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经年不复(12)

  • 今天收到了姜姜的插图

  • 超喜欢,爱死你了



他们仿佛回到了那段互相心里都明白却不敢说破的日子,每天奔波于工作,上台前对对活,下台后互相也不多言,可偶尔眼神总是能对上的。

 

王声从来不闪躲那些无意中相撞的眼神,但也从不戳破。一切平静的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分开,或者说,仿佛从未开始过。

 

作为一个摸爬滚打多年的成熟男人,苗阜不会去闹什么惊天动地,他只是默默去听书,默默看王声。

 

“你俩又吵架了?”大秦无意中问起,苗阜拿烟的手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俩因为啥,肯定还是你烟酒这点破事,前两天我看你控制的挺好的,咋又捡起来了。”这么说着的大秦啪的按下打火机为自个点了根烟,“你看你失声肯定和这烟酒有关,王声人是为你好……”

 

对了,烟。

 

苗阜把烟叼在嘴里,并没往肺里吸。王声窝在他们沙发上抽烟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一下一下的刺得他心脏生疼。旁人都说他苗阜太宠着太惯着王声,他们都说他为王声付出了多少多少,可只有苗阜自己知道,还远远不够。

 

叼在唇间的那根烟,被苗阜狠狠的按灭在烟灰缸里。

 

 

“苗老师,苗老师这个是这回大剧场封箱的开场视频,您看一下行不。”苗阜闻声抬头,坐在观众席里手拿着话筒,“诶,麻烦您给放一下。”

 

舞台上的灯光被调暗了,只留下一块明晃晃的大屏幕,音乐声渐起,屏幕上出现了七八年前还稚嫩的他们,那会他的鬓角一根白头发茬都没有,王声的下巴还是刀削一样的尖。

 

就这样随着时间轴,一帧一帧的走过了十余年。等最后的画面在大屏幕上定格,他们还是一席大褂,手拿纸扇含着轻笑,眼角泛着细细的皱纹,苗阜突然觉得眼眶有点泛热。

 

我们原来已经走了这么远,我们原来已经相伴了这样久。

 

屏幕暗了,灯光重新亮起,所有在场的工作人员回头看向他的方向,忍不住鼓起了掌。苗阜那会才意识到,王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边,手里拿着一叠纸,也是刚刚收回目光的样子。

 

那些掌声里,大概有羡慕吧。

 

苗阜这样想着,就很想去牵王声的手。可是他忍住了,说好了,就绝不逾越。

 

“攒底的活有点问题,我改了几个地方,你看看,是不是还得对对。”王声把手中的纸放在苗阜面前。

 

“不成,今天必须得把舞台装完,这一时半会倒不出功夫来。”苗阜关了话筒,放在手中来回摆弄着。

 

“反正我把东西放这了,你要看就看看,反正明个上了台你怎么说我也得给捧着。要是想对呀,晚上去我那。这没我啥事,先走了哈。”说完王声就斜挎着包,蹭蹭蹭迈开长腿从大门口出去了。

 

苗阜抿了抿嘴唇,他知道这句话背后没什么暗示意味,王声就是大大方方的正常的用他俩的惯有模式在相处而已。不过大秦倒是吓掉了下巴,张了半天嘴,“卧、卧槽,你俩分居了?!”

 

我知道我们之间所有的故事,我知道你身上每一个岁月的痕迹,我知道每张照片里你因何而笑,也知道你看似冰冷的外壳下翻滚着怎样炙热的岩浆。

 

年近了四十,也要学着沉淀。



————————TBC————————

评论(14)
热度(49)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存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