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经年不复(6)

一路上王声没少听苗阜聒噪,这个人虽然有着三十六岁的外壳,可行动起来完全与年龄不符,大概是因为缺少了那些历练的经验。他嘟嘟囔囔的要求王声带他去做一些以前他们会一起做的事。

 

王声听完了只是哼哼哼的冷笑,他们最经常在一起做的事就是说相声了,您老现在能说么。

 

九年的光景,工作在一起,生活在一起,上一个舞台,回一个家。他们俩的人生被一根线死死的捆在了一起,一时间似乎无人能想象出他们分开的样子。

 

尽管他们同居一个屋檐下的常态却是无人言语,一个低头看书,一个划拉手机,一个约球友看球,一个到处喝酒。

 

王声不喜欢苗阜喝酒,却也从来没说过“你再喝这日子就没法过”之类的话,他觉着,太矫情了。俩个男人在一起的日子,本就没有一纸证明,聪明如王声,更不会以这种方式来求得安全感。

 

风光灿烂的日子与柴米油盐搅和在一起,所谓生活,最可怕的不过就是在平淡中被冲淡,再冲淡。

 

 

“那就跟我去园子吧。今儿下午我的书场。”王声这样说,然后看苗阜乐开了花。

 

按照之前是设定,苗阜还是失声中,进了园子二次被迷之第四阶绊到苗阜依然没敢吱声。他没进后台,而是直接坐在了偏后的红色椅子中,他眼看着门口一个个进来的人在看到他坐在观众席后露出了五花八门的表情,大多都传达出一种惊异。

 

苗阜摸着自个下巴上短短的胡茬,捉摸这事有点奇怪。

 

他抖着腿,等着。

 

直到到了六点半,那红色帷幕拉开,一张红桌一把椅子没有麦。王声掀开那红色的出将帘子,一身藏蓝色大褂,摘了眼镜,坐在红桌后,笑眯眯的一双眼扫向观众席,在苗阜身上多停留了那么两秒,苗阜就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要蹦出来了。

 

苗阜他头一次见这番打扮的王声。醒木一落,挥手开讲。开头还说了几句关于他的话,惹得前面坐的小姑娘齐齐回头看他,捂着嘴直乐。

 

苗阜不管那么多,他只觉得台上的王声泛着光,无处不吸引着他的眼球,他有点想不通,自个若真是这家园子的班主,怎么能放过坐下下面看这样的王声的机会。

 

书讲到一半,苗阜赶紧到身边凑来了人,两个小姑娘压低声音问他能不能给签个名,他只是摇了摇手,指了指台上的王声,正用不太爽的眼神盯向这里。小姑娘便略失落的退开了。

 

“是不是以前我也不咋听你的书?”回家的路上苗阜开口,嘴里飘着白气。

 

“那要问是多久以前。”王声搓搓自个的手。“早年你总在下面听,这几年从来都没坐在下面过了。”

 

“大概多久了?”苗阜拉过王声的手往自己兜里揣。

 

“干嘛啊你!”王声用力想挣脱,却没能成功。

 

“你不是冻手么,我这兜里暖和。”苗阜微微施力抓紧王声的手,知道对方顺从地就这这个姿势继续走。“所以,我有多久没听过你说书了?”

 

“五六年吧。”王声闷声说。苗阜的手太暖和,烫得他心脏发疼。

 

苗阜扭头盯着王声,夜色中,在一片忽明忽暗的街灯映衬下,这个男人的侧脸有几分落寞的意味。他想起说书时光彩夺目的他,想起离开时有妹子议论“今天王老师竟然紧张得吃了几个字,肯定是因为苗老师坐在台下的缘故。”

 

蓦地,就有个想法从苗阜心底蹿出。

 

一同放在兜里的手磨蹭着强迫另一双手与自己的十指相扣。

 

“以后凡是你的书场,我都不落下。”



————————TBC————————

评论(15)
热度(47)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存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