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从前慢(3)

  • 最近撸否刷得太快,文恐怕看起来不那么方便

  • 于是想着自己再更文就打双TAG,一个【喵汪】一个【苗王】

  • 苗王那TAG下有我的第一篇喵汪文,也算是初心所在

  • 想纯粹看文的宝贝儿戳【苗王】好了~




“我罩着你呢,没事。”苗阜闷声这样说着,转身要走。

 

“又逃课?”王声尾音上扬。“打架去吗?”

 

“不是,”苗阜搔搔头发,“抽根烟去。”

 

已经上课有一会儿了,此时的走廊是空无一人的,王声弯着腰溜过门边,凑到苗阜身边,“化学课,我不喜欢那老师,收留我吧?老大?”

 

苗阜楞了楞,随机撇了撇嘴,“你个好学生装什么装。”苗阜有点别扭的转过头去,“叫啥老大,叫哥。”

 

王声没管苗阜,已经颠颠的下楼了,苗阜站在楼口喊了他一声,他就回头,眯起眼睛笑了个春光明媚。“苗阜,你做梦。”

 

 

他们跑到学校里人烟稀少的小路上,苗阜熟练的蹲在道牙子上抽烟,在一番长达四十五分钟的感情交流里,苗阜充分抒发了一下他对于王声走之前也不肯见他的怨念,然后掐灭了烟,“你现在住哪?”

 

王声报了个地名,苗阜摸摸下巴,“离我家不远,放学一起走不?”

 

“我可是走着回去,我知道,你是骑车上学,你那破车连个后座都没有,我不跟你走。”

 

“得得得,你爱咋咋!”

 

说到底还是少年,没有隔夜仇,没有多日恼。他们的相处模式一夜之间回归本来面貌,王声也日渐和新的班级融合起来。

 

秋叶落尽,少年少女们在互相越发熟识后萌发了小小的种子,在日渐寒冷起来的日子里靠近取暖。自习课上有人商量着换了座位,那隔着两张桌子也觉得远的心趁着班主任不在教室的空档,靠在一起打打闹闹。

 

那个男生给王声递过来一张纸条,展开看到皱皱的纸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咱俩换一下座呗!”

 

王声扭头,看到同桌小姑娘偷偷瞄了眼纸条然后又对他咔吧咔吧眼睛,王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桌面,拿起三两本他需要的书半蹲着身子偷偷和那人换了座位。屁股刚刚坐稳,直身一看,桌子被拽走了。

 

斜后方坐着的苗阜拖着桌子,木制桌腿磨着地板发出不那么愉快的声音,将那桌子与自己的单人桌并在一起,拍拍桌子给王声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过来。

 

王声心里是不乐意的,要是跟苗阜坐在一起那这作业肯定是没法写了的。奈何苗阜一双眼睛写满期待,骨子里叛逆的心思和打破规则的快感在蔓延,王声一咬牙,直起身,拎着凳子大大方方的,在周围同学的注目礼下,极具魄力的搬到了苗阜身边,坐下。

 

“哎我说你这破字儿还跟小时候一样嘿!”

 

“古!”

 

“哎我这有方格本,咱俩用这个可以下五子棋……”

 

“……”王声拧起了眉毛看苗阜。

 

“我画实心的你画空心的!”苗阜补充道。

 

“……我先下。”王声这样说。

 

“好嘞!”

 

后来有那么一次,班主任半路回来了,发现了如此不良现象,大发雷霆,班主任训斥的同时还不忘吼一嗓子,“苗阜王声你俩凑个啥热闹!”

 

几个早恋证据确凿的被找了家长,苗阜也被请了家长,逃课早退打架不说,还带坏我们班顶尖的好学生,这还了得。

 

苗爸爸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您啊,有所不知,这俩小子是打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感情好着呢,声子要是在,还能带带我们家小苗,给点好的影响。

 

班主任哼哼了两声,这事不了了之了。只可惜有那么两对鸳鸯,哭哭啼啼的被硬拆了开来。

 

王声听见有苗阜的小弟问他,“哥你看上哪个了?”

 

王声心一哆嗦,没敢回头,侧耳凑过去想听听,哪知道苗阜根本没应人家,王声自觉没趣,回头扫了一眼,却正正的看着苗阜在盯着他,被他这样突然一个回头吓到,慌乱的躲开了眼神,连连拍身边小弟的脑袋,“老子看上校花了你把她对象给我按墙角揍一顿咋样啊嗯?!”

 

赶忙转回头来,王声只觉得自己的脸轰一下地烧起来了,完全不知缘由的,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心里不断跟自己说,“王声,想啥呢你!人家都说了喜欢校花了,别多心了。”

 

然后埋头翻开笔记,笔尖一下下的戳着空白处。

 

说来,这家伙,今天还没给我传过纸条。


————————TBC————————

评论(50)
热度(39)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