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馨

海贼灌篮死忠,喵汪已经封笔,深深迷恋渤哥,最近刷钢炼喜欢小钢豆。

经年不复(5)

九年前的冬天太阳很暖,即使在夜晚,在酒精的蒸发下,单着一件毛衣在没有暖气的房子里也不太寒冷。

 

苗阜和他的女友分手了,这消息简直震惊了所有人,毕竟周围人多少都琢磨过什么时候给兄弟随礼。问起他这事来,他也不多说,只是情绪一直不高。

 

当王声在台上半真半假的凑过去作势要亲苗阜时,苗阜猛然的躲开让王声觉着心里不是滋味,终于是约了他来自己家吃饭喝酒,打算来一招酒后吐真言。

 

那会王声的房子还是破烂的出租屋,俩人就那样席地而坐喝了个痛快。

 

苗阜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在王声的大书柜面前寻摸着什么。“哎,我第一把来你这儿的时候,你和那个谁的照片还在这摆着呢。”苗阜手指一下下点这书柜,“你们,咋就分手了呢?”他稳了稳脚步,“又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咋?失恋了准备弯了?”王声凑过去故意撞了下苗阜的肩膀。

 

苗阜顺着劲儿退开了,眼神飘飘忽忽不定,“你说啥呢王声,我又不是。”

 

王声突然就觉得火大,这几天苗阜行为从未有过的怪异,躲他不说,还有意无意地点他的性向。

 

王声迈开修长的腿走了过去,顺手就抓住了苗阜本来就有些松垮的领带,微微用力将他拉近,两根手指极具挑逗意味地顺着他衬衫攀爬,一路把手臂勾到他脖子上,低垂的眼皮慢慢睁开,王声挑起眉毛,眼角带了分苗阜难见的媚意。

 

薄唇凑到苗阜耳边,王声压着嗓子让话语带着气息呼出去。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

 

自己没被推开,苗阜也没说话。王声奇怪的回头去看苗阜,看到他从明显的愣神到沉默不语,看到他渐渐把闪躲的目光挪到自己的脸上。

 

那双眼睛乌黑,清明,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一瞬间无数想法从脑子中呼啸而过,王声心里拉起了警报。

 

不好,他认真了。

 

于是王声噗嗤一声夸张的笑了,似是无意地拉开俩人的距离,手顺着使劲揉了揉苗阜的头发,“快从失恋里走出来祸害下一家小姑娘去吧!”

 

 

或许一开始就都走错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王声就拽苗阜去了医院,一番检查折腾下来钱没少花可问题还是没解决,除了服用一些没什么实际作用的药物之外,也只有一些“多去一些之前爱去的地方”“做点经常做的事。”这样的建议

 

“你就没有还记得的事么?”王声扣着黑色的鸭舌帽,双手都揣在黄色的羽绒服里,整个人显得闷闷不乐。

 

“这些地方我都觉得挺熟悉的。”他们正走在城墙上,苗阜眺望着不远处有青曲社牌子的地方。

 

“那你都不记得了,还能熟悉啥。”王声瞥了一眼那个挂了一排红灯笼的地方。

 

“王声。”

 

“嗯?”王声抬头应他

 

“这个名字,王声,提起的时候,这里是暖的。”苗阜那有些苍老的面容隐在帽檐的阴影下,富有质感的皮手套戴在他的手上按在左胸膛上,话说的大大方方毫不掩饰。

 

王声皱起整个眉头看他,然后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下了城墙,留苗阜在后面一路喊他名字。

 

不论是如今这个失了忆只会说一对笨蛋话的苗阜,还是九年前那个只盯着他一句话也不说的苗阜,王声的理智都告诉他四个字。

 

保持距离。

————————TBC————————

评论(9)
热度(44)
  1. 笑澜阿馨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文存阅

© 阿馨 | Powered by LOFTER