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十年(1)

  • 阿馨又来了~

  • 是的没错我又没控制住手贱了

  • 风格和剧情估计还是我传统的尿性

  • 希望能再一次在更新的日子中跟宝贝儿们一起思考与成长

  • 上面那条太正经了不是我发的


1.

夏日的艳阳高高的顶着,王声戴了个鸭舌帽,白净的脸上打下一片阴影,可露出的脖子还是能感受到大西北烈日所带给的刺痛感。

 

“赶紧到家吧……”王声心里这样想着。

 

进入楼道终于是扑面而来一股清凉的空气,王声得救般的跑进电梯,叮的一声后,电梯停在了七楼。

 

王声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是他这次却少有的产生了一种第六感,在他把钥匙插进锁眼里的时候,他隐约觉着打开后会有点不一样的事情发生。

 

“哎你看我说人回来了吧!”一个年轻的,有活力的,王声有点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把你那东西放下别乱动!”另一个王声觉着熟悉的声音,两个身影在他们家的大落地窗前,被刺眼的阳光模糊了脸。

 

“你们…………”

 

“兄弟!兄弟你先别激动我们不是啥坏人,也不是小偷,我们出现在这儿是有原因的不过我俩也不知道为啥……”

 

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让王声紧紧皱起了眉头,夏日让他烦躁。

 

关上门脱鞋,光脚踩进去,王声抓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开了空调,然后走到哪落地窗前把百叶窗撂下,一室的阴凉。

 

然后王声转头,终于是看清了那个喋喋不休乱解释的,和另一个拉着他试图阻止的人的脸。

 

入室抢劫?小偷?换做前一秒他们如何解释王声都盘算好了一个电话打给警察叔叔,可现在情况不太一样,如果你看到了一个十年前的自己,和一个二十出头的苗阜的话。

 

“诶?”那个不断说话的人楞了一下,转头看了看另一个,“王声,你逗我玩呢吧?这是不是你亲戚家?这是……你表哥?还是叔叔?”那个同样被唤作王声的人,确实盯着这屋子的主人,表情复杂。

 

“今天几月几号?”王声问他们俩。

 

“六月十二。”

 

“几几年?”

 

“几几年?08年啊!马上奥运会就开了……诶不是,哥哥,你听我说,我俩其实也不知道咋回事,本来开的是自己家门儿,结果打开就是这屋,回头一看走廊都不一样了,你别不信,也不知道是撞鬼了还是咋……”

 

“你俩先坐吧,坐,等我一会儿我打个电话。”王声掏出了他的苹果,按快捷键拨了个号码出去。

 

“苗阜。”

 

“诶……”

 

“诶!”

 

电话里外同时应了一声,王声赶紧按住话筒对沙发上那人说,“对不住不是跟你说话哈……”

 

“你在哪呢?下飞机没有?……哪儿也别去了直接回家,家里出事了。……不是你不用着急赶,没啥意外发生但是你得回来,回家你就知道了……行,小心点。”挂了电话后的王声看向另外俩人的表情有点生无可恋。

 

“您……也有个叫苗阜的朋友?”王声看看他,没说话。

 

“不对,这事儿不对。”苗阜身边的那个王声开了口,“您不会……叫王声吧?”

 

王声一拍大腿,笑了,“瞅瞅,还是我聪明!”王声掏出手机按亮,递到他俩面前,屏幕上显示着2018年6月12日,“宝贝儿们,你俩穿越了。”

 

还没等两个青年反应过来,门铃响了,王声起身走去了门口

 

“这么快啊?”王声接过那人的帽子,看他弯腰脱鞋。

 

“本来也是想回家,换套衣服,这天儿太他妈热了。”苗阜穿好脱鞋踩进来,一把拉住王声的胳膊,把他手里的帽子接过挂在一旁的衣挂上,“我还寻思咱家是着火了还是煤气泄漏了呢,我看这也没事,是不是有人想我了,使个小花招让我推酒席?嗯?”拉着王声的胳膊的手一点点揽上他的腰,苗阜享受着屋子里舒服的冷气和王声身上熟悉的味道,另一只手捏上他的下巴一点点凑近,苗阜打算给小别的爱人送一个黏腻的热吻。

 

不过王声却扭头躲开了,手一推他的胸膛抵住他继续凑近,“你他娘的倒是看看客厅。”

 

“哎哟!有客人呐,声你也不早说。”苗阜松开王声,朝沙发走过去,“对不住对不住,没瞧见,这一个礼拜没见着他了怪想的,见笑…………”苗阜嘴巴停住了,脚步也停住了,他回头瞅瞅王声,又瞅瞅沙发上的两位。

 

那坐着一个瘦得像电线杆一样,带着圆框金丝边眼镜的,青涩到不行的王声,和一个穿着劣质花格子衬衫看着有点邋遢的,土鳖似的,自己。


————————TBC————————

评论(55)
热度(109)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转载自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