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经年不复(11)

抓住情人节的尾巴

从这章起画风转变啦

有点卡文,拜托亲爱的们多多蛇下感受~感激不尽~

等冬日清晨的阳光晒的王声半面脸发烫的时候,迷糊中的王声捅了捅身边的人,含糊不清的嘟囔。

 

“去把窗帘拉上……”

 

身边久久都没有动静,王声也懒得管,昨晚折腾了一宿他一把老骨头快要散架了。

 

终于苗阜下了地,把窗帘拉了个严严实实,整个屋子瞬间暗了下来。

 

苗阜没回去躺下,反而是在王声身边蹲下了,他抚摸着王声的脸颊,去握王声的手。

 

王声努力睁开眼睛,就看到苗阜拉着他的手去亲吻毫无装饰的无名指——那戒指王声还没有带回去。

 

王声的喉结动了动,看苗阜那样温柔的吻他的手指,嘴唇微张,清晨的嗓音带着不属于他的沙哑。

 

“你回来了……”

 

苗阜抬头,紧紧握住王声的手,他的眼睛看着他,表情像个快哭了的孩子,五官都拧在了一起。

 

他起身深深的吻王声的额头。然后拦腰抱住他,整个脑袋都伏在王声的肚子上,双腿是跪在地板上的。

 

王声抱住苗阜的脑袋,感受到有液体浸湿了自己薄薄的睡衣,他摸他的头发,揉他的后颈,安抚着他。

 

“声子……”他的嗓音是低沉又颤抖的,“对不起。”

 

睁开眼的时候苗阜觉得世界是天旋地转的,那些失忆期间的每一件事,自己的每一份悸动,王声的每一个表情,他通通都记得。

 

苗阜以为,那样的日子王声应该也是倦了的。

 

“是哥的错……”苗阜的声音闷闷的。

 

苗阜以为,他们的爱情走到尽头来着。

 

可是他说要和自己说一辈子不准抵赖,他说自己是为相声而生。

 

他抽自己的烟,他叫那声自己最爱听的“苗儿”。

 

而失忆的自己像个白痴,将王声戳了个千疮百孔。

 

王声顺着床沿滑下来,和苗阜一起跪坐在地上,他靠着床沿看他。

 

“你说咱回不去了。”王声给苗阜整了整睡衣窝进去的领子,“你也说我不能放弃我们可能拥有的未来。”王声收回手放在自己腿上,“先生啊,今儿你怎么决定?”

 

“声子,哥擅自决定过太多事情了。”决定在一起,决定同居,决定公开出柜,甚至在失忆后依然决定这段感情的去留,这一次,他觉得应该让王声来决定未来。

 

“好像不论再来多少次,我都得栽你手。”苗阜无奈的笑笑,“这次,哥听你的。”

 

爱,和生活。

 

王声笑笑,微微底下了头,似乎是在很认真的考虑。

 

“那,我们分开一阵子吧。”

 

 

苗阜搬出去了,去了他以前为了上班方便买下的单身公寓。

 

王声并没跟他说分手,而是说分开一阵。他想也对,不论是他自己还是王声,都需要点时间来梳理心情,检讨生活态度。

 

苗阜对王声,现在盛着满心的愧疚,还有满心的,被失忆期间重新点燃的爱意。

 

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人,爱新鲜东西,喜欢冲,有干劲,生活要有刺激才能源源不断给予他热情,一不小心就容易忘了那些平淡如水的日子和那个抬头低头就见的人有多重要。

 

苗阜的记忆恢复了,“失声”也就好了,积压下来的工作就不得不解决了。然后苗阜发现,下了班只有一个人的屋子,有点无聊。白天就算没有太多实质上的交流,看到王声总是安心的。就更别提再一次能一起站在台上说相声时候心里的那份舒爽了。

 

王声撩开帘子,坐在台上定睛一看,未开灯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凭剪影他都能认出来的一个人。王声嘴角微不可见的向上勾了那么一个弧度。

 

仿佛有什么失去的东西在一点点复苏。

评论(15)
热度(47)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存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