起胸膛拍拍胸脯,没什么不敢承认也没什么扛不住的,王声不在意别人说他如何,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东西是他不能忍受的话,那大概是文人脾性一般的所谓的人格尊严。

 

戏子。

 

王声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般的笑。

 

有的时候,也不是只要有地方能跳舞就成的。

 

苗阜没在意的事儿却扎在了王声心里,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被时间浇灌,一点点的生根发了芽。

 

王声肯出去参加比赛和商演了,在苗阜忙得底朝天的日子里家中也不见了王声的身影,好似要凭自己的能力让那些流言不攻自破一般。

 

等苗阜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是好一阵之后了,那时候的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有一个月没好好与王声说过话了。

 

“怎么突然觉着咱俩跟那结婚几十年了似的。”苗阜夹着王声给他炒的菜,“对了,周末我们那有个酒会,这帮圈子里的人都回去,让带家属,你……”苗阜想了想,“你跟我一块吧?”

 

苗阜脑子里已经成型了几百种王声不理会他的反应,唯独没想到他自然又痛快的点了头。脑子转了一圈,苗阜明白了,并且暗自也打算让那帮人看明白咯,王声是他正儿八经的男朋友,不是什么包养来的。

 

那一天苗阜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领带板板整整的一系,倒有点意思。王声不喜欢那样,穿了身中式短褂,跟苗阜并肩走近会场,免不了被打量。

 

“你好你好,诶这是我男朋友,王声。”每当苗阜这样介绍完,对方的表情总是僵的,看多了自己竟还有点恶意的快感。

 

“苗阜,苗阜你过来!”领导在不远处低声喊他,苗阜想拎着王声过去,却被领导揽过肩膀带到了一旁去。“我说你这事过了啊。”

 

“过了?您不说可以带家属来嘛!”

 

“苗阜啊,玩玩的话也就算了,你的前途现在可是一片光明,这事儿就是丑闻!对咱文工团来说也是抹黑的事情!你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

 

苗阜想辩驳,他灵活的脑子里有成千上百句话想说,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他转过身不再理会身后说个不停的道理。王声不能与人说话,苗阜不在身边他便退到了一个角落里去,独自站在那,眼神没有个焦点。

 

苗阜走了过去,表情上有难以掩饰的不悦与失落,他喃喃道,“声子,咱得变得更强大才行。”

 

强到让他们无话可说。

 

王声伸手理了理苗阜的西装领子,苗阜就抓住那只手,凑近了些安慰性的吻了吻王声的嘴角。

 

这个在公众场合宣告一般的吻不带任何侵略性,甚至它是极度柔和的。本该如小说版浪漫又戏剧化的场景,在实际做出来的时候,带来的却是满满一心口的苦涩和周身尴尬的沉默。

 

 

这件事没改变任何事情,苗阜和王声还是好好的在一起,过了一年又一年的日子,渐渐各自在各自的领域都是小有了名气,经济也不再是那样紧张。只是,似乎总是没有最早在一起时那样的开心事儿了。

 

苗阜帮不了王声什么,王声也阻止不了苗阜的脚步。只有在偶尔狂风暴雨的夜晚,老旧电路一次次承受不住负荷崩溃的时候,王声翻出好像永远都用不完的囍字红蜡烛点上,他们才容易想起肌肤相互依偎带来的温暖。

 

再后来,苗阜决定买个新房子,于是家里便没再停过电,那一包还没用完的红蜡烛,也不知放到哪儿去了。

 

 

苗阜在他的剧本里写道,他悟了半辈子的生活真谛,原来在充满苦难与迷茫的平淡如水中。


————————TBC————————

评论(6)
热度(30)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