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经年不复(8)

那天的事情就没有后续了,王声连头也没回,快速两步走进自己的房间,啪地就关上了门,直到晚上也没让苗阜进屋,无奈之下他只好睡了一夜的沙发。

 

然后苗阜发现自己的那句话被王声无视了,照常的晚起,照常的数落他盯着他看书学相声,晚上跟他去园子听书,回来也没让他睡沙发,不过倒是再没有过半夜钻到自己怀里这事。

 

他睡得极为老实,夜里都很少翻身。

 

这样不咸不淡的日子大概过了四五天,苗阜的记忆没有好转,心情却逐渐焦躁起来。他的心思每天都更强烈点,每天都更懂得点儿王声的好。就像一坛酒,越酝酿,越浓厚。

 

那日睡觉前,洗完澡的苗阜蓦地从背后拥住了王声,他磨蹭着他的后颈,在他的耳背处说话,将那些虽然每天能见到但依然会产生的思念诉说给他。

 

许是痒,王声整个人弓起了后背,要逃离。

 

苗阜箍住他的腰,“为什么呢王声……当我的人不行么……”

 

“苗阜你别这样。”

 

“你说你和男朋友分手了,你单身,你喜欢我……”

 

“不是……”

 

“眼睛不会骗人的。给我个理由。”

 

苗阜的态度像是撒娇,但分明又那么霸道,王声觉得有个石头沉甸甸的压在他心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王声,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试过了……”王声手指紧紧扒住苗阜的手,一点点将它松开。然后他得以转过身看苗阜满是疑惑的表情,那么无辜。

 

“啥?”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们走不到老。

 

“我们试过了。”王声指尖轻轻摩擦着苗阜的侧脸,“苗阜,我们花了九年的时间,然后决定了分手。”

 

王声扯开书房里一扇帘子,透明玻璃后面全是写有他们俩人名字的奖杯和证书,还有无数无数的合照,王声拉开衣柜的拉门,有半边的衣服明显是属于苗阜的风格,王声抽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那个当时被他哗啦进去的一个相框和两枚戒指。

 

相片中的苗阜单膝跪地,闭着眼吻王声的无名指。

 

那是苗阜求婚的场景。

 

一群哥们聚会,喝了个底朝天,苗阜毫无预兆的拉起王声,单膝跪在了他面前,就那么突然的,心血来潮似的。他说,“王声,王声我们结婚吧。”

 

一瞬间脸空气都静止了,所有人的人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不知道这事会以何种方式收场。

 

王声脸上没什么过于激动或者过于反感的表情,他张了张嘴,“你他妈好歹给我neng个戒指……”

 

苗阜眨眨他醉蒙蒙的眼睛,然后拉过王声的手,俯下头,深深的吻了王声的中指,甚至还张开了嘴去啃吻那雪白的指根,等王声抽回手的时候,那里还带着牙印。

 

大秦当时手一抖,拍了一张奇糊无比的照片,苗阜却喜欢,硬是摆在了床头,摆了七年。

 

至于戒指,那是后补上的。

 

 

王声把东西都放回床头柜上,微微侧头给苗阜留了小半个侧脸。

 

那些艰难与荣耀,悸动与勇气,爱恋与痴缠,争吵与冷战,一切,都成了他一个人的故事。

“苗阜,我曾经是你的。”

————————TBC————————

评论(30)
热度(54)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存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