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10)

  • 居然是在这个时间更的文,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啊……

  • 开了新的脑洞,而且已经动笔写了

  • 等这篇完结就立刻放另一篇出来

  • 这章大概都是些日常,也是过渡,可能没啥爆点不过还是打滚求评论www

  • 你们的每次评论都可能影响后续发展【我说的是认真的】



一番折腾,打车送走了大秦,他们四个也终于是互相拖拽着进了家门。


苗儿醒酒快,这会儿已经基本清醒了,声声还在闹腾。老苗压根就没醉,背着快睡着的王声,进门就给撩床上了。


苗儿拽了拽声声,也是回了房间。用湿毛巾帮他擦了脸,声声也终于是清醒些了。


“王声,你先别睡,我有话说。”苗儿的语气格外认真。


声声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子,他得是傻了才不知道苗儿想说啥,刚才在外面看到那副画面的时候身边这人可是把他的手握得死紧,紧到他觉着通过手心都能互相传达到心跳的地步了。


“啊……头疼啊,不行了,我得睡觉了。”声声捂着脑袋展示他浮夸的演技。


“我跟你坦白,我有这心思,而且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以为,我能压下去,或者藏住咯,咱俩就好好的还是兄弟。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王声,在看到了,看到了这些东西以后,如果我们能拥有这样的未来的话,我突然就觉得那些未知,那些可能会经历的痛苦、折磨、纠结都不算啥了……”苗儿的情绪激动,他直着身子认真说着,可声声的眼神一直在闪躲。


“诶苗哥你看,这边晚上看着的月亮比咱们那边看着大……”


“王声!”苗儿攥住了声声指着外面夜空的手,有点生气的喊他。


“哥哥……你得给我时间。”声声抬起头,认真的眼神回望到苗阜眼中。


与这边紧张气氛完全不符的,隔壁屋子里那对儿闹得正欢。


“洗澡不?”


“嗯~~~”王声一个音拐了仨调门。


“你嗯嗯是洗啊还是不洗啊?”苗阜看着趴在床上耍无赖的王声,笑容带几分宠溺。


“你、你管我……”


“得得,别洗了,赶紧好好睡觉。别像小的似的还在那闹呢。”老苗把衣服刚脱下,一直手就探过来挠他咯吱窝,老苗跟跳鱼似的就蹦起来了。“祖宗诶,你别闹!”


王声那哪是听话的住,此刻兴致上来了,不玩?不好使。


老苗心寻思,好你个小子,跟我玩这套。一扭身把王声压在床上,喝多了浑身发软的王声挣扎几下也没挣开,只能扭着笑着的躲苗阜挠他痒痒肉的手。


闹累了,俩人就就着这姿势在那挺尸。


“诶,俩小的干啥呢。”王声被苗阜压的喘不过气,说话声音都是扁的。“你下去,快压死我了。”


“谁知道。”苗阜一个翻身,躺到另一边床上。“进屋前看着小的我把他拉隔壁屋里去了,看那表情,我估摸着有话要说了。”


“啥?”王声撑开他快合上的眼皮,“这也太快了点,正常咱俩还得等个一年多的呢。”


“我估摸是受咱俩刺激了哈哈哈。”老苗喉咙里发出几声笑。“孩儿他娘就别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是不,咱俩睡咱俩的~”说道最后老苗那眉毛一挤,语气一挑,顿时就是个流氓的样子。


“不对,我不能答应,诶老苗,敢不敢跟我打赌,小的我肯定不答应。”王声爬到老苗胸膛上,用手指头戳他下巴上的胡子。


“看把你能的……遇上你这么个货我只能给小的我点蜡了。”苗阜抬手掐了掐王声脸上的软肉。


迷迷糊糊还没完全醒酒的王声只是笑,倍儿甜的笑,脸往苗阜胸膛上一蹭,说话也跟浆糊似的。“你有啥可心疼的,就你那死皮赖脸的劲儿……迟早都是你的,毕竟,从决定跟你单飞开始,相声也好,日子也罢,就非你这瓜怂不可了……”


王声说的糊弄,苗阜听的真切。


心猛的一颤,老苗觉着眼眶有点发酸。他突然想起了刚才他跟大秦说的事。


“诶对了媳妇儿……”


“嗯~?”


“有个事儿忘跟你说了,明儿有个宣传采访,我还得去趟北京。”


王声一听,还留恋在嘴角的笑意刷的就消失了,“周六就大剧场了知道不?”


“没事,能赶回来,肯定不耽误演出,这个采访他是……”


“没人管你那是啥。”王声脸一拉,翻身从苗阜胸膛上滚下去,转身自己盖上了被子。


“所以,行不啊媳妇儿……”老苗连着被子一起把人抱住。


“滚犊子谁是你媳妇,我说不行好使么。”王声这么说着,苗阜也不吭声,就还是抱着,王声的语气就不由得软了几分,“哎呀,去吧去吧去吧,赶紧睡觉去明天早起会儿收拾行李。”


“诶!”


————————TBC————————

评论(37)
热度(76)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