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7)

苗儿晚上在床上躺着,辗转反侧。

 

他和声声中间还是隔了那一道缝儿,不大,却像条鸿沟。苗儿心里想着,脑子里念着,想去跨越那鸿沟,但他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是受了这种所谓既定的未来的影响。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有人想推他大胆走过去。

 

下午出门儿,他坐上了老苗的大奔,三十多分钟的车程,老苗跟他嘚啵了一路。

 

他的心思在老苗面前根本不用隐藏,苗儿看着老苗那双眼睛时候会想,就算他不是自己,这点儿相处时间里,那双眼睛应该都已经把他看透了。

 

“跟你说,你当时不知道,窥视王声的人多了,啊……我是说这个相声上哈,你数数你认识的那些货,哪个能捧的好?除了老先生你就能抓出一个王声来了。而且啊,就算还能抓出另一个,那也比不过他。”老苗鼻梁上架着墨镜,下巴上一撮胡子被修的整齐。

 

“你知道现在我俩啥情况吗?”老苗的脸上又有那种得意的笑,“他不跟除了我以外的人上台。”

苗儿的心里有点不爽,他现在跟声声虽然是固定搭档,但不代表王声是他一个人的捧哏,或者说,他们的状况还处于那种谁在谁演谁有活谁上的混乱状态里。“我俩现在的状况,不允许那样。”

 

“那会儿当然不行,所以你得清楚你现在该做啥。”苗阜打着方向盘,转向灯滴滴的声音让苗儿莫名觉着烦躁。“声声啊,心思在你身上的,这你不用太担心,啊,当然还是得对他好,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事儿,这是老人言你记清楚咯。”

 

苗阜空出的一只手点了点苗儿的大腿,“好好学相声,让自己说的好,说的比周围任何一个逗哏的都好,王声才能是你的。还有,抓紧他。”

 

苗儿一怔,老苗那边还在继续叨咕。

 

“不管经历啥事,爆红也好,低谷也好,不能松手。能陪你起起伏伏走完这一生的,除了王声,不可能有别人儿了。”

 

苗儿是个讨厌被说教的人,初中时候讨厌老师,技校时候讨厌大他两级的学长,比起被教导,他更喜欢自己去闯,自己去看。有人说过他,也就王声的话能有百分十三十入得了耳。

 

“我跟他,是我俩自己的事儿。”苗儿一扭头,去看窗外风景了。老苗对此,只是轻轻笑。

 

苗儿又翻了几个身,实在是睡不着,怕打扰的声声,他便起身去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点起了一颗烟。

 

他现在理解老苗那个轻笑的含义了,他见识到了那个公司,见识到了工作状态中的老苗,看见他在烟酒辗转中如何从容又霸气。

 

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做才有这样的未来。

 

 

老苗半夜的时候惊醒了,一身的汗。

 

酒精让他头痛的要命,不过意识倒是清醒了。衣服换成了睡衣,闻闻身上也知道王声帮他擦过身子了,扭头看在深度睡眠中的王声,额头上也是一把汗。

 

哦对,他喝了酒,王声怕他伤风,不会开空调的。

 

伸手抹掉了王声一脑门子的汗,苗阜凑过去轻轻亲了一口,起身打开空调定到合适的温度,自己出去到客厅消汗。

 

“哟呵,你咋没睡?”老苗第一件事也是点烟。“心里有事儿睡不着?”

 

“嗯,点颗烟思考人生。”

 

老苗本来寻思抽颗烟就回去接着睡,但他突然看到了还在茶几上的那盒饼干,他想了想,打开拿起一块嚼了一口。

 

“这不是声子买的。”老苗吧唧吧唧嘴,抬头盯着苗儿,“你给他买的?”一句质问出口,不免带了三分不爽的语气。

 

“我给我声声买顺带的,咋?”苗儿这一句也不是好声好气。

 

“还跟他说啥没?”

 

“说是帮你给他的,要不他不拿,要给声声。”

 

“他现在不吃带糖精奶精的东西。”老苗吃完了那块饼干,把剩下的装回去。“所以我也不给他买这样的。那小嘴儿可挑着呢,咬一口估计就明白了。兄弟……啥叫猪一样的队友……”老苗不断拍着自己发疼的脑门儿。

 

“那、那我这儿是办错事了……?”苗儿一口烟差点没呛着。

 

“没事,他都不让我动这玩意,可见稀罕着呢。他是生我气,跟你没关系。”

 

苗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我晚上那会跟声声在书房看书,王声就一个人在客厅坐着来着,声声跟我说,看他那样子……觉着,可寂寞。”

 

“是么……”老苗没忍住,又点起了一颗烟。

 

“我刚才捉摸你下午和我说的话,现在说给你倒也挺合适的。”苗儿掐灭烟站起身来,“抓紧他。”

 

说完,苗儿转身要回屋了。

 

“你知道我最得意的事儿是啥么?”老苗提高了一个音调。“不是我有多牛逼,而是王声在我身边十一年,他还是那个王声。”

 

那个人鬓角有一点白头发,皮肤也是糙的,可眼睛是晶亮。

 

“不,应该说,成了更好的王声。”



————————TBC————————

评论(46)
热度(81)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