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缄默(5)

  • 好久没更了,有木有想我

  • 这篇的基调不太好诶,每次写心情都不是很好



苗阜的剧本进展不错,很快舞台剧就上映了。效果比预想中的还要好,半个月后,苗阜竟也是业界内小有名气的人了。


王声没有另谋高就,省里也没哪个团乐意收他,他也不想离开西安,倒是一直闲着了。


苗阜搬来和他一起住,他卖掉了沙发和几个椅子,收起了客厅里所有不必要的东西,硬是倒出一块空地,苗阜给安上了镜子,于是王声能在家里跳舞了。俩人又同时弄了个诺基亚的手机,偶尔也能短信交流了,一切似乎都慢慢走上了正轨。


有一天苗阜吐着烟圈按着遥控器,电视上突然出现的广告吸引了他的目光,然后他喊了起来。“王声!王声!!来看这个!”


王声沾着水的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小跑两步出来,看着电视上在说什么舞蹈大赛。


“赢了就能参加国家级的比赛……”苗阜抬眼试探性的看王声,果然他的脸上写满了无趣二字。“我觉着你肯定没问题。”


王声转身,回厨房继续做饭去了。


后来苗阜打听了一番,人家要体制内的,不玩什么海选。王声听了,耸耸肩,一副我早就看穿了一切的样子。


“没事声子,哥在铁路那边,也算是个人物,看在我最近的成就上,怎么也得给我个面子啊……”苗阜吐着烟圈絮叨着,王声靠在他身边,合上手里的书拍了拍苗阜的脑子,一直在摇头,苗阜倒是更坚定了。


我会让你去的。他在心里默默这样想。


后来的每一天,苗阜都是醉着回去的,或是为了王声的前途,或是为了自己的。王声要么看书等苗阜回来,要么是在客厅的半吊子舞室里跳得大汗淋漓。


那些你侬我侬,那些缠绵悱恻,还没来得及品尝个够,就消散在了琐碎又无言的世界中。


其实苗阜的酒量并不如别人想的那么大,他只不过是醒酒快的体质而已。当在那热闹非凡的场面中,他突然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不说话了,熟悉的人便知道,他那是在醒酒中。


苗阜喜欢酒,特别喜欢。当脑子晕沉沉的时候,心底有块地儿会变得异常明亮,好像世间什么事儿都能看透一样。苗阜往后挪了挪凳子,悠悠的点上一颗烟,脖子无力的向后倒去靠上椅子背,喷出的烟雾就把整个世界都模糊了。


他也是寂寞的人。在嘈杂繁乱之间寂寞。


他与王声,本来就是两个孤独灵魂的相遇。


苗阜终于是给王声弄了个体制内的身份,名也顺利报上了,前前后后全都打点好,上边捉摸一下也给通过了资格。“这王声啊,不会说话,可以给打个身残志坚的标签,至于其他的,就不难为他了。”


王声跟苗阜以前追过的所有姑娘都不一样,不是给一束花就能眉开眼笑的。折腾的这么一大圈,王声却只是看了一眼那单子,掏出手机发了俩字,不去。


然后放下手机,自顾自的又跳起来了。


苗阜火了,真的火了,他一把拉住王声,眼睛里都写着愤怒。“你想咋?我做了这么多到现在,像个傻子一样是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些体制来体制去的,规定这规定那的,还有那些潜来潜去的规则,特别拉低你的逼格是吧?”


王声抿着嘴唇,用他晶亮的,从来不服输的眼神看着苗阜。苗阜是喜欢他那双眼睛的,可此刻却只是让怒火烧得更旺。


“王声,你是成年人了!你他妈不是个孩子!没有人生到这个世界上是一尘不染的!”苗阜一拳砸在镜子上,随后浑身都卸了力气,“你想要的,他妈的到底是什么?”


王声拿起手机,按动键盘发了个短信,苗阜腰间一阵震动,他翻开手机盖,看到来自王声的短信。


“舞蹈本身。”


苗阜几乎是挫败的,他想摔了手机,也想揍一顿王声,可是不论哪个,他都不忍心,所以最终他只是静静站在原地,连表情都没有改变。


手机又嗡嗡震动两下,王声传来的另一个信息,苗阜叹了口气,无力的戳开。


“还有家。”


苗阜楞住了。


王声说,他想要个家。


————————TBC————————

评论(36)
热度(40)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