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从前慢(7)

  • 终于写到了这章

  • 你们来猜后续发展呐~


少年正值一腔热血,食了髓便知了味。

 

课堂上眼神相撞,王声就忍不住想起周末在苗阜房间里那几个热辣的吻。苗阜盯着王声的侧背影,心里就挠骚着捉摸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第二节课下课的大课间,是全校做操的时间,逃掉的家伙无一例外肯定是要被批评的。

    

王声跟在大波人后面,刚刚走出教室就被苗阜一把拽走了。俩人躲进厕所,等外面音乐声响起时,王声正被苗阜按在墙上反复亲吻。

 

王声开始催苗阜戒烟,因为几乎每次他们能逮到机会腻歪的时候,苗阜都是刚刚抽完烟,接吻的味道很苦。

 

苗阜对此有点为难,身为老大总不能在兄弟递烟过来时摇手说我戒了,更没法说“我媳妇儿不让我抽。”多丢份啊。

 

王声为此有那么几天没让苗阜近身,少年便抓心挠肺的。逮着放学那人坐在怀里的时候,苗阜晃晃悠悠地蹬着车子,前轱辘因为不稳左右乱拐。

 

“苗阜你想咋,这速度还不如我走呢。”

 

“骑快了你转眼就到家了。”苗阜的气息喷在王声后脖颈上。

 

“那要不住马路上?”王声缩了缩脖子,他被苗阜弄得痒。

 

“要不我住你家吧。”

 

“哼哼,哼,我可不敢。”王声刚说完就一个激灵,因为苗阜一个低头亲上了他脖子,路边有人侧目。王声一挣扎,车子一个不稳俩人好悬摔了。

 

王声拍拍苗阜,指着前面一个胡同,“从那拐进去。”

 

苗阜照做了,拐进来发现是个幽深的死胡同,“声子,上这儿来干嘛?”

 

王声一个拧身,胳膊一伸挂上苗阜的脖子,下巴一抬眼眉一挑,“亲你,咋?”说着就裹上了苗阜的下嘴唇。

 

苗阜松开手,搂住王声,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仅靠双腿支撑。有人从巷口匆匆的跑了开去,却并没有人去理。

 

深深的小巷里吱嘎一声,车头歪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王声挨桌收作业,收到苗阜那里时候,那人二郎腿一翘,下嘴唇嚣张的撅着,眼睛带着笑的看王声,压低声音说,“昨晚回家光寻思你了,没工夫写。”

 

王声眼睛一横,狠狠瞪了苗阜一眼。恰巧班主任进来了,王声把一摞作业在桌子上墩了一下,转身走到讲台,“老师,作业齐了。”

 

苗阜正掩不住他得意的笑,却听到有那么几个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苗阜一侧耳,听到一句,“听说,他俩是那个……”

 

“昨晚巷子口的那个是你吧?我记得你家在那个附近来着。”下课后苗阜找了个机会把班里一个小女孩堵到了走廊墙角。“有的话,不该说还是别说的好,懂?”苗阜压身凑近,低低的说着,那小姑娘缩了缩脖子,默默的点了下头。

 

“哟呵,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干嘛呢。”王声的声音突然就响起了,苗阜收回手,揽住王声的肩膀,“我小弟看上的,我开导开导……”

 

回到屋子里准备上最后一节的自习课,王声的同桌已经自动给苗阜让开了位置,苗阜坐在那,啥也不干,脑袋往桌子上一搭,看王声写作业。

 

班里有三三两两的人偶尔忍不住看过来,苗阜一个个不厌其烦的瞪了回去。手一点点的蹭到王声搭在桌子上的左手,拉下来放在腿上偷偷握住,身子往他那边侧了侧“王声。”他轻声喊。

“嗯?”王声任由苗阜握着他的左手,右手继续莎莎的写着。

 

“我们真的不能说么。”苗阜这样说。

 

王声写字的笔顿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写,“你疯了是咋。”

 

在那个年纪,未来似乎并没有那样遥远,少年凭着一股冲劲儿,世界好像都在脚下。“毕竟我完全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能让我们分开。”

 

感谢那时彼此的世界小,多亏那时我们识的人少。

 

“毕业的话,怎么办?”王声转头,问他。

 

苗阜突然想起来总能在校内看到的一对高调情侣,前天体育课的时间他们站在灰暗的角落里,那女生哭到蹲下去。苗阜本来还想不通什么事能让那嚣张的女生哭成那副德行。

 

大约是分手了。

 

原来是毕业了。

 

我们的人生,原来其实有那么长。

 

苗阜伸手翻开王声的校服领子,拽出那把锁,拇指抚摸着锁扣。

 

“这不是还好好的锁着么。”

 

苗阜的声音飘渺似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王声抽搐了一下。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然后,整个世界都停止了。

 

 

————————TBC————————


评论(23)
热度(35)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