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从前慢(9)(完结)



 

四月二十一日,王声照例坐在苗阜床边十分钟,然后听到走廊里大夫的声音,是在说如果今天晚上前还不醒,就有些危险了。

 

于是王声决定多坐会儿,坐到了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

 

他伸出他干净漂亮的手,攥住了苗阜的。

 

“嘿,你梦里,有我吗?”

 

你梦里的我们,在过着怎样的人生呢?

 

 

苗阜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

 

王声一抖,抬头看他的眼睛,那人渐渐抬起眼皮,转了一圈,锁定了王声。

 

“王声……”那嗓子一张嘴简直不是人动静。“我做了个梦。”

 

“梦着我们在台上演出,底下满坑满谷。”苗阜压着嗓子慢悠悠的说,“咱俩就一直站在台上,从小娃娃说到了老……”

 

“别说了……”这样说着,就像极度疼痛一样,王声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

 

“你皮肤松弛得跟沙皮狗似的,还拿我老年斑砸挂。”

 

“你这个……”王声喉结滚动了一下,“用不着做梦。”

 

王声的额头抵着自己与苗阜相握的手,身子一抖,闷闷的传出几下发颤的抽气声。

 

“苗阜……你他妈的……”

 

他整个肩膀都抽搐着,苗阜觉得自己的手快被王声淹了。

 

“你他妈的……”

 

你他妈的还活着实在太好了。

 

 

 

二零一九年十月,静养数月的苗阜重返舞台。

 

王声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疤,成了苗阜新的砸挂对象。

 

他说,谢谢这劫,谢谢王声,让我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

 

王声手一甩,脚一翘,眼睛一弯。

 

“谢谢逗哏~”

 

 

 

哦,对了。你猜另外两个人如何了。

 

 

 

那条路上,有燕子,有风筝,有路边的小花呀它没有名儿。

 

那条路上,有春柳,有小溪,有一辆二八的车呀它没有后座。

 

 

“声子,我想好了。”苗阜边骑车边说。

 

“啥?”

 

“我考不上你能去的高中,也不能让你跟我去一个地方。”一个转弯,风拂起他们的头发。“铜川到西安那么远我们都能再遇见,世界不也就这么大。以后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就是了。”

 

苗阜就在他后头,王声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抬着眼,看到天边有火烧云通红通红的。

 

“我不会松手的。”王声淡淡的说。

 

“我会追上你的。”苗阜回答。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END————————

 

到这里就是结束了,对不起这篇文写的可以说是有点任性。

伏笔其实有在埋,但是埋的很淡,前面几章里,凡事描写王声呼吸的,还有一些模糊的场景,其实都不是在描写少年王声,而是那个沉睡中的王声。

心塞的部分尽量一次性的更完了,为了不让大家心塞过夜~

谢谢喜欢这篇的宝贝儿们,我爱你们。


评论(51)
热度(65)
  1. 绘昭阿馨 转载了此音乐
    因为在苗阜王声吧看到这篇所以入驻Lofter,给大大跪了,太爱这篇。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