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A3】盛夏未满(02)

译酱的第二章,给描写跪

译:

 @阿馨 


 @Ambbits 


 



  • 和基友阿馨的联文


  • 大振的A3(阿部隆也×三桥廉)



 


第二章来啦~


 


我觉得跟阿馨的第一章相比……我简直磨叽死了……


 


02


 


三桥昏昏沉沉地犯困。


 


午后的第一节课,午休时候迷糊的睡意还没散去,那些乱七八糟充斥在大脑皮层的思绪混杂着困倦,被从窗口渗透进来的阳光搅扰得模糊不清。


 


他用笔尖下意识地敲打着翻开的课本,在上面留下无意义的线条。


 


窗外是塑胶操场被夏日晒过的味道和青草淡淡的清香,他制服衬衫的领口解开了一颗扣子,光斑自少年清秀的锁骨一路向下,落在他的指尖。


 


在意识不很清醒的时候,有些十分在意的事便会不自觉地跑出来,比如早晨的训练投了几个球,今晚的训练时间是什么时候,阿部给了多少个指令,阿部给了多少个肯定的眼神,阿部问自己有没有好好吃饭,阿部叮嘱自己不要超过投球限制,阿部很厉害……


 


阿部和女孩子……


 


等等!


 


三桥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下被自己吓了一个激灵,他“蹭”地抬起头,发现讲台上捧着课本的老师还在继续讲解没有注意他。


 


他低下头,扫到课本的一瞬间,一把将刚刚涂鸦过的地方捂住。


 


思绪会转换成意识,意识会促成行为。


 


三桥记得志贺老师说过这样的话,比如说想要赢,就会产生把这个球投好的意识,而这种意识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投球的动作。


 


窗外某个班级的体育课,三桥将视线移到操场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那个身材匀称熟悉的黑发少年。


 


学校的短袖运动服松垮垮套在少年身上,高中的男孩子长得太快,开学时合身的衣服似乎已经有些短了,在少年握住单杠双臂用力的时候,露出一小截精炼的腰线。


 


再比如说……他想着关于阿部的事。


 


三桥愣愣地盯着操场上那个人的身影,夏日的阳光在阿部的黑发上留下细碎的光影,少年从单杠上跳下来,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的汗。


 


阿部君……应该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


 


混乱的思绪从头脑中一闪而过,三桥被自己吓了一跳,看向操场的眼睛躲闪了几下,才意识到根本没人注意到他的心思。


 


手还捂在课本上,三桥下意识地耸起肩膀,他的紧张总是会表现的很清楚,像一只容易受到惊吓的小鸡。


 


喜欢……?


 


操场上的阿部像是感觉到什么,三桥看到他蹙了蹙眉头,向他窗口的方向看了过来。


 


想躲已经来不及,三桥慌张地四下张望,教室里除了桌子下面根本没有他的容身之地……


 


黑发少年站在窗外,抬起头的时候,阳光在他线条利落的颈线上留下层次分明的光影。


 


想让他看着自己,想让他为自己骄傲,害怕他讨厌自己……


 


他看向在窗边偷看他的少年,某些小心翼翼的心思像是暴露在阳光下的胶片,站放开不知所措的慌张和青涩。


 


究竟什么,才称得上喜欢……


 


三桥不自觉地张着小鸡嘴,笨拙地装作四下张望。


 


有夏风路过他们之间,惊扰了谁的视线。


 


夏虫齐鸣。


 


“三桥君!”


 


“是!”


 


走神的少年快速起立,椅子向后窜了一步,金属在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讲台上的老师瞄了他一眼,少年端端正正地捧着课本,缩着肩膀站得笔直,视线躲躲闪闪不知道看向哪里。


 


“朗读一下这一页莎士比亚的诗。”


 


“嗯……”三桥又偷偷向窗外扫了一眼,阿部已经离开了原地,没有再看向窗口。


 


因为想着关于阿部的事……


 


课本的缝隙留下了下意识写下的字,笔画工整,字迹干净。


 


——阿部隆也。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天……”


 


写满了这个名字。


 


+++++++++++++++++++++


 


三桥很瘦,和一般男孩子相比,谷骨骼似乎更加轻灵,关节也很柔软。


 


阿部站在场地边上,阳光一点点加重了颜色,黄昏来临之际,蒸腾了一整天的温度字地面的每一个角落渗透而出,棒球场很热,尘土飞扬时似乎都带起一阵热气。


 


花井不知道冲田岛喊了一句什么,他听到田岛高声大笑,不远处是球棒击打在球上清脆干净的声音。


 


和每个训练时的傍晚一样。


 


桔草色短发的少年站在投球机前,他黑色的短袖上衣笼住清瘦的上身,领口松垮垮的,挥棒的时候,能够看得见凹陷下去的,被阳光灼得微微泛红的锁骨。


 


阿部仰头灌了一口水。


 


不同于其他男孩的干脆爽快,三桥总是扭扭捏捏欲言又止,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姑娘。


 


球棒挥空,三桥抖了一下,下意识四下看了看,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角。


 


正因为这样,他站在投手球上看向自己的坚定眼神,才会显得越发耀眼。


 


是的,耀眼,仿佛被琥珀色的晨光照耀一般,透着一种令自己着迷的决绝和自信,不自觉地传递着某种震撼。


 


金橙色的阳光为少年镀上了一层光影明灭的颜色,阿部看到三桥走向休息区,薄薄的一层汗水在他白皙的皮肤上,他微微张开嘴喘息,修长的颈线泛起一点运动后浅浅的绯红。


 


他仰头喝水,还不算明显的喉结微微耸动,唇瓣被润泽,少年伸出舌尖舔了舔,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无时无刻不在为别人着想,无时无刻不再考虑别人的感受……


 


阿部第一次知道躲闪开视线是一件多么令自己尴尬的事。


 


啧!


 


“三桥!”


 


“是……是!”


 


眼前的少年受到惊吓一样整个人哆嗦了一下,他仍就那样站得笔直,一脑袋看起来就很柔软的卷毛都随着主人一起紧张起来……


 


被说成保护过度也没关系,捕手想着关于投手的事,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阿部一把将毛巾按在三桥的脑袋上,还用力揉了揉。


 


“把汗擦擦,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是的,担心他会感冒也是担心耽误了训练,影响了整个队伍的进度。


 


“嗯……嗯……阿部君……”


 


一旁传来很轻的笑声,是看热闹的泉,阿部扭过头去,泉已经移开视线装作看风景。


 


三桥顶着毛巾,眸子小心翼翼地抬起来,几缕柔软的发丝从毛巾下面露出来,他小半张脸微微泛红,漂亮的手指轻轻捻了捻毛巾的一角。


 


“谢……嗯……谢……”


 


“不客气。”


 


况且这家伙就是长了一张需要保护的脸。


 


夕阳在少年之间拖曳开长长的影子,树叶沙沙作响,蝉叫哑了嗓子。


 


阿部突然想起下午上课时学过的一首诗,正巧是老师叫他朗读,他却只记住了开头一句。


 


三桥抬起脸,笑了。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天。


 


——TBC

评论(2)
热度(15)
  1. 阿馨译_鲭鱼花茶泡饭 转载了此文字
    译酱的第二章,给描写跪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