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缄默(4)

苗阜是个幸运儿,很多人都这么说,苗阜自己当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受过几年苦,可还是熬出来了,熬到了如今又碰上王声,给了他爱情和梦想的火种,让他得以以他为契机,接触到一个只有入没有出的,凝视而不语的世界,竟是让浮躁的心沉淀下来了。

 

苗阜铁路上没爬多高,倒是踏踏实实写了几个剧本,在王声那个狭窄的房子里,借了他的书和桌子,还有人,诞生了几部不错的作品,已经开始联络演员排练,准备小范围的公开巡演了。

 

可王声的状况却不太好,他一直孤独,苗阜从认识他那天起就知道的,可他当时没想到他会受到排挤。

 

想想看,一个不分昼夜疯狂跳舞的疯子,孤独却骄傲的冷眼看世人,无法也不屑应付交际却常年占据中心位置,只因为这疯子的练习时间超出常人身段漂亮了那么一些而已。

 

所以当团长说咱们换个女孩子来领舞的时候,几乎每个人的眼睛都绽放出了喜悦的光芒。

 

“凭什么?!太不公平了!”苗阜气得直拍桌子,“这跟男女有关系嘛?你跳得比谁都好!”

 

王声却是毫不在乎的,无所谓的在那压腿,脚搭在柜门上,整个上身轻柔的紧紧贴伏到腿上,过一会儿再换另一条腿。

 

苗阜知道,他跳舞不是追寻什么地位高度,只要有地方能跳,有人看,他就可以继续跳。但苗阜不甘心,他不忍心看王声在一个角落的位置里,或者在人群里那样奋力的跳舞。他应该永远都像自己第一次见到他那样优雅又惊艳。

 

“我不信这世间的人都是瞎子。”苗阜心里盘算了起来,“下周的那个文艺汇演,省文化部的人会去,你别管在哪个位置,都好好的跳。”

 

这算是一句废话,因为哪怕只是练习,王声也是投入了全部心神的。

 

苗阜那场为了巡演之事陪上边喝的酒,让他吐了两天,王声给他扔白眼,他倒是笑笑,“哥哥也是尽力为你打了边鼓咯。”

 

 

“哎你团里那个身段很漂亮的,长得可白净的男舞蹈演员,让我见见呗。”演出结束后,领导专门找到团长,对演出节目给予了巨大鼓励后,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团长不太情愿的把王声带了出来,领导打量了一下他,不断的点头,“不错不错,条件确实好。”

 

“这样的人才你就放在角落里当群众?太可惜了吧?”那人这样说着,团长也只是尴尬的笑笑。“这样,这人我要了,好好培养是个好苗子。”

 

王声皱起了眉,这个人看他的眼神,让他浑身难受。“你晚上到我那找我,我们可以详细的谈一下关于你的,未来。”他走过王声身边的时候,压低声音这样对王声说着,未来两个字咬音极其暧昧,王声瞬间便懂了其中的意思,伸手拉住了领导的胳膊,转身冲着脸就狠狠的揍了一拳。

 

这一拳不但揍倒了领导,也揍来了一纸开除证明,王声可以打包走人了。

 

他在舞团最后一天过的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傍晚结束后苗阜还是从舞室看着了他,不过没有在跳舞,而是坐在那个木头桌子上,看窗外风景,身边是收拾好的一个鼓鼓囊囊书包。

 

“你的观众在这呢,想跳就跳吧。”苗阜说,王声没有动作,苗阜犹豫了半天,讷讷的说,“我不知道他有那个癖好……”

 

王声却轻轻摇了摇头,转过身来面对苗阜,还是那样坐在桌子上的,对苗阜笑笑伸出了胳膊。苗阜走过去,心疼的将人抱住,“我们再想办法,一定有路的。”

 

王声在他怀中点点头,伸手将苗阜揽得更紧了些。

 

今天是他最后一天能使用这间屋子的日子,今日之后,这个港湾即使在日落后也不属于他了,苗阜也更没有来这里的理由了。

 

苗阜轻轻的,温柔的吻着王声的唇,像抚摸一直小猫,用自己的温度给他偏凉的体温带来温暖。

 

门开了一条缝,王声睁开眼,便看到她们舞团的一个姑娘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瞪得极大,双手死死捂住嘴巴生怕叫出声来,墙角有一个粉色的包没被拿走,想来这位是主人。

 

王声心里突然就升出了一股叛逆的快感。撞到两个男人接吻,惊讶吧,害怕吧,厌恶吧,鄙视吧,可是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一双眼睛太过凌厉,直直的透射过来,让门口的人下意识躲开了目光,转身,跑了。

 

苗阜自然是听到身后的动静了的,也看到怀中人像个对侵入自己领地的人示威的猫,毛都是炸的。

 

在他们那个年代,世界好像没给他们留什么生存空间,没有人告诉他们这样的人如何挺胸抬头,尽管嘴上倔着,骨子里却难免的被灌着自卑。

 

苗阜伸手抚了抚他的后背,轻咬他的唇以提醒他专心。

 

管他呢,用王声矫情的文字来说,他们就是,

 

 

不说风雨不说年。

 

 

 

也不说永远。




————————TBC————————

评论(37)
热度(52)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