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从前慢(4)

 

苗阜又不来上课了。王声在草稿纸上飞速哗啦出这个月的日历,画着圈的数着苗阜上了几天学。

 

人应该是来了的,那瘪瘪的书包还在。可见不到人啊,上课也是,下课也是。躲什么呢。

 

王声烦躁起来了,化学老师正在吐沫横飞,讲着他最不爱听的东西。

 

“老师,我要上厕所。”王声高高的举起手。

 

“去。这个氧化钙啊……”

 

纵然是好学生,王声骨子里带着的叛逆也让他不得不觉得在这个全校皆上课的时间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逛逛是件极其舒爽的事情。

 

王声从来不涉及苗阜那些事,他不知道这屁大点的校园苗阜逃课能躲去哪里。王声溜过了小树林,一眼扫过了操场,路过瞥了眼小卖部,里面是有几个人在那,可只看到了几个没见过的生面孔的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

 

王声想,算了,去趟厕所就回去吧,否则会被调笑便秘了的。

 

然后他就在他们楼层的男厕所看到了他。

 

他进去时候苗阜吓了一跳,右手背向后背藏起了什么,看到是王声才放松下来,右手伸到唇边,深深吸了一口烟。

 

正直傍晚时分,苗阜靠着窗,吸烟的侧脸被穿过沙地操场打过来的光晕出了一片剪影。并不算棱角分明的侧面线条,勾勒出完完全全的少年样子。

 

“你也逃课?”苗阜吞云吐雾。

 

“谁跟你一样,上厕所而已。”

 

“厕所下课不能上么。”

 

“下课那么多人上哪找你。”苗阜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王声便察觉说漏了话。

 

“找我?”苗阜露出了一个与他老大身份极为不符的木楞表情。

 

“找你干啥!我找厕所!”王声走到小便池旁,但想着苗阜还在那看着就觉得浑身别扭,“算了,我回教室了。”

 

王声往门外走去,深蓝色的校服太肥大,挂在他身上像大褂一样,纤细的脚踝下面踩着苍白的布鞋。

 

“声子。”苗阜喊了一声这个他许久不曾喊过的称呼。

 

王声回头,夕阳打在他白净的脸上,整个人在黄昏中都暖了起来。

 

苗阜垂下头盯着王声脚边在自己的影子微微挪动,最后一口烟被全数吸入肺中,再从唇间丝丝缕缕的飘走。

 

“我于你来讲,是什么人?”

 

王声楞了一下,脑子里盘旋着消化苗阜这句话,背着光他看不清苗阜的表情了,但是他觉着苗阜似乎有什么话要说,除了已经说出这句以外的,不太好说的那种。

 

等了半天,苗阜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王声脑子又转了个圈。

 

“想着法的让我叫你……那个啥,我就不!”王声逃一般的走了,然后用半节课的时间让自己相信了苗阜只是想占个所谓的伦理哏。

 

骗谁呢。

 

 

那之后到第二天放学,王声才又见到苗阜。他被老师安排留下来把轮到他负责的黑板报画完,他在那费劲儿的画一个奇丑无比的向日葵,脚边扔着自己的书包,和苗阜那形同虚设的包。

 

然后苗阜很晚才来,嘴角带着点紫,见了王声,没说话,捡起包要走。

 

“苗阜。”王声叫他,他装作没听见一样脚步不停。

 

“哥。”王声喊。

 

苗阜就站住了。

 

“有啥事你说,是不是生我气了?因为啥?”王声也急了,摔开粉笔,一只被彩色粉笔沾得五彩斑斓的手就去抓苗阜胳膊,“你别矫情,不乐意叫不是我不拿你当哥看了,我……反正,不管咋的你都是我哥……”

 

“不是。”苗阜抽出自己被王声握着的胳膊,“你不明白。”

 

“咋我就不明白了!”王声终于是压不住他那暴脾气,冲苗阜吼了起来。

 

“我他妈不光想当你哥!”苗阜以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吼完便不顾一切转头就跑,空旷的走廊上传来一下下空旷的脚步奔跑声,王声探出头去,看到那空瘪瘪的书包在苗阜的背上,毫无章法的甩着。

 

 

王声的呼吸一窒。

 

随后眉头舒展开了,嘴唇绷紧抿了起来。

 


————————TBC——————

评论(38)
热度(45)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