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从前慢(5)

  • 进展似乎有点慢

  • 我今儿个想二更呀巴扎黑!



王声抓起自己的书包追了出去,苗阜一路埋头跑,王声在后面边喊边追,若不是主任都下班了,恐怕周一的点名就要有他们俩的名字。

 

“苗阜!”这么多年下来一点变化都没有,王声还是跑不过苗阜,他一路追到了车棚,终于是跑不动了,撑在那里呼呼喘气。苗阜则是手快的打开了车锁,骑上就要走。

 

“王声!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过!”

 

“你、你他妈先别管那个,今儿走太晚了,带我一程行不……”王声气儿都喘不匀了。

 

苗阜的自行车是经典的二八,不知道是家里旧的还是被他自己霍霍坏的,总之,没有后座。

 

王声是站在后面被苗阜一路驮回去的。其实可以坐前面横梁,但是苗阜没好意思提,王声也不好意思坐。就这样,一路吹着干燥的风,沉默的驶过他们每日必经的小路。

 

大概是缘分,即使分隔几年苗阜和王声的家依然没隔太远,相邻着的两个小区,王声先到。

 

一路扶着苗阜的肩膀,当那双手从苗阜肩膀撤离的时候,一阵风过来将那肩头刮得冰凉。

 

王声下了车,站在苗阜身边,看他。

 

“苗阜……你说、俩男的也行么?”王声眨着眼睛,不安的舔了舔嘴唇。

 

苗阜也被传染了这种不安,说话都结巴了,“我我、我哪儿知道……瞎说啥呢,我,我意思是……”

 

“校花呢?你不喜欢校花了?”

 

“跟跟跟跟校花有啥关系,我又不喜欢她……我……”苗阜心脏猛地一跳,他看王声的表情,是严肃的。牙一咬,心一横,于是他翻身下了车,脚一踢,把车子架好。一直腰板,竟是板板整整的站在王声面前。

 

“校花啥的我不喜欢。打从一开始我喜欢的就是你。”那人眼中泛着光,那副严肃的样子大概在面对校长时候都没有过。

 

王声噗嗤一声笑了,他捂着嘴弯下腰,笑够了便应,“行啊。”

 

“啥?!”苗阜眼睛都瞪了起来,“啥啥啥就行了?!”

 

“没听到啊?没听到就算咯……”王声转身准备走了,却被苗阜从背后一把抱住了。抱得死死的。

 

“听到了……”苗阜下巴搭在王声肩膀上,嗅到王声校服上干净的肥皂味道,在他耳边回答,“听到了。”

 

他们维持着那样的姿势抱了有一会儿,王声拍拍苗阜揽着他腰的手,“回去太晚该被骂了,明天学校见吧。”

 

苗阜在王声脖颈间蹭了蹭,才不舍的松开手,他顺着拉起王声的手,在那手背上响亮的啵儿了一口,才放王声回去。

 

王声回身向他挥挥手,苗阜靠着自个的车子,抿嘴笑着一路看王声走进了楼道才撒着欢的一路飞骑回家。

 

 

他们开始恋爱了。

 

第二天一早下了楼,走出小区就看到了苗阜骑着个自行车在路边等他,看他出来,眼睛一瞬间都绽出了光芒。

 

“声子声子,我送你!”

 

“你那玩意连个后座都没有……”王声嫌弃的指着车后面光秃秃的轱辘。

 

“前面有地方坐啊!坐这儿坐这儿!”苗阜拍着他面前的横梁,王声一张脸却快要红炸了,要他坐在那,岂不是要这样一路像是被苗阜箍在怀里一样骑到学校?

 

王声不干,可熬不住苗阜的软磨硬泡,他在道边走着,苗阜就拖着自行车一路蹭,一路磨叨把王声耳根子给磨软了,终于是让那人坐到了横梁上,王声半个身子靠着苗阜的胸膛,头与头的距离也不远,要不是有一路迎面吹来的风,恐怕呼吸都要搅在一起。

 

为了避免同班同学,苗阜的小弟们,以及多管闲事的老师们看多了上心,在距离学校还有两个路口的时候,应王声的要求苗阜放了他下。差两个街口处下车,在之后的日子里,这成了他们的默契之一。



————————TBC————————

评论(42)
热度(54)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