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3)


王声那门一关上,剩下苗儿和声声俩,顿时就安静了下来,俩人都没开口说话,少年心里揣着心事,还都写在了脸上。

 

“咱俩住上了有空调的房子呢。”苗儿说。

 

“都十年了咱俩还住在一起?”声声走进了他俩的房间,扫视一圈,“这屋本来就是客房,咱俩不来他们也是在一个屋。”

 

“嗨有啥嘛,要不在出租屋里咱俩不也是挤一张床。”

 

“咱俩那是因为没别的地儿能睡觉了!”声声脱下自己的上衣,准备躺下休息。

 

“我又不聋不瞎的,那个苗阜进门时候干了啥说了啥我也不是没瞧见。”苗儿一甩他的衬衫,打了个赤膊。“十年多长时间呐,啥事没可能,不就是咱俩处上了么,我不觉着奇怪。”

 

声声楞了一下,看了看苗儿,而他也在恰巧看他。声声顿时觉得有些窘迫,“说、说啥呢咱俩可都是男的。”

 

“你咋知道十年后社会是个啥形式?别琢磨了,睡觉吧。”苗儿那边已经躺下了,许是床很舒服,他还小打了个滚。

 

声声则是翻了翻他随身背着的一个书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不大的两指宽的MP3,插上耳机,长按,小屏幕上就亮起了蓝色的小字,他也躺下,听起了大鼓。也许是这双人床有点大,俩人之间有意无意的留了点儿空隙出来。

 

“诶我突然想到,咱俩经历的这事儿,也许能写个段儿出来呢。”声声的手指随着耳朵里的节奏一动一动点着节拍,说了话却没听到苗儿的回应,扭头一看,那人的表情有点微妙,感觉到声声看他了,他回头对上眼神,有点慌乱的翻了个身。

 

“跟你说话呢听到没呀?”声声摘下耳机想跟苗儿好好讨论一下这事儿,可话音儿一落,这安静的空间里有些暧昧的声音可就终于传入了声声的耳朵,来自隔壁房间的,不好明说的些许个动静。

 

一张白净的脸顿时就臊红了一片,声声愤愤的把耳机塞回去,那些他觉着动听的调子顿时刺耳了起来,身下的软垫也犹如针扎,他脑子里不受控制的出现了模糊的画面,长了那么几岁的自己,和身边这人……

 

窗外的月亮从云层里钻出来了,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在了俩人扯开的那条缝隙上,王声捉摸,这月亮,同十年前的相比,除了大了点儿也没别的区别。

 

 

这一宿俩小的自然是没怎么睡好的,苗儿起了个大早,结果发现王声已经在洗漱了,“诶你起这么早啊?”王声刷着牙,含糊不清的说,“你先等会,一会儿我给你找新的牙刷和毛巾。”

 

于是苗儿便有些尴尬的退回了客厅坐着,他忍不住多打量了一下这个王声。

 

与他身边的那个人相比,这个王声胖了些,眉眼更柔和了些,也不知是不是岁月带来的馈赠,苗儿总觉得这个王声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更有派,更内敛,或者说,更有韵味。

 

他穿着松垮的睡衣,整个人白净的反光,苗儿还眼尖的看着了他脖子上暗红的印儿,心脏便开始狂跳。

 

他,在自个的身边,会变成这样美好的人吗?

 

 

声声也起来了,打着哈气,不客气的和大的自己挤在了一起,一把水拍到脸上,眼神才清明了些。

 

王声吐掉嘴里最后一口水,擦擦嘴扔了俩新的牙刷在台子上,“你用我缸子就行了,让那土锤用他的。”

 

“等会儿我帮你做饭吧。”声声脸上还滴答着水。

 

“成啊,厨房等你。”

 

等老苗光着膀子扣着眼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大小俩王声一起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一吸鼻子,熟悉的红枣粥味道。小的自己坐在沙发里,似乎也被这画面吸引住了眼球。

 

老苗凑过去,给苗儿递过一根烟。

 

“哟呵,中华。”

 

“想抽别的也有,不过我估计你稀罕这个。”老苗给小的自己点了个火,自己的也点上,就站在那继续看俩王声做饭。

 

苗儿又看看这个自己,光裸的后背上有一个猫头鹰纹身,还有几条一看就是挠出来的道子。“我还真把这玩意纹身上了?”

 

老苗听了后笑的有点得意,“你现在捉摸着想要的东西啊,多半以后都能得着。”一口烟吐了出来,老苗挑着眉毛,“你先把眼珠子从我家那个身上摘下来吧,盯好你自己那个,有的拼呢。”

 

不等苗儿回答,老苗按灭了半根烟,走过去抱住了他的王声,“你瞅瞅小的这腰儿细的,你再瞅瞅你这肚子,全是肉……”

 

“古!刷牙去!这他娘的一身烟味儿。”


————————TBC————————

评论(60)
热度(73)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