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4)


4.

 

老苗去刷牙了,苗儿起身去帮忙捡碗筷。一顿丰盛的早餐由四个人一起解决。

 

声声给老苗和苗儿各盛了一碗粥,给王声和自己各夹了一张饼。王声坐下,笑笑,把自己碗里的饼夹给了声声,“现在胃不如以前了,我跟他学着早上一起喝粥,饼是给你特意烙的,你多吃点。”

 

十年的时光,也是足以改变一个生活习惯了,尤其是对于两个共同生活在一起的人来说。“那我就不乱夹东西给你们了。”声声这样说着,顺手给苗儿碗里夹了一块肉,苗儿埋着头扒拉进嘴里。

 

老苗看着了,嘴角爬上了笑。

 

十年间的摸爬滚打把老苗一双看人的眼睛磨得更亮,很多曾经不明白的事儿如今倒是清清楚楚的3D立体呈现。

 

“声子你有事儿瞒我。”老苗叼着筷子说。

 

“啊?”王声不明所以,又分别给小的夹了点儿菜,尽显主人风范。老苗咔吧着眼睛把自己碗递过去求夹菜,王声只给他扔了个白眼。

 

老苗也没生气,朝声声那边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跟王声说,“诶,你敢不敢报出时间,比比咱俩到底谁更早。”

 

王声一愣,反应过来自个昨晚的表现肯定是没逃过这个老狐狸的眼睛,脸上不禁又是一热,“吃不吃!不吃刷碗去!”

 

老苗那话没背着人说,也落了俩小的耳朵,苗儿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声声似乎听了个一知半解,低头专心扒拉他的饭,却挡不住泛粉色的耳朵尖。

 

吃完饭,王声摸着肚皮满足的在椅子上剔牙,老苗收拾碗筷,不需要一句多余的话,很明显这是俩人多年磨合的结果。小喵汪觉着自己像客人一样坐立不安,最终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刷碗的任务交给了他们。

 

“我先去趟公司那边,今晚上肯定回不来了,你要是打算带他俩出去就别坐公交了,搞不好碰上谁。”苗阜对着他的衣柜选衣服。

 

“公司?”苗儿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老苗看了看他,想了想,“对,咱自己家的公司,跟我瞧瞧去不?”

 

“哎!”王声喊了他一声,示意这样不好。

 

“没事没事,我家那边亲戚多,随便说是谁都有人信,本来我跟我哥长的也像……”

 

“成吧老弟。”苗儿接茬。

 

“老子的便宜你也占?!”老苗糊了苗儿一脸衣服,“换衣服,走了大侄子。”

 

 

声声对这个不明所以的公司兴趣不大,收拾好碗筷后倒是和王声一起进了书房。

 

如果要声声来描述,踏进书房的瞬间是犹如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的,那一本本塞满了墙壁的书册,让声声恨不得扑上去。

 

“别人我碰都不会让碰的,不过你的话没关系,你有分寸。”王声坐进了一张很软的双人沙发里,捞过桌子上一本书抽出书签看了起来。

 

说来这双人沙发是他们两个人用的,王声带着点甜蜜的心思把它搬进来,想着俩人可以窝在一起看看书。

 

不过那样的机会一直以来都很少,苗阜不像他那样能泡在书里一天不出来,对于王声这个从不说出口的小愿望,苗阜经常做的倒是枕在他的腿上,他看书,他看他。

 

最后结果无一例外都是老苗睡得呼噜震天响,王声一动发现麻了整条腿,于是他就一脸嫌弃的赶他回了房间,双人沙发他得以一个人独享。

 

王声本来给声声留了半个沙发,但那家伙似乎用不上了,他一本本额抽出感兴趣的书,当然,王声的书柜里自然都是他喜欢的东西,他把它们摞成一摞,就地坐下看了起来,开心的情绪溢于言表。

 

“下午没事我带你出去转转,不过西安城这个地方,十年也还是四四方方。”

 

“记得出租房楼下有家蛋糕店的核桃酥很好吃来着不?10年就黄了,回去你赶紧多买点吃。”

 

“你现在说什么书呢?四平山?”

 

声声终于是把头抬了起来,“嗯,在福宝阁说下午场。二十块一张票,来的人不多,一般开场得等个二十分钟,要是有人来今儿就开,没人来就下回再说。”

 

“哦对,那会儿还收票钱呢。现在可都是免费咯……”王声这样说了,声声的表情便有点复杂。

 

“下午跟我去园子吧?”

 

“哪家?”声声还是那副表情,惹得王声在心里笑个不停。

 

“咱家。”

 

来吧小子,来看看你一片迷茫下的未来。


————————TBC————————

评论(40)
热度(65)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