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13)

你们猜到今晚还有二更嘛~?

你们猜到这个发展了嘛~?

一路演出顺顺当当,观众的反应超乎了想象,王声捉摸,许是什么粉丝聚会,来了很多外地朋友。虽然心中存有疑惑,不过眼瞅着攒底说完,再来个返场就结束了,王声这颗心也就都放下了。

鞠了躬,有两位粉丝上来鲜了花。妹子求跟苗阜拥抱,那人居然摇了摇手,拒绝了。

“今儿不合适啊,不合适。”苗阜伸手请两位妹子下了台。王声啧啧称奇,“哟呵,今儿吹的什么风啊。”

苗阜只是笑笑,把花递给大秦,调了调话筒。“我跟王声,我俩在一起马上十年了。我指的是感情上哈,不是搭档,快十年了。”

“啊……”王声一懵,他俩的关系虽然不是保密的,但也基本不会在公开场合提起,苗阜今儿在台上开了这口,王声完全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只是用一种复杂的表情凝视着苗阜。

“其实有的事儿啊,你心里惦记着,一直捉摸,但是没用,决定往往只在一刹那。我这两天跟两个年轻的朋友喝酒,在他们身上,我看着了一种光芒,也许是被他们感染吧,我这心里惦记了这么久的事儿,一瞬间就决定下来了。”

苗阜说的深情,王声却连话都不接了,他微微张着嘴巴,向后台瞟了一眼,隐约看到后台有些骚乱。

“刚才有粉丝,两位美女,来给我们送花,我这后台啊,也准备了一束花。”苗阜看看王声,笑着,“你等我哈,我去拿。”然后一溜烟的,人就跑下去了。

“我可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各位……”王声无奈的摇摇手,换来底下一片他不太懂的嚎叫声。

在后台的苗儿和声声倒是知道怎么回事,大秦把花一抱下来,后台就乱了起来,“东西呢东西呢!别藏了快拿出来,苗阜一会儿就下来拿了。”

“哎,你,小王声,别在这站着,来来,拿好这东西,跟我去对面那后台。”大秦拽上小王声和其他几个人,一溜小跑的窜到了对面的侧台。

声声就此错过了老苗下台拿东西的样子,等他能看到舞台的时候,只看着老苗手捧一大束红玫瑰,一步步走向王声,把王声弄得无措的退了好几步。

“哎,哎不是!你能告诉我这么大个玩意藏后台哪儿了嘛?!”在满场的口哨和欢呼声中,王声像一只受惊的仓鼠。

苗阜双手捧着花,往王声怀里递,“来宝贝儿,提前祝你十周年快乐!”

“你这提前了将近一年祝贺的像话么!”王声唰的红了一张脸,嘴上却还是不饶人,他伸出手把那一大捧花抱在怀中,本以为这样就完了,哪成想苗阜摆弄了一下话筒,接着开了口。

“我啊,准备不充分,就提前了这么几天,还得骗他我是去北京了,紧赶慢赶的,只来得及匆忙请来一些重要的家人和朋友,这台下啊,这边是王声的父母,这边是我父母还有哥哥,虽然说这个中国的法律现在还不允许吧,但是,我也欠他这么一个仪式,趁着机会,今儿就今儿吧!”

苗阜撩开大褂,从兜里摸索出一个小盒子来,打开,就那么在舞台上单膝跪了下去。偏偏好死不死的,背景的门拉开了,马飞的乐队好整以暇,在苗阜跪下去的瞬间,奏起了悠扬的曲子。

王声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当机了。

这个场景,如果换做一对男女恋人,或许早就能猜想到了,但是他们两个大老爷们,法律不允许不说,社会舆论也还没完全开放,再加上他们已经同居快十年了,上哪里能想到他竟然玩这招,让他一点防备都没有。

声声在台侧,手里捏着细长的礼花炮,跟大秦几个人站在侧台,随时准备着,在王声的手指被戴上戒指的一瞬间拧动礼炮迸出礼花来。

他知道,现在的王声抱着花已经完全死机了。同时的,他也能看到跪在地上的苗阜的表情,那是他在台上,总会看到的一副表情。

眼睛里带着认真,珍惜和宠溺,只映着一个人的身影。

声声下意识的抬头望去,他就那样看到了站在对面台侧里的,跟他一样傻呵呵手里拿着礼炮的苗儿,对方恰巧也在盯着他,他带着眼镜,所以他很清楚,那个苗阜,他的那个苗阜,正在以同样炙热的眼神盯着他。

十年不变的,除了理想和职业,大概还有你的眼神。

声声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

“声,咱俩结婚吧。”苗阜没用嫁娶一类的词汇,而是这样对王声说,不分嫁娶,同作为男人,互相的给予未来以期许。

全场一片寂静,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所有人都在等王声一个应许,等他点个头,或者说句愿意。

王声一句话都没说,但观众席里传来一阵低声的惊叹。

因为王声拧着眉毛,咬着嘴唇,眼睛里滚出了一颗滚烫的泪珠。

————————TBC————————

评论(48)
热度(83)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