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11)

11.

 

早上声声和王声一起站在门口送走了苗阜,王声去洗了个澡,等出来的时候苗儿和声声已经在等他吃饭了。

 

王声忍不住笑了,自从有了俩小的生活倒也是不寂寞。

 

王声灵光一闪,大白天的把俩孩子带去了园子,往那空空的观众席里一坐,把柜门钥匙扔给俩人,“去后台换身大褂,来一段瞧瞧。最里面那个是苗阜的,旁边的是我的,别穿错了。”

 

俩人撩开帘子站出来,王声一晃神,仿佛回到了那个和苗阜一起撂地的日子。“好好看看这幅光景,这是以后你俩最根本的舞台。”

 

醒木落下,俩人来了一出大上寿,期间几次王声内心都忍不住扶额,感叹自己当初咋是个这,哦对,苗阜也是一样。

 

王声像对待苗阜那些徒弟一样,细细的从头到尾给讲了一边活,他说,“老爷子走的早,我替他多教你们点儿东西。”

 

“哦,对了,还有个问题。”王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突然说到,“昨晚你俩到底啥结果?”

 

“啊?”这一句给俩小的问懵了。

 

“他、他说他需要时间。”声声瞪了苗儿那么一眼,不过在对方眼里看来是带着娇羞的,苗阜有点憨的嘿嘿一笑,声声便挂不住脸的转身下去了。没来得及追上的苗儿看到王声在台底下按着手机说什么“老苗,我猜对了,诶,咱赌的是啥来着?”

 

等他们换好衣服出来,王声正好接到大秦的电话,说是有点门道,需要带他俩过去。

 

“我大姨夫的同学的弟弟认识一个,就是那种神神叨叨的人,专门捉摸这东西的,说一般情况就是找到媒介,对那啥媒介修复一下就能咋来的咋回去了。”大秦开着手机导航,在小巷子里窜来窜去,终于是找到了一个阴森又破烂的地方。

 

“真的不是骗钱的算命先生么……”敲开门,是一个女人接待的她们,他领着大秦和王声坐到了沙发了,“您二位现在这里休息,我们先生只见这二位。”

 

俩人被那女人领进去了,大秦和王声就坐在外面各玩各的手机。

 

“诶对了,苗阜又去北京了你知道不?”

 

“啊?啊……啊,知道,听说了。”大秦楞了一下,又赶紧装作没事一般的应道。

 

王声却也没在意,“大剧场忙得过来吗?用不用我去?”

 

“不用不用不用!你忙你的,开场前来换衣服就行了大角儿。”大秦笑了两声,王声觉着他笑的有点干。

 

“你们搞什么名堂?”

 

“这话咋说的,啊,苗阜不在这我就吱唤你?我半夜出门让人揍一顿咋整。”

 

没用多久俩孩子就出来了,一问情况,说是把他们那出租房的钥匙留下了,等收拾好了,用那把钥匙去开老苗和王声他们家的门儿就行了。

 

“成,这不挺好的么,等着就行了。”大秦松了一口气,发动了车。

 

“还有其他什么事吧。”王声看默不作声的俩孩子,表情上没有丝毫的开心。

苗儿张张口,“在这边的所有记忆,都不会保留。”

王声听了也只是点点头,“这样更好些。”

然后车内就是一片沉默。

窗外下起了一点小雨,雨滴砸在车窗上,流出一道细细的线条。

“晚上我再帮你们说说活吧。”王声划拉着手机,头也不抬的说。

————————TBC————————

评论(58)
热度(66)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