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从前慢(6)

  • 昨晚的二更没有成功

  • 所以今天的这一更就长一些好了

  • 少女心炸裂,高能预警,这不是演习!


班里所有的人都发现了,混混老大苗阜和好学生代表王声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而且最近是越发的好。这种有些奇怪但又喜闻乐见的组合,迅速成为了孩子们的饭后谈资。

 

“说来最近王声上课期间以各种理由窜出去诶,又一次我出去上厕所,结果看到王声跟苗阜他们那群人在一起,他不是也要开始混了吧?”

 

“他长那个样子就不像是能混的,我听说他俩是发小,关系好挺正常的吧。不过看苗阜被王声整也挺好玩的哈哈哈哈……”

 

“对对对!你知不知道王声负责报运动会项目的时候偷偷把一千米和三千米都填上了苗阜的名字?哈哈哈哈哈开始期待运动会了!”

 

“真的假的?说来你运动会报什么项目了…………”

 

静谧后闲适的午休时间里,王声一个响亮的喷嚏打破了宁静,苗阜勾着王声的肩膀,手捏了捏他的耳朵,“有人背后骂你呢。”

 

“那你这挨千刀的一天不得打喷嚏致死?”王声搓了搓自己的鼻子,瞪了苗阜一眼。苗阜没忍住,在众兄弟面前把王声揽得更紧了点儿。

 

 

王声除了偶尔会和苗阜一帮兄弟待在一起外,生活没有任何其他的变化,自习时间苗阜在教室里待着的时间多了,偶尔也还是会不见踪影,可不管如何,一放学王声总是会在车棚看到苗阜蹭得灰头土脸的在等他。

 

车子依然破破烂烂,后座依然不见踪影,王声觉着自己坐在前面的横梁上,那画面看着像老电影里的姑娘小伙似的。所以那段时间他就故意磨蹭,收拾教室,收拾书包,有时候还顺手写写语文作业,愣是磨蹭到全校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肯背着书包蹭到车棚。

 

每次那长长的车棚只剩下他们和三三两两的人,坐上那横梁的时候,王声心里总会想,没有人知道我们俩真正的关系,这是全世界里,只有我俩才知道的秘密。

 

 

像一滴水滴入了平静的湖面,一圈圈的波纹漾起,模糊了两个少年骑车回家的画面,王声已经身在苗阜的房间里。

 

 

他们在一起快一个月的时候,一个周末,苗阜带王声回了家。苗家父母看到王声那叫一个开心,又是水果又是零食的给王声稀罕了个遍。直到晚饭后,王声才终于得以和苗阜单独相处。

 

关上门苗阜就抱住了他,嘴唇摸索着去亲王声的脸和耳朵,近一个月来苗阜没少有过这样的小动作,王声胸膛一暖,细小的电流顺着脖颈窜了一身。

 

王声脸烧起来了,他们还从没在这样相对私密的场所下单独相处过,王声脑子里有那么点让他觉得不好意思的想法,于是赶紧推开了苗阜,转移注意力一般的去翻苗阜的柜子。

 

“诶你有圣斗士的漫画??”王声像寻宝一样,“这个是小时候咱玩过的画片,你还留着呐?”一样样的看过去,王声的手突然顿住了。

 

他看到了一把锁,铜色,龙凤相戏的花纹。上边还串了个链子,完完整整的摆在那,精致得像个项链。

 

“这是……我家的锁?”王声拿起来仔细辨认,“怎么在你这?”

 

“我撬下来的。”苗阜回答,“这么说不对,是我用铁丝拧开的。”

 

“你撬了我家锁?!”王声声音都拔高了。“为啥?!!”

 

“我当时觉着……”苗阜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当时就觉着那门要是不锁着,你就有回来的可能……”

 

王声沉默了,手渐渐施力,握住了不大的锁头。他低眉,轻声说,“对不起。”

 

“不是,你没啥对不起的,我当时不应该犯别扭不去见你。搬家这事,你又说了不算的……”苗阜从王声手里抽出锁头,拎起那个链子。他一只手探到自己脖颈里,拎出了自己正戴着的东西,是一把钥匙。

 

“拆下来后我就去给配了钥匙,跟你在一块后,就一直寻思这事儿,偷偷给串了链子,想着什么时候把这个给你戴。不过学校不让戴饰品,我他们管不着,你就收着得了,假期时候能戴……”

 

“帮我戴上吧。”王声起身,转过去背对着苗阜,微微低头,雪白的脖颈明晃晃的亮在苗阜面前。

 

苗阜这几年没少打过架,再大的阵势他也没怕过,可是现在,只是帮王声戴个链子,他的手就有点抖。

 

王声也是紧张的,那东西冰冰凉的挂在锁骨处,苗阜的手顺着他脖颈放到他肩膀上,又一路下来握住他的手,胸膛贴上他的后背,气氛太旖旎,王声心脏跳着,脸红着,回头看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苗阜,然后眼睁睁看着他凑过来,亲他的脸颊,亲他的嘴角,然后手指轻轻掰着他的下巴,亲上了他的嘴。

 

妈的,招呼都不打。

 

王声心里骂道。

 

老子的初吻啊。

 

 

王声紧紧闭了一双眼,四瓣唇仅仅是轻贴在一起,没有进一步动作。王声想着,接吻是这种感觉么?然后苗阜动着唇瓣,轻轻的包裹着他作为男孩子来说有些艳红的嘴唇,吮了那么一下就没敢再动。

 

苗阜只觉得,王声的唇,好软。

 

然后王声也学着他的动作,青涩极了的回吻了一下,苗阜才敢大胆的将那些电视里看到的动作试着做出来。

 

两个年轻的身体,小心翼翼的贴在一起,唇与唇进行着初次的,简单的,温柔的磨蹭。

 

直到一个温热湿软的东西触到王声唇间的牙齿,王声才吓了一跳,大推苗阜一把,分开两人的距离。

 

“伸舌头干嘛?!”

 

“舌吻啊,你不懂?”

 

“舌、舌……口水都搅在一起了多恶心啊!”

 

“你看都是这样的啦,我也不知道啥感觉,试试呗?”苗阜走近,又把王声拉过怀里,坏笑着凑近,说着悄悄话,“试试?”

 

王声眨巴眨巴眼睛,微微分开唇,伸出了一点儿舌尖,苗阜就凑过去舔了上去。像触电一样,有电流从俩人舌尖相触的地方蔓延过全身。

 

他们的舌就纠缠在一起,在王声口腔中,毫无章法又生硬的乱缠了一气。然后都融化在了名为初恋的浪潮中。



————————TBC————————

评论(48)
热度(44)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