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2)

  • 故事展开的过程一直是我写的比较艰难的部分_(:з」∠)_


2.

 

“咳……那啥……这样,为了避免叫混,你,苗儿,你,声声,我,老苗,他,老王……”

 

“你才是隔壁老王呢,就王声。”在进行了一番混乱的交流后,状况似乎有些清晰了。四个人试了各种办法,可到最后他们那把钥匙都插不进锁眼里去了,就好像与过去连接的纽带消失了一般。

 

“嗯,那接下来,咋办?”老苗看了看王声。

 

“能咋办,先住下来吧,总不能不管自己吧……”王声揉了揉太阳穴,“别让其他人看着,解释不明白。你俩要是想出门啊,最好别一起出去,然后带着点帽子墨镜啥的。咱们一起想办法看怎么把你们送回去。”

 

“那、那给你们添麻烦了……”苗儿有点拘束的点了下头。

 

“噗……”王声没忍住,噗了一声。

 

“咋咋咋?”老苗推了他一下。

 

“不是,哈哈哈哈你看你之前这德行哈哈哈哈……”王声捂着肚子笑的缩到了沙发里。

 

“我、咋了嘛,这不是挺好的。”苗阜在内心里默默举起了避雷针,“08年啊……那是咱俩住在出租房的时候吧,我还在铁路呢……”

 

“你们所经历的过去,和我俩是一样的吗?”声声犹豫了一下问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啊,咱们,对对?”老苗嬉笑着。

 

结果是相同,08年以前的事情,没有任何差池。

 

“那就是同一个时间线的穿越而不是平行世界穿越咯?”声声脑子里过着他看过的所有科幻小说的设定。

 

“不能这样轻易下定论,我们经历过的不代表是你们将要经历的。”王声说,声声点头表示了同意,旁边老苗和苗儿相视一看,一起皱了皱鼻子。

 

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看起来似乎本应该是三室,其中有一个被打通了做了大厅,面积不小,装修精致,还有那豪横的大落地窗,处处都彰显着对于青年喵汪来讲有些遥不可及的经济实力。

 

他们被安排到一个房间住,在交代了一些琐碎事儿后那俩人便挤回了隔壁房间。

 

苗阜吐着烟圈回了屋,在王声转身要进去之前,声声喊了他一声,管另一个人叫自己的名字,感觉有些奇怪。“我知道不应该从你们这打听所谓的未来,不过,我想问一个事儿……”

 

“问吧。”

 

声声咬了咬他的唇,手指偷偷捏紧了自己的衣服下摆,“你……还在说相声吗?”

 

那少年站在落地窗前,在大空间里显得有点单薄,他微微低着头没有直视王声,脸上大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悲壮感。

 

“在说。”王声淡淡的,肯定的回答。

 

“是和他么……”

 

王声飘了一眼苗儿,他站在一边,也是紧张的盯着自己,嘴唇都抿了起来。声声以同样的表情站在那,俩人一起,像是俩等待宣判的罪犯。王声有点喜欢那样的表情,看看,这俩好小子。

 

“要不跟谁说啊?”王声挑着夸张的语调,转身进屋,把俩人留在了门后。

 

“小的问你啥了?”一进门就被苗阜抱住了,他的胸膛抵着他的后背,轻轻啄吻他的脖子。

 

王声的手还搭在门板上,门的另一侧有他们十年前的时光。有些以为自己早已忘记的东西,其实没忘,只是放在了一个箱子里,有人打开个缝儿,里面的东西就都跑出来了。

 

那个满心理想的他们,那个眼神发亮的他们,那个咬碎了牙想与世界一搏的他们。

 

“问为啥这么多年了你还长那磕碜样儿。”王声转头咬上苗阜的下嘴唇。

 

苗阜逮住了那唇,就不放开了,手开始不安分的在王声身上摸索着。

 

“你干啥!”王声压低声音吼他。

 

“乖乖一个星期了……”王声被苗阜一路拉着,温柔的放倒在了床上。

 

“他俩还在隔壁呢!”

 

“怕啥,都是自己人。”苗阜扯了扯自己的领子,把衬衫扣子打开了两颗。

 

“老苗……你不懂么?”王声手抱上埋在他颈窝里啃他脖子的脑袋,“十年前咱俩还没在一起呢。”

 

“唔,然后呢?”苗阜含糊的问,唇舌顺着领口向下。

 

“咱不能给他们这种既定的未来,等他们回去时候怎么办,毕竟你不能确定十年后他们就是我们,他们,我们,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祖宗,用不着你操心。”苗阜直起了身,甩掉自己的上衣,“我自己啥德行我清楚,08年6月……呵,我早特么就喜欢上你了。”

 

王声一怔,看这个头发带着点花白的杂色,眼睛里泛着岁月沉淀的,他的苗阜,眼睛一转想了想08年,刷的一下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TBC————————

评论(50)
热度(84)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