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经年不复(10)

他们好像开始恋爱了。

 

没有演出的日子是相对悠闲的,但他们多数时候是窝在家里。

 

苗阜一颗心锁在王声身上,目光追着他,身体贴近他,舍不得与他分开半分。

 

王声则是淡淡的,平平静静看书,普普通通做饭。

 

苗阜喜欢王声的这种淡,虽然淡,却沁人心脾。和王声在一起的每一秒,他都觉得轻松又舒服。

 

况且,王声从来不拒绝他的亲切举动,他允许他有意无意的抚摸自己的的手腕和指尖,允许他搂个满怀,允许他在沙发上久久的研磨自己的唇。

 

有时王声会故作嫌弃,好似受不了的说他太粘人。苗阜则是一笑,“对我来说你可是初恋,热恋。”

 

爱便有渴求。

 

那日晚饭后苗阜执意负责刷碗,等他收拾好一起走到客厅,王声正坐在沙发上,两条长腿以一个纠结的样子缠在一起缩在沙发上,他在发呆,就像之前无数次那样,只不过这次不同的是,他手里夹着一根烟。

 

红红的一包软中华躺在王声脚边下的羊毛地毯上,那是王声少有的随意景象。

 

他的侧脸在黄昏的余韵中泛着金黄,光与影将他并不算深刻的五官打出一片阴影。

 

他的唇很薄,他的手指细白又骨节分明,夹着燃了三分之一的烟,慢悠悠甚至有点懒散的将烟嘴递到颜色漂亮但此刻在夕阳下并看不出多少艳丽的唇边。

 

胸膛微微起伏,整个人就笼在了近乎仙境的朦胧里。

 

那样的王声,美得惊心动魄,美得尘埃不染。

 

 

“怎么在抽烟?”苗阜似是有些不安的,打破了美景,他贴过去,环过王声的肩膀。

 

“以前你总是抽,失忆以来却没碰过,这屋子里空气清新了,倒是有点想。”王声的语气是淡的,音调也是淡的。

 

苗阜搭在王声肩膀上的手顺着夺走了他手里的烟,苗阜把烟叼到自己嘴里,吸了一大口。

 

有淡淡的烟草香,也有属于王声的味道。好像让肺都活了起来。

 

苗阜吐出烟,手微微使力拉王声过来,他脸颊贴着王声的头,短短的发茬搔得他心痒。

 

王声看了苗阜一眼,手指搭上他的脸颊,轻轻摩擦他的下颚。

 

“想要我么?”

 

 

其实苗阜一直都觉得,记忆那种东西,不用强求,没有过去便以一种没有的姿态活好了。

 

他那么爱王声,爱到小心翼翼。

 

尽管知道九年的同居王声应早不陌生与这具身体相拥,可还是会激动的发抖,珍惜的恨不得捧在手心里。

 

他握着王声的上臂,微微使力让睡衣一点点从肩头蹭下,然后俯下身用唇齿去碰触,顺着被轻易解开的扣子,一路膜拜。

 

王声仰着头,轻轻喘着。

 

确确实实是好久没做过这档事,面对这样一个苗阜,心里竟然是紧张的。

 

王声这一阵子会想是不是还有可能,以这样一种方式挽回他们的爱情。

 

王声的手抚摸上苗阜的头发,顺着他的动作,让他那并不算年轻的身体点燃自己,让他透过这份缠绵释放自己的迷恋。

 

手指攀上他赤裸的背,王声蜷着腿,勾着脚背,忍着疼痛。

 

 

他想他还是错了。

 

这爱情,是偷来的。

 

 

床单被抓皱了,呼吸变凌乱了,就连空气都炙热起来了。

 

苗阜挺动着身体,略急的冲撞着。王声咬紧了牙,也阻止不了低低的呻吟。

 

他意识有点模糊了。

 

 

苗阜永远都记得,失忆后头一回做爱,王声哭了。

 

他皱着眉,无声的滑落了一滴泪。

 

不知道怎么着,苗阜他就是知道,那不是生理泪水。

 

王声无措的伸出手,抱着他的脖子,喊了一声“苗儿……”

 

苗阜知道这不是在喊他,是在喊那个与面前人儿有着共同记忆的,携手并肩十一年的,与他同甘共苦荣辱与共的苗阜。

 

 

是了,他甚至都抽起了他的烟。

 

 

是了,他想他了。

 


————————TBC————————

评论(31)
热度(53)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存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