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5)

  •  @西门猿飞你爹会幸福  二更来了,献给菲菲家声声。

  • 别误会,她家猫叫声声。

  • 这章不给我评两百个字我不干嘤嘤嘤



声声跟着王声,一路坐公交车去了尚勤路,下车走了那么十几米,声声便看到了那蓝底的牌子一点点,一点点的露出来,最终全部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他几乎腿都是软的。

 

他想起了现在属于他们的那块地儿,上书福宝阁三个大字,拿的是百分之二十的工资,大褂基本是公共财产谁上台谁穿,多少次醒木一落眼前空无一人。

 

而他现在所见的,一栋他那会儿还没有的楼,一块他没见过的匾,旁边挂着两串红灯笼,匾上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三个字,王声眨巴眨巴眼睛,确认那和他们那个QQ群名是一样的三个字。

 

青曲社。

 

那些仿佛做了半个世纪的梦,那王声和苗阜一起朝思暮想的一块地儿,就这样突兀的闯入他的眼睛,带着令人炫目的光芒,刺得他眼睛发酸。

 

一双手轻轻的拍上了他的后背,“进去瞧瞧,看着谁也不用搭理他。”

 

“来了啊。”王声推开后台门,刚想跟里面人介绍一下声声,回头却见那人跑到了园子里面,瞧舞台,瞧座儿,瞧茶杯。有三三两两的人已经来了,正带着点疑惑又惊讶的眼神看着声声。

 

王声赶紧过去把人拉进后台,“你在后台别乱窜。”

 

“哎哎哎,王声,这不对劲啊,你和苗阜啥时候把孩子生出来了?”鹤翔在后台,看到进来的年轻人,一身运动服背着书包带着口罩,俨然一个逃课的高中生。

 

“我在路边垃圾箱看着的,感觉跟我长得像就抱回来了,咋样,跟亲生的似的吧。”王声头也没抬把话扔了回去,掏钥匙打开自己的柜门,准备换说书的衣服。声声抱着书包往王声身边一坐,一副乖样子跟个学生没什么区别,一后台的人竟然也是没人好奇问一句这是你家哪边的亲戚。

 

“师叔,上次我使那活总感觉气口不太对,不知道咋捧好,您给看看?”有声声完全不认识的人凑过来跟王声说话。

 

“你跟我对下我看你咋使的。”说着王声张口就溜出了逗哏的词,听那位一句句捧,声声竖着耳朵听着,觉着这水平跟他们后台那些差不太多。

 

“哪有这么说的,你在那儿多喘口气啊,下面那句他话没说完你就得接,像这样……”王声比划着手跟那人说得激动,声声只觉着自己被自己上了一课。

 

外面的声音渐渐吵闹起来了,后台来的人也越来越多,王声看看表,六点多,远远不是说相声的时间。

 

“一会儿是评书场,你知道我现在在说什么吗?”王声拉声声到台口,声音压低了几分,“在说封神,就快说完了。”

 

声声瞪大了眼睛,才明白过来这外面吵闹的声音,这些人是来听他的评书的。封神,他心心念念了许多年却一直不敢挑起来的书。

 

正想着,外面舞台的红布扯开了,声声和王声一起躲在出将的帘子后,他顿时觉着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

 

王声靠在备场口的墙上,对他说,“你撩开一点儿,偷摸看一眼,一个缝儿就行,别让外面的看着你。”

 

声声漂亮的指尖捏住了那暗红色的布,撩开那么一点儿缝,这一看吓得他整个人向后蹦了一下,后背撞上墙,咚的一声,书场顿时安静了下来,隔着帘子声声都能感觉到外面那黑压压的人群把目光集中到了这出。于是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了。“这些人都是奔着你来的?”

 

王声把他拉进外面人看不到的过道里去,自己站在帘子后揉了声声短短的头发一把,“这些人是奔着你来的。”

 

撩帘儿,上场,坐定。

 

“昨儿啊,我碰着个好玩的事儿。我不知道您各位还记不记得自己十年前是啥样,这两天,因为点儿事我有幸,啊,得以重新审视十年前的自己。您那会儿要是跟我说啊,你这十年后火啦!是艺术家啦!我肯定张嘴就回一句‘你全家都是艺术家!’不过,等这天真来的时候,你还真挺羡慕自己年轻时候的,看着自己那样执着认真的样子,总忍不住想说句感谢的话,哎,你瞧,今儿咱这儿坐满席满,是多亏了你了。”

 

隔着青曲社舞台上薄薄一扇屏,声声低头站在那,他听得着王声的每一句话,也听得懂每一句,一颗心脏带着一身的热血,沸腾般的撞击着大脑。

 

“时间差不多了啊,咱开书。”

 

屏外,醒木落下。咱书接从前。


————————TBC————————

评论(55)
热度(76)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