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缄默(6)

  • 我就一写字儿的

  • 说来我撸否里除了文基本上也没啥了

  • 不爱就不爱我们跳舞吧,少说多做我们撸文吧。



苗阜一拳头打在了棉花糖上,他俩之间静默了好长一会儿,就像平时那样,然后苗阜挠了挠头发,“我去洗澡。”

 

洗完澡他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也不知王声在客厅在做什么。

 

只不过到了半夜他迷迷糊糊睡得有点晕乎的时候,王声微微潮湿的,带着干净肥皂味道的身体靠了过来,拱了拱趴在了他肩头。

 

苗阜眼睛睁了一条缝,没理王声。

 

王声似乎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手掌摸上了苗阜的脸颊,这边嘴唇轻轻的贴着苗阜带着点胡茬的面颊,不带情欲的磨蹭着,一点点磨蹭到了唇角,然后他的唇轻轻的贴上了他的唇,王声的唇瓣动了动,用唇语跟苗阜说。

 

“我会去的。”

 

苗阜眼睛都没睁,伸手就把人抱结实了,一个翻身压身下。

 

“王声,你这人就是矫情,真的矫情。”

 

可我他妈喜欢,喜欢的心甘情愿的。

 

 

比赛时间距离还有一个多月,王声有大把的时间去练习,苗阜想这日复一日的磨练才是真正难熬的地方,而王声却能做到,他有令自己都羡慕的专注。

 

当他对着镜子眼神都沉淀下来时,那个世界就谁都没有了。

 

王声说他会去做一件事,就真的会投入心神,明显加大的练习量让王声的胃口都变大了些。

 

那天王声练习不小心扭到了脚,苗阜两天前跟着剧团跑去外地了并不在家,他一瘸一拐挪到沙发里,抱着自己的脚将头抵在了膝盖上,天黑了屋里却没开灯,整个房间都只有王声疲惫的喘息,一时间他也觉着一片迷茫,未来如何完全看不见,所做的一切全部,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然后门就开了,虽然没有什么危险发生,但苗阜确实是他的救星。

 

苗阜推门看到王声抱着他自己的脚坐在那,汗水顺着都滑到了脖子,他看不清他的脸。

 

“受伤了?”苗阜衣服都没脱,直接走了过去,半跪在地上,“让我看看?”

 

王声缩了一下,没抬头,苗阜没管他,伸手握住了王声的脚,温度是冰凉的。

 

苗阜试着前后扭动了下王声的脚,“疼吗?”他摇头。“这样呢?”他抖了两下。苗阜就起身去冰箱里拿了冰块,用毛巾裹住,敷在了脚踝处。“这下看你休息不,小兔崽子。”

 

王声伸出另一只脚轻轻踹了苗阜肩膀一下,抬头眼里全是斗志。

 

 

等王声去比赛那天,苗阜突然明白了那些送孩子进考场的父母的心情,他甚至比王声还紧张,以至于最后被王声勒令在家老实待着,王声自己拖着行李去面对持续四天的各种形式的比赛。

 

等回来的时候,有三个消息。第一,王声表现得很好,得到了一致好评。第二,人家推送到国家级比赛的人是内定妥妥的。第三,节目不一定啥时候会在省里电视台播出,能上电视了。

 

“没啦?”苗阜眨巴眨巴眼睛,“这就完事了?”

 

王声甩掉包瘫到沙发上,轻松的笑了,还笑得倍儿开心。掏出手机来按了按,伸手给苗阜看,苗阜一弯腰,短信编辑栏里写着。

 

我尽力了。

 

谢谢你。

 

苗阜一屁股坐在王声身边,伸手使劲戳王声的额头,“老子半个多月的心血啊你就这么完事了!妈的!小兔崽子想死我了。”

 

苗阜拽掉王声还没来得及脱掉的鞋,又触碰到了他冰凉的脚。

 

 

一个人如果是玉做的,苗阜想,那冰冷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TBC————————

评论(32)
热度(45)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